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苦!何苦!

 

核苦!何苦!

不論你擁核、還是反核,不論你住在蘭嶼,還是住在金山,我們都必須面對核廢料處理的議­題。我們都曾經享受核能帶來的電力,我們也必須解決核廢料帶來的痛苦。

記者 曾思龍

關於核廢料,核能專家有苦水!

在清華大學核能教授的眼中,核能是最經濟,安全的能源!核廢料雖然有輻射的問題,只要做好防護措施,永久與人類的生活環境隔離,就不會對人類造成傷害!可是,為什麼最終貯存場的設置地點,總是遭到當地人的反對,大家對核廢料的恐懼,似乎遠大於對科技專業的信心,即使清大的核工專家秉持學術專業作保證,也無法取信於民!

關於核廢料,達悟人有苦說不出!

核廢料對達悟人而言,象徵的是台灣漢民族對達悟人的不尊重。台灣社會在享受核電帶來的便利後,卻把難以處理的核廢料,運送到蘭嶼!蘭嶼並沒有用到任何來自於核能的電力,卻必須承受核廢料所帶來的身心影響,怎麼想,也難以平復!更可惡的是,當初興建核廢料貯存場,竟然以工廠、碼頭的不實名義,及至達悟人不斷抗議,政府卻一再以拖延,跳票等方式,延宕核廢料的遷移!今年12月31日,台電在蘭嶼的貯存場土地租約即將到期,就算達悟人不想續租土地,台電也沒辦法把9萬7千桶的核廢料搬走,因為遷移的過程,至少需要七年,這是不是霸王硬上弓?如果台電有誠意,至少七年前,就要開始準備作業了!就像啞巴吃了黃蓮,善良單純的達悟人,當然不肯再輕信狡猾的漢人!

關於核廢料,金山人更是苦水滿腹!

雖然說核一在石門,核二在萬里,但是金山鄉卻是身處兩座核電廠間,尤其核二廠距離金山鬧區車程不到5分鐘!長期以來,當地居民承受的心理恐懼,不會比蘭嶼少!蘭嶼所放的還只是低放射性的核廢料,核二廠內自運轉以來的高放射性核廢料,可是從來沒離開核二廠的大門過!1995年達悟人以石封港,禁止台電再運送低放射性核廢料到蘭嶼,核一核二的低放射性核廢,集中送到核二廠的減容中心,全部堆放到核二的廢料倉庫,換言之,金山鄉不只是核二廠所在地,更是低、高放射性核廢的貯存場,如果最終貯存場仍無著落,金山鄉不就是變相的長期貯存場嗎!如果核四所在地有建廠基金,蘭嶼有核廢料回饋金,一年只獲得6千3百萬的運轉基金的金山鄉,能夠服氣嗎?

關於核廢料,阿扁政府苦不堪言!

一向主張反核的民進黨,在執政後,不但反核之路一再受挫,還必須義無反顧的幫核能政策擦屁股。既使經濟部長公開向達悟人道歉,行政院長和阿扁總統都親自到蘭嶼溝通,達悟人還是不相信政府解決問題的誠意!在達悟人的理解,政府的誠意,應該表現在今年年底遷出核廢料!可是在阿扁政府的理解卻是,核廢料一定會遷出蘭嶼,卻無法馬上遷,因為還需要檢整作業,做好核廢料的安全防護後,才能移走!既使不用像台電聲稱的7年,至快也要5年3個月!認知上的差距,讓達悟人質疑阿扁政府的誠意,如果阿扁沒有連任,其他擁核的政黨執政後,這項承諾會不會跳票呢?而北海岸四鄉鎮,繼蘭嶼後也開始強力要求政府處理核一核二的核廢料,但是最終貯存場遲遲找不到適合場址,政府又要如何履行搬移核廢料的承諾呢?

核苦!何苦!再怎麼苦!核廢料都是要設法解決的!我們不解決,難道要留給蘭嶼和金山的下一代,來傷腦筋嗎?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