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家平安 

核家平安 

民國八十一年新聞報導民生別墅是輻射屋,對居民來講是非常大的震撼,雖然官方早在七十二年便知道有輻射鋼筋外流,七十四年就知道民生社區是棟輻射屋,卻在原子能委員會裁判兼球員的情況下,掩蓋了這件事,犧牲的卻是長期處在高輻射劑量下居民的健康。

採訪 劉楷南 撰稿 劉楷南

攝影 陳添寶 朱孝權

剪輯 鐘文源

1992年,新聞報導民生別墅是輻射屋,對居民和台灣社會造成非常大的震撼。更令人吃驚的是,官方早在1983年已知有輻射鋼筋外流的情況,1985年原能會到民生社區的啟元牙科做X光檢測,發現整棟都是輻射屋,卻在原子能委員會有意掩蓋下,犧牲了居民的健康,事後追查這些輻射鋼筋的來源,居然是臺灣電力公司管制的核能電廠!

輻射安全促進會會長王玉麟,也是民生輻射屋的受害者,拍攝受災情況,並翻洗兩百多捲寄至全世界各地核子醫學、核子研究機構,在日本引起震撼。長期暴露在高劑量的輻射值下,將會誘發型癌症跟遺傳基因突變,事件爆發後原能會安排民生社區住戶接受身體檢查,發現他們突變的比例比核能電廠工作人員高出十倍。

王玉麟隨後成立輻射教室,開辦輻射偵測訓練班,並透過電臺推動輻射防護教育,期望臺灣的核能知識普及化,他認為既然官方不可靠,何不求助於自己。1992年迄今,臺灣共發現了184幢輻射屋,遍布大臺北、桃園、新竹地區,直接受害者三千餘人,遭受波及者估計超過萬人,已證實是自蘇聯車諾堡核電廠災變後排名世界第二的輻射汙染事件,也是全世界唯一的民宅輻射公害事件。臺北市有2242人符合受檢條件,1554人接受衛生局健檢追蹤,已確定17人罹患癌症。

從輻射屋事件,更讓人擔心到底國內的核能安全防護機制是否完整?車諾堡核電廠災變造成烏克蘭地區三十公里內的十三萬居民必須疏散,陽明大學醫學系教授張武修質疑換作臺灣是否有能力承受?臺灣電力公司作秀式的核安演習,真的能讓居民確實應變嗎?

臺灣大學化學工程學系教授施信民說明,車諾堡核電廠災變的影響範圍約有臺灣四倍大,輻射塵隨著氣流飄散,最後全世界都能偵測到輻射劑量,包括臺灣。

臺灣地狹人稠、天災頻仍,施信民認為非常不適合發展核能發電,北部的核能電廠距離臺北地區三十公里以內,在一般風速之下,輻射塵約三個小時內就會飄散過來,五、六百萬人口,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要採取緊急的應變措施,幾乎是不可能。再者,臺北地區占了臺灣四分之一人口,收容與生活安置都會是一大問題。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