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崎啟示錄


柏崎啟示錄

四川省汶川縣的大地震,震驚了全世界,事實上在去年七月,日本柏崎也發生6.8級的大地震,導致境內全世界最大的核電廠,嚴重受損、被迫停機,直到現在都無法運轉。同樣位在環太平洋地震帶的台灣,有六座核能機組,而核四也預計明年完工正式運轉,如果遇到強烈地震,台灣的核能電廠有能力因應嗎?我們將帶您重回地震後的日本柏崎,也重新檢討台灣核能安全的問題。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葉鎮中
剪輯 陳忠峰
日本畫面提供:崔愫欣
照片提供:台灣電力公司、崔愫欣

過去三十年,日本的核能工業蓬勃發展,全國有55座核反應爐,供應全國百分之三十的電力,其中柏崎刈羽核電廠,是全世界最大的核電廠,它有七部機組,發電量相當於台灣核一、核二、核三的總和。去年的一場地震,柏崎電廠含有放射性物質的氣體與冷卻水外洩、變壓器起火、七座機組全部停機。就在地震過後兩個月,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崔愫欣前往日本新潟進行紀錄,柏崎市區仍然處處可見倒塌傾斜的危樓,除了地震的驚嚇外,最讓居民害怕的是,核電廠的事故威脅。

地震之後發生停電,所以居民沒有辦法看到電視新聞,一直到地震後一個小時,村長才透過廣播告訴居民,核電廠已停止運轉一切安全。三天之後居民看到電視,才知道核電廠發生微量輻射外洩。停電讓居民無法在第一時間得知核電廠的狀況,萬一真的發生大量輻射外洩,民眾根本無法警覺。談到東京電力公司在災後的緊急應變,當地的議員都感到非常氣憤,而東京電力公司沒有立即說明真相,使他失去了大眾的信任。

台灣核電廠緊急應變的能力又是如何呢?台大大氣系教授徐光蓉,在十多年前曾經替核電廠做了一個空浮的試驗,模擬核二廠萬一發生輻射外洩時的情況。核電廠如果發生輻射外洩,影響範圍絕對不只五公里,但是目前核災演習的範圍只有”五公里”逃命圈,以核二廠為例,只有金山萬里附近的居民在演習範圍內。

到目前為止,台灣的三座核電廠還沒有因為地震而發生過事故,但柏崎電廠慘痛的經驗,提醒台電必須更重視電廠的防震措施,在去年年底,台灣的核電廠也終於裝設了強震自動急停系統。以核二廠為例,當發生震度五級以上的強烈地震,這套系統就會啟動,發出訊號引動反應爐安全停機。

台電同時指出,台灣核能電廠的耐震設計都是比照美國核電廠的選址標準,根據這套標準,核電廠八公里的範圍內,不能有任何長度超過300公尺的活動斷層。那麼日本怎麼會把核電廠蓋在活動斷層上呢?

早在1970年代,柏崎刈羽在建廠時,就被質疑地質脆弱,當地居民批判電廠是蓋在豆腐上,要求取消一號機的興建許可,一狀告上法院,目前還在最高法院審理中。

柏崎電廠內可以清楚看到錯動的地層,說明人算還是不如天算,目前正在興建中的核四廠,地質調查在多年前也曾經引發爭議。民國八十九年,海洋大學教授李昭興與美日科學家搭潛艇完成一項深海探測研究,發現在貢寮東邊六十公里一千三百公尺深的海域,有一大片活火山。李昭興指出,國內的地質調查過去偏重陸上調查,海底的地質調查被嚴重忽略,而貢寮以東正是活火山的分布區,何時爆發難以預料。

位於貢寮的核四廠目前仍趕工興建中,預計明年可以商業運轉。而核四所使用的進步型沸水式機組,跟柏崎刈羽電廠的第六、七號機組是一樣的,是亞洲第二個使用進步型沸水式機組的電廠。今年二月媒體揭露,台電在沒有得到原設計廠商奇異公司的同意下,擅自變更材料與設計高達395處,其中20件跟安全有關。

核能安全的問題辯論了十多年,一般人難以了解,畢竟這是個非常專業的領域。但是一旦核安問題真的發生了,只有當地的居民感受最深。日本政府原本計畫在2017年再興建11座核反應爐,因為大地震而暫停腳步。而柏崎刈羽電廠想要重新運轉仍是遙遙無期,目前正在興建的核能電廠防震係數從0.6G提高到1.0G,興建成本將大幅提高、工期也將延長。在台灣,因為原物料的上漲,核四預估將再追加五十億左右的預算,總工程經費將高達2400億,未來如果要提高耐震能力,工程經費勢必將再往上追加。

看看日本、想想台灣,柏崎刈羽電廠的經驗值得我們借鏡。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