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紅海污染事件


桃園紅海污染事件

當人們以走過埃及紅海,作為遠離苦難的神話寓言,在桃園卻有一片紅海,成為走向苦難的現代災難。桃園海岸線上的紅海景觀,來自工業污染,用著驚悚的景象,宣告許厝港濕地的生態劫難。桃園紅海,讓這片原本有著碧海藍天的海岸,沒有神蹟,只有悲傷...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當人們以走過埃及紅海,作為遠離苦難的神話寓言,在桃園卻有一片紅海,成為走向苦難的現代災難。桃園海岸線上的紅海景觀,來自工業污染,用著驚悚的景象,宣告許厝港濕地的生態劫難。桃園紅海,讓這片原本有著碧海藍天的海岸,沒有神蹟、只有悲傷。

冬季來臨,來自北方的過境鳥與冬候鳥,準時的來到桃園許厝港濕地,展開各自的新生活。許厝港濕地位於桃園縣大園鄉的海岸線上,一塊由埔心溪、新街溪、老街溪三條河流出海口,淤積形成的廣大海岸濕地,甚至沿岸的廢耕農地,都是候鳥棲息的濕地範疇。


長期觀察濕地生態的桃園野鳥學會,發現濕地上候鳥種類眾多,其中更有國際上高度保育的琵嘴鷸出現,引發生態界的關心。但是這片珍貴濕地,卻是長期面臨生態的劫難,讓濕地上的生物在生死之間,飽受威脅。

走入濕地,地面上大量的垃圾,成為濕地保護的反諷,還有不當工程的開發,造成濕地嚴重的陸化。但是更嚴重的問題,顯現在海面上,一大片由工業污染造成的紅海景觀,敲響濕地滅亡的喪鐘。紅色的海水,浮沈在海岸之上,隨風攪起的浪頭,都是驚悚的紅色。這些遭到污染的海水,隨著潮起潮落,侵入海岸濕地,造成濕地生態的危害。




探查紅海的形成,源頭來自河流的工業廢水排放,一路跟著河水追查,來到埔心溪的中游,驚見濃濁的紅河顯現。當地居民指控,大園地區的工廠林立,污水排放管控不當,讓區域內的河流,都有不同程度的污染,這條埔心溪只是其中一例。

這條紅河存在十多年,當地居民飽受其苦,許多務農的居民,也抱怨河水含有不知名的有毒物質,一旦引入灌溉,就造成作物的毀損。來到一處農民家園,荒謬的場景出現眼前,竟然因為河水出問題,農民被迫以自來水灌溉農地。

污染的存在,當地居民清清楚楚,甚至氣憤的找出排出污水的暗管,在一處隱密的河岸旁邊,管制的流放口,綁著列管標籤,但是沒有多久,水面下的暗管,就冒出排放的污水。這處水下暗管,當地居民笑稱為紅色噴泉口,日日夜夜排放有顏色的污水,甚至何時排放都相當清楚。


居民與環保團體,一再向桃園縣環保局舉報,環保局表示,針對水質污染,已經不斷進行查察開罰,但是對於水質污染的判定,必須一切依法行政,有關染整廠造成紅海污染的排放認定,必須依色度規範來認定。但是,色度可以合法,卻不是自然的顏色,環保團體質疑,如果依照現行色度標準,海水是不是都可以變成紅色?

海水和國旗一樣紅!多麼諷刺辛酸的話語,凸顯桃園紅海污染的悲哀。為了搶救濕地,以及還給河流一個自然的原色,大園居民與環保人士,在一場保護濕地公聽會中,提出嚴厲的指控。公聽會之後,引發政府部門的關心,召開多場會議,宣示整治的決心。


但是到了十二月底,前往濕地,紅海依舊,政府的整治改善如同空話,居民生活、濕地生態依舊面臨威脅。紅色的海水,像是海洋的怒魘,無言控訴人類的自私,讓自然河道成為污水渠道,日日夜夜流動著異樣的水色,讓居民憤怒,生物滅絕。


面對桃園紅海,仿如巨大的諷刺,告訴人們,在這個蔑視生態的世界,沒有生態奇蹟,只有人間悲哀…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