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願


樂生願

長年支持樂生保留的聲援者,提著一袋又一袋的泥土,走向捷運機廠上方的空橋。像精衛填海寓言中的小小飛燕,明知希望微薄,仍然想努力填平新莊捷運機廠。2007年,樂生保留聲援者曾經高喊「捷運機廠和樂生可以共存」,為什麼現在,他們要填平機廠?樂生爭議,長達九年,究竟,如何落幕?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慶鍾 葉鎮中 張光宗
剪輯 張光宗

一道道裂縫,滿佈樂生療養院的建築,這些傷口,是樂生山體滑動的證據。樂生院民藍彩雲憂心忡忡,坐著代步車,帶我們巡視她所居住的怡園,不斷抱怨:「你看,這牆全都裂開。裂到人會怕!」藍彩雲說,牆上的裂縫早已修補超過三遍,讓她每天寢食難安。

2007年,保留樂生聲援者曾經警告,樂生山坡不能開挖,要求捷運局重新評估保存方案,但公共工程委員會在台北市捷運局保證技術可行、安全無虞的情況下,決定開挖施工。

樂生療養院位於有豐沛地下水的林口台地,還有逆衝斷層經過。斷層不容易透水,加上山體壓力,有如密封鍋蓋,可以抵抗水壓,讓坡體穩定。捷運開挖,就是打開鍋蓋,水會向著缺角、朝著樂生和捷運機廠的邊坡衝擊、撕裂地表。


捷運局採用地錨固定山坡,2011年底,發現地下水位太高,邊坡安全係數不足,導致嚴重滑動,捷運局停下工程,緊急提出新的工法來解決。擔憂走山影響捷運,20123月,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和交通部長毛治國,罕見地前往樂生正式現勘。

捷運局北工處第七工務所主任施勇伸表示,經過檢討,捷運局發現,未來地下水位如果回升,工程的安全係數不夠,無法保證捷運安全,因此提出「明挖覆蓋」的新工法來解決。明挖覆蓋,是在現有走山基礎下,繼續開挖,再興建鋼構平台頂住坡角,然後回填部分土方。捷運局強調,新工法可以維持山體穩定,但遭到質疑。

具有工程背景的立委李鴻鈞表示,明挖覆蓋的隧道功能,就是擋土,「但你只擋住這兩邊在走山的地方,問題是,另一邊怎麼辦?如果它的坡是走這邊的話,或是走這邊的話,這邊的安全,等於還是靠地錨。北二高會走山,是圓弧滑動整個滑下來,那不是一般地錨可以拉得住的!」


山體一旦滑動,新莊捷運機廠將被埋覆,目前工法能否保證安全,還在未定之天。不過當地民意代表還是希望,捷運局能夠盡快進行工程,兌現新莊捷運全線通車的支票,降低民意壓力。最後交通部長毛治國拍板,決定繼續相信捷運局。「由工程單位捷運局說明後,我們注意到,基本上只要在施工上能步步為營,應該是有可行的安全方案可以執行。」

就在交通部長宣示工程繼續不久後,監察院針對樂生保留自救會提出的走山危機問題,正式糾正捷運局選址不當。

糾正文指出,捷運機廠原本規劃在輔仁大學東側的農業區,地方政府卻為了開發住宅區,要求機廠遷往樂生。但樂生療養院腹地狹小、地質不佳、選址作業顯然不當。由於選址不當,導致捷運局必須以極端工程手段解決地質問題,衍生出預算暴增,及工程延宕和不確定性等後果,不應該繼續重蹈覆轍。

樂生保留爭議以來,院民被貼上延誤捷運通車的標籤。這份糾正文,對院民來說是遲來的正義。他們將糾正文印成大布條,帶到院區的納骨塔,告慰因為迫遷而過世的院民們。想起多年來被強制迫遷的景象,原本安居的家園,成了危險建築,樂生保留自救會會長張雲明唸著祭文,悲從中來。

張雲明強調:「今日,我們要以此祭告亡者於破碎的土地,不願失去家園的院民沒有錯,是捷運機廠不應該便宜行事選址於此,樂生保留運動十九年來的抗爭,無愧於天地,對得起人,今後,我們將繼續抗爭到底!」

就在院民告慰亡者的20128月,大地工程師王偉民,發現了樂生地層更加危急的情況。王偉民指出,為了預防走山越演越烈,捷運局暫停施工,重新鑽探地質,20112月到8月,滑動稍微趨緩。但8月以後,山坡的滑動方式和以往相當不同。

王偉民說明,新舊大樓的滑動,在20128月之前是同一個方向,「也就是新大樓的滑動是被舊院區推著走的,現在不是,現在新舊院區是向中間滑動。也就是全部向捷運軌道區滑動!」

1005月捷運重新開挖時,地表高程是125公尺,原先的滑動,是舊院區往新院區的方向推擠。但經過捷運局78個月的施工,把樂生的山體,降到高程117公尺,王偉民表示,如此挖下去,使得原本維持山體穩定的岩盤厚度不足,「換句話說,土已經被挖破了!」新舊院區,因此各自產生滑動面,一起往捷運軌道下滑。


