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引之光

記者 郭志榮

2004年7月,東引燈塔即將歡度百年之慶,這座屹立在懸崖之上的白色燈塔,百年來為海上南北航行的船隻指引方向,但是在歡慶時刻,燈塔有了新的任務,它不僅依舊是海上的明燈,更成為東引著名的地標,為這座讓人遺忘的島嶼,照耀一個美好的未來。

東引燈塔建造完成在1904年,百年來它是亞洲貿易航道的重要指標,但是歷史的戰亂不斷,燈塔所在的東引島嶼,成為戒備森嚴的軍事禁地,東引燈塔美麗的身影,也只能成為國際船隻航行經過時的驚嘆聲息,對於台灣的子民,東引是一個想像中的國土邊陲,燈塔成為風景照片中的美麗傳說。

長久的禁錮,讓一些美麗的事物漸漸被淡忘,縱使政治軍事上的解嚴,也難挽回歲月流逝後的疏離陌生,東引與燈塔靜靜地被塵封在海角之境,它是當地居民的心繫家園,或者是少數玩家的私密樂園。但是東引燈塔百年之慶的到來,熱情地喚醒沈睡的記憶,人們想起了藍天下的白色燈塔,也想起了碧海上的流離島影,東引忽然成為一個被記憶、被談論、以及被喜愛的地方。

對於堅守燈塔數十年的陳寶銀主任而言,改變全都展開在他的眼前,從以往燈塔下是匆忙經過的海上船隻,到現今多了徘徊崖上的讚嘆遊客,東引燈塔散發的迷人光芒,為這座百年燈塔帶來新的生命。在陳主任及歷屆燈塔守護者的細心保存下,一道塵封的木門後,收藏著滿室的歷史文物,見證燈塔的百年變遷,成為一個歷史記憶的寶庫。

燈塔成為東引的新地標,但是對於東引居民王世泉而言,燈塔只是島嶼東引的美麗景點之一,對於喜愛風景的遊客,東引由花崗岩構成雄偉的地質景觀,不亞於壯闊的太魯閣峽谷,對於熱愛生態的學者,東引密佈的燕鷗族群,以及珍稀的植物生態,構成一個多樣性的生物世界,對於懷幽歷史的雅士,東引數百年的人文歷史,更是記錄了從拓荒到戰亂的辛酸血淚,而對於無所多求一心閒適的旅人,東引的濤聲、雲霧,更是讓人漂浪於天涯海角之間。

透過不同的旅遊解說設計,王世泉讓東引在燈塔百年慶的時刻,以多種不同的風采,重新回到人們的記憶之中,也為東引尋找一個未來。當開拓東引的祖先遠去,當建設東引的軍方隱退,在古廟與碉堡之外,東引人找到燈塔作為東引的新地標,它象徵一個生態、人文旅遊的新開端,百年燈塔所發出的東引之光,將引領著東引走出一個不被遺忘的新未來。

集數
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