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氣大發

 

毒氣大發

2008年12月,高雄大發工業區發生毒氣外洩事件,當地國中小的師生,大約有85人送醫,造成大寮鄉居民的集體恐慌,在發生毒氣外洩事件之後,我們的島來到事發現場,當地居民對記者所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終於發生了!」為什麼住在工業區旁邊的民眾,會有這樣的反應?他們生活中如影隨形的害怕又是什麼?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緊急疏散、躲避不明氣體;頭暈、嘔吐;速速送醫。這中毒三部曲,是高雄縣大發工業區旁的居民,在200812月,一個月內不斷面臨的危機。從121日、1212日、1225日到1229日,大發工業區已經連續發生了四起重大的毒氣外洩事件。直到現在,吸了什麼毒氣沒有人知道。排放的元兇是誰,也沒有確切的答案。

潮寮村,是高雄縣大寮鄉的典型農村,人口數約三千四百人。島嶼南方的冬陽,溫暖了早晨和市集裡的男女老少。


庄頭裡年輕人不多,村民常以腳踏車代步,幫忙帶孫子的老人們,會聚在路邊閒聊。生活在這裡,腳步是輕輕的、心情是舒緩的,沒有什麼要緊事,非馬上解決不可。

可是悠閒的生活中,卻隱藏著一股、延續了三十年的恐懼。因為在潮寮村北邊,隔著一條馬路、一道牆,就是大發工業區。民國六十八年,是台灣工業產值,首度高於農業產值的年代,也是這一年,大發工業區在鄉民的引頸期盼下,正式進入大寮鄉。工業區成立之後,工廠一一進駐,附近聚落住家,雖然時常發現不明氣體,但是因為沒有大礙,大家倒也相安無事。可是村民們萬萬想不到,三十年後,他們的孩子,竟然為此付出代價。


2008121日,大發工業區首度出現不明毒氣,情況之嚴重,讓村民措手不及。短短兩個小時內,潮寮國中、潮寮國小,共有八十多名師生陸續送醫。嘔吐、頭暈、胸悶,是最明顯的症狀,就醫的孩子,有人甚至在醫院住了十一天。1212日,毒氣再度外洩,造成四名學生送醫,居民的不滿,終於爆發。1216日的座談會,來了三百多人,民眾怒火中燒、官員全力安撫。最讓居民無法接受的是,政府速度太慢,兩次都抓不到兇手。受害的學生們,跟著爸爸媽媽一起來參加座談會。家長眉頭深鎖、孩子相互依偎,他們的無奈,全部寫在臉上。

潮寮國小和潮寮國中,都位在工業區隔壁。這裡的學生,最常出現呼吸系統和眼睛方面的疾病。連續兩年,大寮的空氣污染都勇奪全縣第一,空氣品質指數不合格的天數,遠高於石化產業密集的林園和仁武。接二連三的毒氣外洩,在這個月同時擴及到潮寮地區的國中小學。不明氣體的毒害,沒有預警,也找不到兇手,學校無法專心辦學,家長也開始幫孩子轉學。


潮寮國中一年一班的學生黃美慈,是其中兩次都中毒的學生之一。想起她的經歷,阿嬤跟媽媽都非常捨不得。可是1225日,竟然又發生第三次的外洩事件,黃美慈三度進醫院,國中小共四十多位師生分批送醫。這次,居民靠自己的力量,循著毒氣找到禍首─大發工業區聯合污水廠。

不過,隔天來勘查的中央和地方官員,卻在污水廠吵了起來。爭論不僅不能解決問題,反而呈現制度面的缺乏。誰來監督工業區?監測流程是什麼?檢舉事項誰來負責?種種問題沒有答案。

民眾自力救濟、四處抗議,號召家長學生、罷課施壓,工業區內甚至有十四家化工廠,也被迫暫停三天輸送污水到污水廠,但是,學生依然生活在不安之中。1226日,高雄地檢署開始偵辦此案,未來也將約談可疑廠商。大發工業區內的聯合污水,以及區內十四家化工廠,都是檢察官蒐證的目標。不明氣體的外洩,好像不會停止,1229日下午和晚上,毒氣四度出現,又有四名學生、兩名老師送醫。潮寮地區的居民,到底該怎麼辦?

2008年元旦前,高雄縣教育處緊急決議,為了兩校師生安危,15日起,兩校師生必須移校上課。可是社區居民的生命安全,誰來保障?工業區歸經濟部工業局管轄,長期沒有監測預警機制。環保署未盡職責,疏於推動監測機制建立法源,而高雄縣環保局,也沒有為縣民,積極監督工業區運作。各級政府部門的漠視,造成了今天的結果。這個時候居民只能暗暗擔心,因為他們並不知道,下一次毒氣,什麼時候會再出現?

毒氣外洩的恐懼,是生活在大發工業區附近的居民,揮之不去的惡夢,到現在,受害的師生,都還不知道自己吸進去的毒氣是什麼?他們只好靠大量的喝水、喝牛奶,希望用這種方法,來加速排出體內的毒素。住在工業區旁邊已經30年了,居民正等著看政府,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建立一套監測和預警的機制。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