栓不住的真相


栓不住的真相

他曾經是參與核一、核二建廠運轉的資深技術人員,如今,他站上反核運動最前線。當核二廠發生全世界首件錨定螺栓斷裂事故,台電的安全保證,為什麼說服不了曾在裡面工作的員工?

採訪 張岱屏 林靜梅
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葉鎮中 陳忠峰 陳志昌 陳慶鍾
剪輯 葉鎮中

今年3月,核二廠一號機在停機大修期間,發現固定反應爐的120根錨定螺栓中,有4根裂損、3根斷裂,這是全世界核能電廠原子爐,第一次發生錨定螺栓斷裂事故。4月初消息曝光後,引發環保團體的擔憂。

反應爐螺栓的裂縫看起來似乎不起眼,卻攸關數百萬人的生命安全。曾經參與核一、核二建廠的台電退休技術人員李桂林指出,萬一斷裂造成反應爐位移、冷卻水管路斷裂,就有可能發生最嚴重的核子災變。

核二廠運轉至今31年,距離除役年限還有9年,原本被設計成「與爐同壽」,根本不可能壞掉的螺栓,卻提早老化斷裂,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經過一個多月的調查,台電指出螺栓斷裂的主要原因有三:第一是螺栓的材質有瑕疵、第二是當初施工不良、第三是建廠初期,反應爐有7個月暴露在腐蝕環境中,形成初始裂紋,才會在運轉30多年後,因為金屬疲勞而斷裂。

台電的肇因分析,無法解釋為何有裂紋或斷裂的螺栓只有7根,而且分布在南北兩側。環保團體認為,台電始終沒有交代清楚,將螺栓震斷的那個力量是什麼?就在今年316日,核二廠一號機停機的過程中,反應爐基座地附近的地震儀,就曾經顯示有0.29G的巨大震動,相當於六級地震的強度,但是當天核二廠附近並沒有任何地震。

李桂林指出,原子爐停機時的劇烈震動,30年來一直存在,民國70年左右,核二廠剛開始運轉,他也曾經在現場感受到原子爐急停時劇烈震動的威力。因為原子爐停機或跳機會產生水槌作用,在原子爐內產生劇烈撞擊。但台電表示,這種震動強度不大,之所以會有0.29G的訊號,是因為儀器故障。

除了螺栓斷裂的原因,究竟有多少根螺栓裂損也備受質疑。工程師王偉民發現,台電提出的兩次超音波檢測報告顯著度不同,第二次刻意將顯著度調低到原本的二分之一以下,有隱匿真相之嫌。

王偉民與台大應力所特聘教授吳政忠重新研究台電的報告,判定有裂紋的螺栓可能不只7根,而是36根。台電的說法跟王偉民正好相反,台電副總經理陳布燦指出,第二次的報告比第一次更精準。原能會主委蔡春鴻則替台電背書,就算120根螺栓都有2.5mm裂紋,還是可以安全運轉。

核二廠1號機大修期限原本到4月底,現在因為調查螺栓事故遲遲無法重啟,台電大呼虧損。相較於台電的損失,環保團體更擔心,如果在沒有對反應爐結構,進行全面檢測調查之前,就貿然重啟,可能讓大台北地區六百萬人,面臨巨大風險。

雖然原能會主委蔡春鴻以官位擔保,核二廠繼續運轉18個月絕對安全,但是18個月後呢?退休核工李桂林直指,台電對於核電廠問題遮掩的態度,是讓人難以信任的關鍵,他也因為在核電廠工作二十多年,付出了巨大的健康代價。

去年八月,輻射安全促進會針對核一、核二廠周遭居民,進行了一項調查指出,核電廠附近居民有85%認為核電廠對健康有影響。有六成認為應該限期停用核電,北台灣也有六成民眾希望限期停用核電。螺栓問題爆發後,反核團體在網路上發起反對核二重啟的連署,超過一萬五千人響應,藝文界人士也在總統府前,以人形排出「我是人、我反核」表達反對訴求。

國際期刊指出,全世界三座最危險的核電廠,台灣的核一、核二就佔了兩座,如今核二廠重啟在即,誰來替北台灣600萬人的生命安全掛保證?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