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永部落野菜夢

 

森永部落野菜夢

一個山村小小部落,藉著古老的野菜智慧,開創一個現代產業。他們希望透過野菜產業,種回部落文化,也留下部落的發展願景…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台東縣達仁鄉森永部落的張獻文,像是一位山裡的希望佈道者,教導一批批慕名而來的訪客,敘述如何通過有機野菜產業,開創部落微型產業。但是,看似成功的背後,張獻文其實走過一段艱辛的試煉,更有許多複雜的體會。

森永部落位於南迴公路台東端的入口處,一個幾十戶居民的小部落,長期面臨就業困難,青年流失的問題。軍職退伍的張獻文,三年前回到部落,看見故鄉的狀況,想要為部落找尋出路,也為自己找尋人生新方向。


張獻文曾在軍中修習管理學,他不是過於浪漫的推手,清楚要在眾多的有機種植產業中,找出一條路,必須定位清楚,還要符合部落人力、土地特性,於是他以野菜種植為目標。早期,張獻文就注意野菜相關知識,向老人家請教學習,並且採集試種,建立管理流程,從一分地到一甲地,在部落下方的谷地上,建造一個野菜生產基地,並且引入天然水源,提供需要潔淨水質的野菜,一個重要的生長基礎。

由於必須大量生產,張獻文捨棄傳統的野地採集方式,改採集中種植,同時研究野菜的生長模式,找出適當的管理方式。在張獻文定義中,所有可食用植物,早期都是野菜,只是一些野菜長期被食用、大量種植、改良,成為人們熟悉的蔬菜,於是讓更多大家不熟悉,不常食用的野菜,變成可以大量生產的蔬菜,就是野菜產業化的目標。為了讓混生山間的野菜,種植在小小田圃上,張獻文也吃過苦頭。

歷經野菜試種和天災來襲,野菜生產基地漸漸穩定,開始走向一個循環型的小農場,一些殘餘的野菜,可以餵食魚類,並且生產堆肥與天然酵素,提供土地養分。


野菜農場具備規模後,張獻文邀聘部落族人進入工作,提供就業機會,並且請回城市工作的弟弟,協助農場管理工作。穩定生產管理工作後,張獻文積極從事產品行銷與教育推廣,因為他清楚,種得再好,賣不出去,一切枉然。他透過接待產地觀摩,希望讓更多人認識野菜。

很多野菜已經很少被採集食用,甚至許多部落居民,也不清楚生長在部落旁的野菜。種野菜成為產品,其實也有著復育種植的目標。長期以來,由於棲地改變、氣候變遷、外來種入侵等因素,張獻文發現野菜品種一直在消失,連帶也影響著部落文化。


2012年,新建的VUVU部落廚房完成,作為解說課室,以及野菜食堂,未來更會成為部落產物空間,開始推廣部落野菜夢。對於參訪學員,部落廚房會準備野菜餐飲,希望食物能從食用中去感受,而不只是聽課,並且學習最營養的吃法。

張獻文相信在有機食物的風行下,野菜提供多種營養,具有市場性,應該可以為部落,開創一個微型產業。在山區部落裡,張獻文散佈希望,他期待更多部落加入,以部落傳統的野菜智慧,用新的種植、管理思維,開創一個部落野菜新時代。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