毒雞蛋之謎

毒雞蛋之謎

蛋雞舍裡,上萬隻母雞低著頭,不停啄食飼料,仔細一看,籠子旁就有不少剛生下的新鮮雞蛋。巡視雞舍,中華養雞協會蛋雞組組長洪金獅,這位四十二年資歷的蛋農臉上,卻看不見笑容...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張光宗

2017421下午,食藥署、環保署和農委會,舉行記者會,宣布苗栗一間蛋行抽查到雞蛋,戴奧辛含量5.2皮克每公克脂肪,超過國家管制現值的每公克脂肪2.5皮克。消息一出,蛋價應聲跌落。洪金獅說,一箱散裝蛋二十斤,平均一箱就虧了120元,全台每天產蛋十一萬箱,損失恐怕上億。

相關單位從抽檢到問題雞蛋的苗栗合成批發行,往上游追溯,認為雞蛋可能來自彰化縣芳苑鄉的駿億、財源、鴻彰畜牧場,這三家牧場的蛋交到王功蛋行,再供貨給四間下游商家。問題雞蛋陸續下架,相關單位同時對三家蛋雞場進行移動管制,在檢驗報告未出爐前,七天內產出的雞蛋都不能再流入市面。


食藥署長吳秀梅表示,在預防性下架七千多公斤雞蛋後,市面上流通的應該都是安全的蛋,但是已經吃下肚的數量有多少?沒人能回答。除了被驗出有問題的九顆蛋,還有沒有雞蛋也受到污染?民眾的疑慮,似乎沒隨著下架而消除。

戴奧辛是210種化學物質的統稱,主要是經由各種燃燒行為產生,再從環境中隨著食物鏈進到人體,其中17種有劇毒性,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致癌物,因而被稱為世紀之毒。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人體每日每公斤體重,戴奧辛的容許攝取量為 14皮克,假設體重七十公斤的成人,容許量就是70280皮克,體重較輕的孩童,容許量就會比較低。

食藥署評估,就算每天吃的都是這批有問題的蛋,終身暴露量也只有每日每公斤體重0.49皮克,低於世界衛生組織建議,民眾可以繼續安心吃蛋。台大腎臟科主治醫師姜志剛也在記者會上表示「原則上不要吃超過五顆,三到五顆,以現在的平均量都是可以接受的」。

清大化學系教授凌永健則提醒,根據2006年的調查,國人體內的戴奧辛背景值,每公斤體重約為1.5皮克,如果吃了問題蛋,再加上原本的背景值,對孩童、孕婦等敏感族群來說,健康還是可能受到危害,政府的風險溝通過於樂觀。

台灣每兩顆雞蛋就有一顆來自彰化,芳苑鄉王功地區更是彰化蛋雞重鎮,我們來到王功蛋行現場,大門依然敞開,還停著幾部裝滿雞蛋準備出貨的大卡車。蛋行負責人婉拒受訪,私下則對我們表示很冤枉,等事件過後考慮把事業收起來。

王功蛋行負責人告訴我們,雞蛋都是以散裝方式在市面上販售,買賣過程中,蛋隨時可能被移動到其他蛋箱,跟其他牧場的蛋混在一起,儘管每個箱子上都有貼QR code溯源標籤,也無法百分之百斷定問題蛋就是來自他們蛋行。

在等待檢驗報告出爐的一週間,被捲入風暴的蛋行負責人、王功當地農民,見到媒體來訪都顯得非常緊張,也不願再多談。不過,政府目前對戴奧辛的監測機制,又是否能真正有效保護消費者?

2013年開始,食藥署委託成功大學針對市售食品進行戴奧辛含量監測,將全國分為七大區域,分別在2013年抽驗雙北與桃園,2014年高屏、2015年雲嘉南,2016年中彰投,2017年輪到竹苗地區。

今年2月,成大研究團隊將竹苗地區市場買的九顆蛋,混合打成蛋液冰存,3月進行化驗,才發現戴奧辛含量超標。418日,成大團隊通報食藥署檢驗結果,相關單位才啟動後續下架與封存機制。但在兩個月的過程中,問題雞蛋早已通通被吃下肚。

曾經參與戴奧辛污染食品事件調查的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認為,用混合的蛋來做檢測,得到數據並沒辦法用來追溯污染源,而且這份監測計畫,當初目的就不是為了用來做管制,現在卻用這份數據來執行下架,並對生產者進行管制,這樣的動作反而會引起社會恐慌。

詹長權的批評並非無中生有,事實上在同一系列的監測計畫中,2014年,成大研究團隊就曾在高屏地區,抽驗到一隻肉鴨戴奧辛超標。從發現鴨肉超標,到消息在媒體曝光,歷經兩個月查不出污染源,環保署、農委會、食藥署三部會最後共同認定,該案是「偶發事件」。這一次,要從九顆雞蛋回溯污染源,是否真能查明真相,或者又會成為另一起「偶發事件」?

