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能?不 謝謝!


核能?不 謝謝!

北歐再生能源教育中心草創於1975年,那是第一次石油危機,重創世界經濟的年代,丹麥人發現,只要中東國家掐緊石油管線,不僅油價會急速變動高漲,衝擊世界經濟,更會造成全球石油短缺。當時能源幾乎仰賴石油進口的丹麥,連冬天暖氣的油料供給,都要出問題…

 

採訪 陳慶鍾 羅美音
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一群不同膚色,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年人,因為對再生能源的好奇,聚集在丹麥的北歐再生能源教育中心。他們將在為期五天的工作坊中,親手建造一座小型風機,發電併聯到教育中心的電網裡。


北歐再生能源教育中心,坐落在丹麥日德蘭半島西北方的小村莊-于比(Ydby)白髮蒼蒼的老教頭梅高爾(Preben Maegaard),是教育中心創建者。他說,現在教育中心每年可以自己產電20萬kWh,扣掉1/4的自用電力,大部分可以賣給電力公司賺錢,需要的能源不僅自給自足,而且100%來自綠色能源。

北歐再生能源教育中心草創於1975年,那是第一次石油危機,重創世界經濟的年代。當時梅高爾和所有丹麥人都十分驚訝,只要中東國家掐緊石油管線,不僅油價會急速變動高漲,衝擊世界經濟,更會造成全球石油短缺。當時能源幾乎仰賴石油進口的丹麥,連冬天暖氣的油料供給,都要出問題。

梅高爾後來選擇了再生能源,一輩子投身研究綠能科技。他相信,來自大自然源源不絕的太陽和風,是未來能源最好的答案。丹麥科技大學的里瑟校區,是丹麥綠能科技的研究重鎮,位在哥本哈根西北方,約40公里的峽灣半島上,早在1956年,丹麥政府成立里瑟國家實驗室,看上的不是綠能,而是60年代最熱門的能源科技,核能發電。

1974年,丹麥的反核草根力量逐漸集結,他們籌組了反核組織OOA。克里斯帝安生是當時的創會會員之一,他們懷疑,核能發電是核子武器的變形蟲,他們向自己和丹麥社會發問,核能發電到底是什麼?

就在丹麥政府公告15個核能電廠的預定興建場址之後,反對核電的大火開始燒。OOA號召預定場址城市的居民上街遊行,到全國各大城市宣講,在家家戶戶的信箱塞傳單,揭露核能發電潛藏的危險和沉重代價。

就在丹麥舉國陷入,是否興建核電廠的辯論攻防時,和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僅一水隔,瑞典的巴瑟貝克市,已經蓋好一座有兩組裝載容量615MW反應爐的核電廠。1975年,巴瑟貝克核電廠正式商轉,引發丹麥人的憤怒不滿。當時的丹麥國會議員艾肯提案,認為政府必須向瑞典抗議,要求巴瑟貝克核電廠停機關廠。

1979年,核電大國美國發生重大核災,三哩島核電廠,因為設計問題和人為操作不當,發生爐心熔毀和高輻射冷卻水外洩的災害,丹麥人的憂心,活生生在眼前上演,反對核電的共識,逐漸深入人心。

歷經11年的折衝、辯論和思考,1985年,丹麥國會通過一項,將核能排除作為未來能源選項的議案,正式終結核電在丹麥的發展。瑞典也在多年的外交折衝下,從1999年開始,著手關閉巴瑟貝克市的核能機組。

1985年決定拒絕核能,丹麥走向再生能源,已將近30年。今日丹麥的綠能科技和產業,特別是風力發電,在世界上獨佔螯頭。北歐再生能源教育中心的梅高爾,很驕傲丹麥人的遠見。

丹麥對化石燃料的依賴,逐年減少。2012年全國能源使用量,高達23%來自綠色能源。許多城市的再生能源生產量,已經超過自己的能源需求量,可以100%自給自足。享受潔淨的綠色能源,對丹麥人來說,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我們的島【核能?不 謝謝!

10/14() 2200首播
10/19(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