曾經在2007年樂生、捷運爭議高峰,提出替代方案的台大城鄉所教授劉可強建議:「新莊捷運機廠原先有其他基地腹案,為了機廠和樂生的安全,機廠應該遷移。」但劉可強的提議遭到駁回,捷運局表示,如果要做新的機廠,或是路線再做延伸,至少要花12年。

樂生青年聯盟何欣潔聞言,立刻反駁。她提出捷運局的規劃報告指出,所有捷運系統的機廠中,新店機廠花77個月,北投機廠是37個月,木柵機廠26個月,蘆洲機廠是76個月,「沒有一個機廠要花到12年!」何欣潔不滿,樂生抗爭以來,各界不斷提出替代方案,捷運局從來不願意在爭議初始就納入考量,一再堅持己見,如今造成走山危機,還繼續推托,讓人無法接受。王偉民也強調,「選址其實是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這個址做不做得起來,如果做不起來,選它有什麼用?」

樂生院民和工程師,憂心忡忡,捷運局依然不肯鬆口遷移機廠的可能性,擔心機廠和樂生雙毀,院民穿戴著義肢,來到捷運局,要求捷運局修正九年前選址錯誤的決策。捷運局北工處副處長謝宇珩則說:「我們現在正在施工中,得到的指令就是,樂生機廠要繼續施工!」針對質疑,捷運局只強調安全無虞,卻沒有解釋,樂生院的山坡為什麼滑動,樂生院民和聲援群眾,決定把2007年捷運局提出的工程方案,送回捷運局,表達抗議。


連續多次的協調與激烈抗爭,引發衛生署的注意。因為樂生一旦走山,不只影響樂生療養院,還包括迴龍醫院和周邊居民的居住權。2012年底,衛生署邀請捷運局說明,捷運局再度表示,山體滑動,是施工造成的影響,捷運機廠絕對安全。

捷運局北工處第七工務所主任施勇伸說,傾斜計是捷運局對新大樓(迴龍醫院)是否安全觀察的最大指標,根據捷運局觀察,傾斜計從2011年停工期間,數值都維持在正一百到負一百,或是在正五十到負五十,「如果以五十秒來看,傾斜率是四千分之一,所以新大樓是水平變動,滑動完全是不可能的。」

捷運局的說法,遭到地質學者反駁,中央大學地質系教授李錫堤指出,就捷運局北側的側傾管數值來看,「一年多來,深度在20幾,已經有滑動跡象, 你不能說沒有。側傾管已經證實有。不只是單純的解壓,已經有滑動面形成,北側邊坡確定是有!」至於南側邊坡,捷運局設立的監測器太少,無法確知情況,李錫堤認為,捷運局要趕快釐清。


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進一步指出,變形回漲和走山滑動的工程設計,完全不同。目前捷運局提供的資料顯示,捷運局施作的工法,是針對變形回漲的方式模擬後提出的工法設計,陳文山表示,目前工法恐怕無法應變地層的滑動情況。

「人民沒有忘記,樂生不能白拆!」樂生抗爭以來,捷運局一直宣稱,「沒有機廠,不能通車」而強制迫遷院民。2012年底,雙北市長卻宣布,新莊捷運在機廠沒有完工的情況下,可以全線通行。無法接受樂生院因為政府的錯誤政策白白犧牲,樂生院民和數百名聲援者,決定到台北市政府,討回公道。

樂生保留自救會長張雲明痛陳:「從以前到現在,根本就有許多替代方案,可以不必拆除樂生,捷運局就是不接受,今天卻說明年(102)要通車,這不是笑話嗎?這不是不把我們當成人命嗎?」

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蔡培慧也氣憤地說,「九年來,樂生院民和我們的年輕人一再告訴政府,樂生不需要拆,捷運可以通車,我們能夠找到雙贏方案,但政府從來沒有聽過一句話,今天土石已經在滑動,甚至新蓋好的大樓滑得更厲害,才知道錯了,這根本就是醜陋的傲慢!」


樂生院民,在市政府外抗議,台北市長郝龍斌,在市政府裡頒獎。一百公尺不到的距離,郝龍斌沒有出面和院民溝通。聲援者只好衝向市府,高喊口號,把訴求貼在牆上,要市政府正視樂生新提出的替代方案。

樂生青年聯盟代表何欣潔表示,樹林的廢棄機料場,一直是地方政府頭痛的治安死角,經過軌道專家建議,認為可以做為機廠遷移的替代方案,「只要把捷運延伸一站,在機廠外面新共構一個捷運站,就可以保全樂生療養院。把設施移到這裡,仿照小碧潭模式,都是捷運局做過的事情。這樣一個簡單的設計,就可以把新莊和樹林的生活,變得更為人性!」


聲援者說明訴求,希望新莊機廠遷往樹林。但是台北市政府,再度用警力,隔絕樂生的聲音。儘管如此,聲援者用行動宣示,這場戰鬥,不會停止。

樂青代表何欣潔表示,今年316日,樂生保留自救會將再度號召聲援樂生者,重回凱道,「我們要把怪手驅離錯誤的工程基地。把被誤拆的房舍,重新蓋回來。把笑容,送回樂生院民臉上!」邁向第九年的樂生保留運動,就為了這樣一個小小的夢想。2007年,台灣社會因為捷運局一句「分段通車不可行」,再度犧牲的樂生院民。如今,捷運能夠全線通車,台灣社會,能不能,也為樂生圓滿,他們的願望?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