426晚間,食藥署、農委會與環保署再度共同召開記者會,公布由成功大學以及農委會藥毒所分別檢驗的結果。

農委會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表示,經過專家判定,鴻彰就是認定受到污染的畜牧場,該場的四萬隻蛋雞將全部撲殺,四萬噸雞蛋全數銷毀。食藥署則表示,駿億與財源這兩家畜牧場的雞蛋,即日起解除封存,可以上市。

不過這三家養雞場的水、空氣與飼料,都沒有驗出異狀,戴奧辛蛋究竟怎麼產生的?凌永健認為,飼料受到污染的可能性很高,由於戴奧辛是脂溶性,幾乎不溶於水,母雞一旦吃到受污染的飼料,就會累積在體內,生下戴奧辛雞蛋。


飼料的成份除了黃豆、玉米,還要添加礦物質,為了幫助雞隻消化,也需要餵食少量砂石,會不會是這些添加物混充到含有毒性的工業級原料?

農委會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回應,2012年爆發工業級硫酸銅混入飼料事件後,為了防堵有毒廢棄物回收再利用製成的工業級原料,進到飼料,已經修改相關規定,飼料業者只要有用到重金屬、微量元素輔助飼料,一定要申報原料來源,只要來源是「回收再利用」,一律不會准。

不過,鴻彰畜牧場曾經在今年二月易主,又是使用自配飼料,過去餵食的飼料,是否來自具有飼料登記證的合格廠商?是否曾混入有毒物質?更讓人擔心的是,同樣的飼料或飼料添加物,會不會也流入其他畜牧場?

凌永健認為,421日相關單位到現場採樣的飼料,已經不具代表性,採樣人員只是到現場採到樣本,屬於隨機採樣,如果要知道有毒飼料影響時間有多久、影響範圍多大,應該要採取系統性採樣。他也建議,應該盡速將飼料中的每一項成分,建立戴奧辛指紋圖譜,一旦再發生污染事件,才能有效比對污染源。

「調查根本沒有SOP,查到不合格又能怎樣?」凌永健感嘆,國內發生過多次戴奧辛污染食品事件,這次的處置方式,不管從採樣的完整性,到證據保全,可說是做得最差的一次。

目前,國內沒有制定飼料的戴奧辛含量標準,僅靠抽驗來把關。但是過去九年來,農委會針對飼料及飼料添加物的戴奧辛含量,只抽查了69件。

重回2005年,曾經接連發生戴奧辛鴨蛋污染事件的彰化縣線西鄉、伸港鄉,當年鴨農全數被迫離牧,只拿到非常低的補償金,一夕之間斷了生計。曾經是上千隻鴨悠遊的養鴨場,如今雜草叢生,了無生氣,禁養令雖然已經解除,中斷十幾年的產業,很難東山再起。我們找到一位曾在線西鄉經營種鴨場的農民,他婉拒在鏡頭受訪,只拿出一疊老照片,告訴我們養鴨往事。

「鴨舍拆掉的時候,真的很捨不得,現在每天晚上睡覺都還會想」,這位鴨農說。八年禁養期屆滿後,當地幾位鴨農雖然重新爭取復養,也申請到新執照,無奈產業已經中斷數十年,很難東山再起。

除了鄰近養鴨場的台灣鋼聯,排放的煙塵被認定是為污染鴨場的來源之一,不過當時飼料沒有制定戴奧辛管制標準,也無法排除是飼料出問題。

鴨農的怒吼,已經漸漸被遺忘,十二年過去,在這次的戴奧辛雞蛋風波後,農委會終於決議參照歐盟標準,制定國內的飼料戴奧辛殘留規範。

過去二十年間,歐盟也發生過多起畜產品受戴奧辛污染事件,造成產業界重大損失。在不斷改善、修正管理制度後,如今已是全世界食安規範最完善的地區。詹長權指出,檢驗時間的落差,一直很難克服,歐盟已經發表生物性快篩檢測方式,可以先快篩出有潛在高污染的食品,再去做化學性確認。快篩可以將檢驗時間從七天縮短到三天,值得台灣借鏡。

55日,農委會舉行專家會議,比對鴻彰畜牧場的雞蛋與雞隻肝臟化驗結果後,推論是飼料受到「片段性污染」造成的個案,後續將由檢調繼續追查雞隻為何會誤食有毒污染物

四萬隻無辜的蛋雞,被迫結束生命,戴奧辛污染風波暫時告一段落,毒雞蛋之謎卻尚未揭曉,廣大的消費者還在等待相關單位加嚴管理機制,只要漏洞沒有完全補上,下一顆食安未爆彈,也許還會再度出現。

公視我們的島【毒雞蛋之謎
05/08() 2200首播
05/1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