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子蟹的Party

採訪/撰稿 于立平,攝影 陳慶鍾 柯金源 劉啟稜
剪輯 陳慶鍾,生態顧問 劉烘昌

有一種生物,牠們正聚集在椰子樹下開Party,享用今日的大餐,牠們正努力試圖剝開堅硬的椰子殼,品嚐香甜的椰肉,爬樹、摘椰子、料理椰子,對牠們來說,都不是難事,因此得到椰子蟹的封號,不過牠們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做強盜蟹…

有一種生物,牠們正聚集在椰子樹下開Party,享用今日的大餐,牠們正努力試圖剝開堅硬的椰子殼,品嚐香甜的椰肉,爬樹、摘椰子、料理椰子,對牠們來說,都不是難事,因此得到椰子蟹的封號,不過牠們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做強盜蟹。

為什麼叫做強盜蟹?因為牠們實在太好奇,遇到什麼東西,總想拿來嚐嚐,可不可以吃,於是鞋子、礦泉水等物品,都被牠們偷偷的拖進樹林,人們才會戲稱牠們是強盜蟹。

椰子蟹可是陸地上最大的無脊椎動物,紀錄到最大的體型有1公尺13公斤,因為人類的捕食和棲地的破壞,數量已經日益稀少。在台灣,椰子蟹被列為保育類的動物,偶爾在蘭嶼、綠島、墾丁,才能見到牠們的身影。



估計聖誕島的椰子蟹數量,可能有百萬隻,是世界上已知椰子蟹最多的島嶼,陸蟹專家劉烘昌戲稱,這樣的椰子蟹數量在台灣,都可以成立椰子蟹的直轄市了。

其實聖誕島上的椰子蟹,也曾經被當地居民當成食物,1978年澳洲政府開始限制捕捉,當地居民也漸漸有了保育觀念。

現在聖誕島的居民有兩千多人,其中有60%是華人,最初這些華人大多從事礦業相關工作。

聖誕島的地質富含磷礦,礦產是人們想要獲取的資源,1888年,人類第一次上島定居,就是為了採集磷礦,當時聖誕島屬於英國管轄,由於它的位置距離亞洲比較近,礦業商人就從中國買進奴工,這些為採礦賣身的第一代華人,又被稱為苦力或是賣豬仔,華人公館牆壁上的一張張照片,訴說著華人開墾的艱辛歲月。



1957年,澳洲給予英國補償金,取得聖誕島的主權,接手礦業公司,又再度從馬來西亞招聘人員,延續礦產開發,於是聖誕島上的原始森林陸續被砍伐,挖掉表土、取走磷礦,裸露的地面失去了土壤的養份,被破壞的生態,數十年甚至百年都沒辦法恢復。

澳洲政府看見了危機,1980年正式設立聖誕島國家公園,當時保護區的面積只佔聖誕島總面積的12%,國家公園不斷從民間購買土地,並執行造林計畫,到了1989年,全島63%的面積都劃入保護區,同時澳洲政府也在1987年,下令禁止繼續採礦。

由於礦業是當地最重要的經濟來源,礦場員工合力爭取繼續開礦,並且集資買下磷礦公司的經營權,最後澳洲政府在1990年重啟礦區,但是嚴格劃定採礦區域。

如今大規模挖礦的輝煌年代已經過去,早期遺留下的採礦遺跡,漸漸埋藏在荒煙蔓草之中,如果不是人類對聖誕島的開發較晚,如果不是三十年前就搶得保育先機,現在的聖誕島,可能不是這個模樣。

終於紅地蟹、椰子蟹等生物,可以在保存下來的原始森林中,安心的過日子!夜晚,椰子蟹陸續出來覓食,走在林道上,三不五時就可以跟椰子蟹相遇。

椰子蟹是陸寄居蟹的一種,牠們跟所有的陸蟹一樣,每年必須回到海洋繁衍後代,有些椰子蟹趕上這波生殖熱潮,和紅地蟹媽媽一同準備待產。

成群結隊來到海邊釋幼的,還有藍天圓軸蟹,在一片被紅色佔滿的礁岩上,出現了藍色的身影,相較於紅地蟹,藍天圓軸蟹的名氣沒那麼高,不過牠們可是聖誕島第二大的地蟹族群。

藍天圓軸蟹的名氣沒那麼高,不過牠們可是聖誕島第二大的地蟹族群。


森林與水,是陸蟹最喜歡的環境,住在島上的陸蟹有十三種,因為森林保存好,植物相豐富,聖誕島才能成為舉世聞名的陸蟹之島,而海洋是造就島嶼生態系最大的功臣。

劉烘昌博士在海邊撿起許多種子,有些種子都是靠海流傳播而來,當植物開始在島上落地生根,造就茂密的森林,動物才有地方棲息繁衍,現在島上有450多種植物,其中126種是特有種,依賴森林和海洋生存的,還有鳥類。

