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犬的下一站


死刑犬的下一站

街頭,不曾停止的流浪,收容所,難以避免的安樂,如果死亡從出生就註定,過程,能不能多點幸運?救狗容易安置難,在台南市的田間,藏著三位愛狗人士的夢,他們出錢出力,陪伴流浪動物等待奇蹟。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葉鎮中

許多關懷流浪動物的人,都從街頭餵養開始,網路上高人氣的王丰也是,他長期救援流浪動物,在這個廢棄工廠裡,住著他固定照顧的七隻流浪狗。

「我取名一黑、二黃、三花、四白、五條、六筒、七萬,母的都結紮了」,「看到沒?牙齒很漂亮,因為吃很夠。」王丰抱著小黑,言談間是滿滿的疼惜。小黑和另一隻狗,不到一歲大時,被人棄養在這個廢棄工廠,用兩條鐵絲把牠們栓在角落,求助無門。經過的王丰發現,定期帶水與食物來照顧牠們。

「通常沒有安穩的環境,這些狗兩年之內一定消失,被毒死,車禍死亡或是其他原因,被抓走、被吃掉都有可能。」王丰出手救援,只是不希望無辜生命葬送在制度裡。


為了處理街頭的流浪動物,政府每年編列兩億預算,將流浪動物抓進公立收容所,一格一格的鐵籠,圈住活下去的盼望。

來到收容所,12天之後,如果空間飽和,沒人認養,都要排入安樂名單,平均每年有9萬多隻狗,因此喪命。「動保法1998年公告實施到現在,政府殺了150萬隻狗,證明這個政策失敗。政府對民眾棄養完全不管,對繁殖場也沒有建立明確的管理制度,棄養沒有開罰,也不幫流浪動物結紮。源頭在,流浪動物不斷產生,政府就一直殺。」王丰說。

原本王丰是個獨立救援人,除了在路邊照顧,也會到收容所認養流浪動物,但是想救的生命實在太多。去年,王丰在網路上與另外兩位救援人相遇,三個人聯手,想辦法搶救公立收容所的死刑犬。主要經費由在日本經商的大城莉莉出資,網路高人氣的王丰宣傳,沉穩細心的徐雯慧負責照顧管理,打造民間的收容所與送養平台。王丰說:「做給政府看,民間的力量結合,確實可以替流浪動物找出路。」

人對於另一個物種的關懷究竟能有多深?為了另一種動物,願意做多大的犧牲?金錢、體力、時間,如果是你,願意付出什麼?


晚間,開著裝滿狗狗的箱型車,小勳林終於抵達狗寶貝護生園,到達之前,他花了一整天,從台中出發,到桃園新屋、金山兩處公立收容所載狗,這些狗原本都在安樂名單上。

「金山處理完已經三點多了,趕快回到這裡,七點多,還算順利,我喜歡這個工作,滿好玩的」小勳林說。「今天成犬有四隻,幼犬大概三十幾隻。」負責管理護生園的園長徐雯慧,將牠們搶救下來,將近四十隻狗狗,在這一刻,生命得到延續。

工作人員拿著棉花棒沾取狗狗眼部內緣,再以專用試劑測試,看看這批狗狗是否感染犬瘟。牠們會暫時安置在隔離區,確認沒有問題,就能移進犬舍,等待認養。


在這裡,健康的、不具攻擊性的狗狗,結紮之後,能到廣場上自由活動,隨時都有乾淨的飲用水,而且為了避免狗狗爭食,狗食吃到飽。另外還有醫療室、幼犬區、隔離區等,九成以上的狗來自各地的公立收容所。一些老弱傷殘,被認養機率很低的生命,可以在這裡安養終生。為活潑健康的狗狗找新家,是園區的主要願景。從前,徐園長會參加其他團體辦的認養活動,但是地點常常更改,一個月才辦一次,認養率比較低。

為了讓認養更順利,大城莉莉另外買下台南的一處農舍,改建為送養平台。獨立營運,不對外募款,因為三人合作的因緣而取名莉丰慧館,讓流浪動物與想認養的人,相遇在溫馨舒適的空間。


大城莉莉不但支援經費,每次從日本返台假期,也都與狗狗一起度過,她會特別留心自閉的個體,盡心陪伴,讓狗狗恢復對人類的信任。其中一隻叫做「十字」的狗狗(來自收容所),原本見人就躲,大城莉莉花了三天時間陪伴牠、照顧牠,「第一天回來,牠咬我,第二天牠咬我,現在牠愛我。」抱著「十字」的大城莉莉,滿臉笑意。

目前為止,大城莉莉已經投入三千多萬,她知道有些狗狗很難被認養,已經做好安養牠們一生的準備。她還特別製作印著「以結紮代替撲殺,以認養代替購買」的手環,宣導觀念。手環成本一條15元,但大城莉莉覺得是無價之寶,因為每個手環,都是一個教育。

和狗寶貝護生園一樣,這裡的狗狗也是放養,大部分都非常溫和,友善親人就容易被認養。午後,狗狗隨處慵懶的曬太陽,每逢週末假日,與穿梭的志工或遊客,共享溫暖陽光。

牠們的神情,不再有流浪時的落寞、進收容所的驚恐,不過有些狗狗身上,還是刻劃著流浪的印記,失明、殘障、年老,殘缺的生命,在這裡都沒有被放棄。


一隻名叫大吉的狗,因為犬瘟後遺症,無法站立,兩個多月前送來時全身潰爛,體無完膚,鬼門關前走一遭,受到悉心照料後,奇蹟似的復原。徐園長說:「生命是平等的,不是你覺得牠不行了,為了不要讓牠痛苦就要安樂,孩子求生意志那麼強,不是人去判定牠應不應該死。」

莉丰慧館從20139月開始對外開放,目前已經有五十多隻狗狗成功送養,他們堅持認養人必須親自到這裡來挑選,認養之後也會定期追蹤。

徐園長表示:「每個生命都是平等的,收容所目前的法令跟很多制度,我們短時間內沒辦法改善,雖然收容是最末端、最下游的工作,可是在這個過渡時間,還是要做。民間開始去做,或許政府改變的速度會快一點。」

一場挑戰官方體制的熱血革命,在台南的田野溫柔起義,縱然能搶救的生命有限,開始行動,死刑犬的下一站,就是幸福的開端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