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災後的健康影響


核災後的健康影響

長期生活在低劑量輻射暴露的環境下,究竟對健康會有什麼影響,對孩童又會造成什麼傷害?是現在福島居民最擔心的事。

採訪團隊 張岱屏 張光宗 陳慶鍾

今年五月,中手聖一的兩個孩子相繼流鼻血,打聽之下發現福島大約有800個孩子都有流鼻血的現象,父母們非常擔心。五月份中手聖一與150個家長共同成立「保護孩童遠離輻射福島NETWORK」,他們蒐集孩童的尿液做檢測,卻得不到當地的支援,中手聖一最後將尿液送到法國做檢測,結果送檢的10個孩童尿液中,全都驗出銫137

輻射暴露對人體會造成什麼樣的傷害,世界上已經有許多實徵研究,其中最完整的研究,就在日本廣島。1950年廣島遭到原子彈轟炸,為了了解鈾彈釋放出的輻射,對周圍民眾健康造成的影響,美國原子能委員會在戰後出資協助成立「放射能影響研究所」,針對廣島原爆後12萬名倖存者,進行一項超過半世紀的健康調查。他們發現,原爆受暴者中遭到1Gy(葛雷)暴露的人,比起沒遭到暴露的人,死亡率增加22%,白血病增加428%,罹患胃癌、肺癌的增加47%。該研究所也針對原爆當時遭受暴露的3600位胎兒做研究,發現死亡率跟輻射暴露量成正比。

究竟,輻射暴露有沒有一個最低的安全値?目前ICRP(國際輻射防護協會)的建議是,每人每年輻射暴露量不應該超過1毫西弗,但輻射防護專家張武修指出,目前1個毫西弗是在政治經濟與健康得到平衡點之下做的建議,在輻射防護裡,其實沒有所謂安全值,應該要越低越好。



日本政府以ICRP建議的20毫西弗作為避難標準,但ICRP強調,這只是緊急撤離的標準,並不表示人們可以長期居住在20毫西弗的環境下。一位不願曝光的福島核電工人表示,20毫西弗,是核電工人在正常情況下都很難達到的上限,以一年20毫西弗做為容許標準,對小孩與無法撤離的人來說,相當不公平。兵庫醫科大學醫學博士振津女士也指出,雖然日本政府計畫給縣內孩童佩帶輻射配章,但這只能計算體外被暴量,因為食物與水導致體內被暴的傷害更加嚴重,卻難以評估。

日本政府計畫投入1000億日圓,對福島縣內200萬居民,進行一項為期30年的健康調查,包括18歲以下居民的甲狀腺檢查以及孕婦的生育調查。長期調查原爆被暴者的放射性影響研究所認為,福島核災對居民的健康影響並不大。

雖然日本政府不斷安撫民眾,廣島大學也派出輻射研究團隊進入福島縣進行健康調查,但福島市民深田和秀認為,福島縣已經成了輻射研究者垂涎的研究場域,所謂的健康調查,只是把福島居民當成實驗對象,而且健康調查只是為了計算孩童的體外被暴量,根本沒有症狀紀錄的這一欄。許多不安的父母已經把孩子轉到外縣市就讀。根據市民團體的統計,在四月底有12000人轉往福島縣外的學校就讀,預計暑假過後會有更多人轉學。



7
31,包括福島縣與日本全國各地的反核團體、教師團體、工人團體等1700多人聚集在福島市,呼籲日本政府正視福島核災對居民的後續影響。也有福島的媽媽,帶著孩子來參與遊行,他們唯一的希望,是自己的孩子能生活在遠離輻射污染的環境。

福島的未來該怎麼走?中手聖一建議,未來福島應該以社區或學校為單位進行衛星式的疏散,徹底除污過後再讓孩童回福島居住,如此才能確保孩童遠離輻射的傷害。

清除核災區的輻射污染預計花費數百億美元,要異地重建費用更是天文數字,福島核災該如何收拾,居民該如何安置,將是日本今後面臨最大的挑戰。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