軍艦鳥在森林高處盤旋飛翔,枝頭上還有鳥朋友在休息聊天,鰹鳥在海岸邊找尋牠的美食。在聖誕島可欣賞到23種鳥類,看準了這座島嶼隔絕孤立,有9種海鳥,選擇這裡當作牠們的繁殖地,喜歡自然生態的遊客,會特別選在紅地蟹繁殖的季節,造訪聖誕島,這時候陸地上很熱鬧,海面下也非常精彩。
 

每年紅地蟹釋幼期,鯨鯊就會來到這裡準備一飽口福。


就在百萬陸蟹努力完成繁衍任務之時,許多海洋生物,正等著享受這一年一度的大餐,牠們趁機飽食一頓,補充能量,準備展開另一場海洋的洄游遷徙之旅。每年在紅地蟹產卵的季節,聖誕島海域就有機會發現海洋中最大的魚類,鯨鯊的蹤跡,國家公園的研究人員表示,如果沒有紅地蟹釋幼,鯨鯊可能不會來到這裡,生態系是環環相扣的。

這趟觀察,讓劉烘昌博士驚嘆,在聖誕島一個晚上看到的椰子蟹數量,比在台灣研究調查二十年看到的還要多,他也感嘆紅地蟹瘋狂釋幼的生態盛況,或許台灣和許多島嶼都曾經有過,很不幸的因為人類的進駐,成為陸蟹最大的殺手。

研究螃蟹多年的劉烘昌認為,台灣擁有世界上陸蟹種類最多的地區,有傲視全球的陸蟹生態,只可惜很少人關注。


尤其台灣,可說是世界上陸蟹種類最多的地區,有傲視全球的陸蟹生態,只可惜很少人關注,在恆春半島的香蕉灣,短短一百公尺的海岸,劉烘昌就調查到26種陸蟹種類,密度之高是世界之冠。

屏東滿州的港口溪河口,也曾經見到千百隻中型仿相手蟹,在樹林底層覓食、在河口邊釋幼的奇景,在這裡,他體會到地球生態最動人的一面,從此一頭栽入陸蟹研究的世界,但是這樣的情景,現在很難看到了,他估計現在陸蟹的數量,已經減少一半以上。

人類遷徙,到各地尋求安身立命之處;陸蟹遷徙,在海洋與陸地之間,尋求活下來的機會,我們對於這群伴隨地球成長的生物,是否該保留更多的尊重空間,也讓大自然有更寬廣的未來。

側記

在與台灣陸蟹專家劉烘昌博士討論之後,開始研擬拍攝計畫,但是螃蟹媽媽何時要生,很難說得準,由於往聖誕島的飛機一個星期才一班,賭錯了就摃龜,於是我們按照國家公園推算的預產期,申請拍攝許可、訂機票住宿交通,完成一切計畫之後,沒想到在要出發前,螃蟹媽媽卻還沒準備要生,於是又來場延期大作戰,還好有生態專家劉烘昌神準推算紅地蟹預產期,我們非常幸運,拍攝到瘋狂釋幼的震撼畫面。



在紅地蟹降海釋幼的那幾天,幾乎每天,我們連續工作超過二十小時,尤其國家公園為了保護紅地蟹,會封閉往海邊的道路,禁止車輛進入,所有人只能用步行,我們帶著想睡的腦袋,背著沉重的器材,每天來回往返森林、海崖、沙灘,走得汗流浹背,看著鏡頭裡的紅地蟹,用力遷徙,真的更加感受螃蟹媽媽太辛苦了,冒著生命危險,走上5-18天才能生孩子,真是了不起的偉大。 

而椰子蟹就神奇了,我們忙著拍攝,牠不時就偷偷摸摸走過來,翻翻我們的包包,夾走鞋子或礦泉水,非常可愛!



其實不睡覺、走路爬山,都難不倒我們,但是我們怕-蚊子,「蚊子嚴重影響拍攝品質」,攝影大哥只好祭出各種防蚊策略,但是蚊子還是無孔不入,最後我們真的被小小的蚊子打敗了…,聖誕島生態真的很豐富,連蚊子都是無比的大量。

集數
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