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子壩旁的祈禱


梳子壩旁的祈禱

對於絕大部分的人來說“桃芝颱風”早已成為過去式,但是對於花蓮大富村 大興村的人來說“桃芝颱風”卻仍然是一個進行式,想忘也忘不了。

採訪 張岱屏
攝影 陳志昌

花蓮溪最上游的支流嘉濃濃溪,阿美族語稱為「嘎啷啷」,意思是「像野火一樣猛烈燃燒」的河流,然而自從二○○一年七月桃芝颱風之後,花蓮縣光復鄉大富村民才驚覺這條河的改變。

對於絕大部分的人來說,桃芝颱風早已成為過去式,但是對於大富村、大興村民來說,桃芝颱風卻仍然是一個進行式,想忘也忘不了──桃芝颱風帶來的豪雨,使得嘉濃濃溪堤防三處潰堤,大富村兩名員警死亡,村莊內水淹及腰,與大富村僅僅一溪之隔的大興村,其清水溪洪水夾帶大量土石而下,十餘戶村民遭埋沒。一年過去了,令人擔心的颱風季節又到來,村民開始禱告,希望去年慘痛的經驗不要再降臨。

雖然第九河川局已經完成下游的疏濬,然而嘉濃濃溪上游林務局管轄的範圍卻因為河床坡度陡峻,無法進行疏濬。根據林務局保守估計,至少還有七百萬立方公尺的土石堆積在嘉濃濃溪上游的河床,正蠢蠢欲動,但是嘉濃濃溪下游的河道卻只有兩百萬立方公尺的土石容量。為了阻擋土石下移,林務局祭出了新型的防禦工事──在被沖毀的攔砂壩上方繼續興建「梳子壩」的工程。

村民對於梳子壩的工程感到不安,長期在花東地區研究地質的學者李思根也認為梳子壩的工程只是治標,無法治本。巨大的梳子壩矗立在險峻的河床上,在下一個颱風來臨之前,工人們正日夜加緊趕工中。河川局的官員對於防颱準備顯示出無比的信心,然而梳子壩或許擋得了一時,卻擋不了永遠。 

當下游的河道被迫縮減,遷村的承諾遙遙無期,村民也只好祈禱上游的土石能夠再撐一下,幫忙撐過這一個夏天。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