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山風雲


東山風雲

台南縣東山鄉嶺南村的村民過著樸實的山居生活,雖然位處邊陲,沒有什麼商業活動,但是老天爺給了村民一片好山好水,讓他們得以在此地安居樂業。但是平靜的山村生活,卻因為山上設置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而搞的人心惶惶。 永揚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就設在這條溪的水源頭,這裡是急水溪的上游,沿線許多農民都取用溪水灌溉,居民認為掩埋場等於污染,在污染的土地上如何能夠安身立命。

撰稿:陳佳珣
攝影:陳錦彪

永揚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就設在這條溪的水源頭,這裡是急水溪的上游,沿線許多農民都取用溪水灌溉,居民認為掩埋場等於污染,在污染的土地上如何能夠安身立命。

小小一個嶺南村,就有兩家公司申請設置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民國88年,永揚公司遞送環境影響說明書,而民國90年通過環評。一直到去年村長選舉時,掩埋場設置的消息才爆發出來,從此抗爭運動不斷,在環境影響說明書中,雖然有環評委員質疑民意調查的資料,業者的回應是已經與居民做充分的溝通,不會有抗爭的事件發生,現在看來,顯然是不足採信。

居民也無從監督瞭解,在日本可以為了尋求蓋掩埋場的共識,在當地開了一千多場的協調會,但是在台灣只在環評完後,動工之前,開個說明會告知居民,嶺南村民的怨,再次突顯出環評的問題嚴重,環評說明書的民意調查就有兩個版本,公開說明會辦了三次,居民都認為是違法,他們已經不相信政府,也不相信業者,雖然環評說明書上一些技術性的東西,他們不知道有沒有問題,但是他們很清楚的知道,掩埋場坐落在哪裡。

十月十八日早上,台南縣政府廣場上,進駐了大批的警力,空氣中瀰漫著風雨欲來的緊張氣氛,嶺南村與東原村的村民,帶著滿腔怒火,動員老老少少來到縣政府抗議,為了子子孫孫的未來,七、八十歲的老人家也走上街頭。

如果把民眾參與視為洪水猛獸,而排除在環評的大門之外,那麼人民的抗爭將永無休止,從林內焚化爐、安坑掩埋場到湖山水庫,很多開發案的環評事後都被揪出了一堆的問題,有被監察院糾正,也有收取回扣而被檢察官收押。

現行的環評制度,有許多空間可以上下其手,即使環評有嚴重的缺失,卻從來沒有人為此負責,對公部門來講這是個免死金牌,但是環評的公信力卻已經蕩然無存,在現行的環評制度下,從村民、業者到社會大眾,沒有人是贏家,即使環保團體一再抨擊,環保署還是聽不見,看不到,如果沒有魄力解決,環評結構性的根本問題,那麼台灣社會將繼續付出慘痛的代價。

東山鄉要設置掩埋場的消息,是環保團體PASS過來的,雖然掩埋場或是焚化爐這類的鄰避性設施,一般來講都不受歡迎,雖然廢棄物終究要有去處,但是,處理設施的設置如何讓居民能夠安心,願意相信政府或是業者能做好污染防治的工作,現行的環評制度卻是將民眾參與排除在外,焚化爐與掩埋場的抗爭也就從未停歇... 

 

陳顯茂老師是自救會的成員,我與他聯絡相當多次,也看到反對運動者的辛苦,今年年初,陳老師辭去教職,投入反對運動,辦理提早退休讓他一個月少了三、四萬的收入,他卻毅然决然的下了決定。他說,抗爭真的不容易,環評說明書裡頭的東西有的很專業,他又沒學過環境工程,無從判斷是否有問題,因此,不知道從哪裡找到著力點,很需要一些團體的協助。憑藉著一顆保衛鄉土熱忱,雖然有阻礙,但他仍堅持走這條路。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