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草為伴


有草為伴

果園裡的草,農民恨不得除之而後快,偏偏但有人,特別種草,讓它與果樹為伴…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忠峰 張元昱
剪輯 陳忠峰

中秋節應景的柚子,眾所皆知,麻豆文旦的品質是數一數二。施新侑種的是紅柚,他的果園好比公園般綠意盎然。二十幾年前,他剛開始種柚子樹,就發現趴在地上的草「匍根大戟」很特別,於是請母親別把它除掉。種植柚子樹的第二年,施新侑就開始在地上種草,除了匍根大戟,又加入了四瓣馬齒莧和馬蹄金,經過一番生存競爭,四瓣馬齒莧成了主角。


為了不讓果園雜草叢生,有些柚農會噴灑除草劑,導致寸草不生、表土裸露,或是鋪上塑膠布,雜草雖然長不出來,土壤卻也無法呼吸。長久下來,影響果樹根系的生長。費工一點的,就鋪上稻草,在稻草腐爛前,能有抑制雜草的功能。

施新侑「草生栽培」的方式,以草制草,雜草只會零零星星冒出來,非常容易處理。二十幾年來,他的果園從來沒有使用過除草劑,這些草在果園的栽培管理中,不只有抑制雜草的功能,還能防止表土流失,讓土壤鬆化。翻開厚厚的四瓣馬齒莧,底下的土壤相當鬆軟,還能看到蚯蚓的排泄物,對植物根系的生長,也有所幫助。

施新侑的果園,成為農業單位推廣草生栽培的活教材,常常有農友向他要草。位在屏東內埔種植火龍果的劉雪霞,就從施新侑的園子,移植了四瓣馬齒莧。堅持不用除草劑的阿霞姐,過去不是用覆蓋的方式抑制草,就是要人工除草,現在種了四瓣馬齒莧,省事不少。


阿霞姐表示,火龍果在夜間開花,必須人工授粉,但田裡蛇多,還有雨傘節,基於安全考量必須常常人工除草,相當費工,種了四瓣馬齒莧後,大為省事,加上四瓣馬齒莧有保水功能,能避免快速蒸發,減少裂果。草生栽培就像漣漪般,從她這裡往外擴散,附近果農的田地上,也開始種草。

阿霞姐的果園,對比旁邊使用除草劑的檳榔園,有著天差地別,農民為了快速除草,卻不知道,除草劑反而傷害土壤和果樹。高雄農改場林永鴻博士表示,頻繁使用殺草劑,會破壞土壤性質,若是土壤中的濃度偏高,果樹根系吸收進去,很容易受到傷害。


林永鴻博士在高雄農改場,有一片土地在研究草生栽培,棗子樹下種了各式各樣的草,農民栽種的經驗,在他這裡獲得學理上的印證。林永鴻表示,草的根在生長時,能突破比較硬的土層,讓土壤孔隙增加,土壤密度降低,幫助果樹的根在孔隙中生長,果樹根部就能旺盛生長,吸收養分相對就更多,對果樹生長有正面幫助。

實驗農地裡的草,都是低矮或匍伏性的淺根性草種,植株都橫向發展,不會長太高。一般農民擔心肥料會被這些草吸收走,但林永鴻發現,種草的前兩年,施肥量的確比較多,但是在草旺盛生長後,植物葉片或老根腐爛後成為有機質,對土壤的保護力更好,有機質更可以長期供應植物吸收利用。

此外,植物根系還有令人意想不到的能力,林博士用儀器檢驗植物根系後發現,雨水會帶走土壤中的鈣、鎂、硼,草根卻能留住這些易流失的養分,供應果樹吸收利用。他從各地蒐集草種做研究,一片綠地中醒目的紅葉滿天星,來自屏東里港棗子農陳永德的果園。


種植紅葉滿天星五年來,陳永德最直接的感受是用藥量減少,病蟲害也越來越少,肥料也省了不少。經過林永鴻採土檢驗,田裡的有機質是逐年增加,今年他還獲得施肥達人的榮耀。

陳永德的棗子品質好,個頭比醬菜罐頭還要大,還有新加坡遊客特地包車來這裡品嘗。而阿霞姐的火龍果也很搶手,只走宅配市場,想買還可能搶不到。施新侑的紅柚,知名百貨公司的超市,直接來下訂,價格也不斐。這些農民在果樹栽培的專業與用心,自然不在話下,但果樹底下不起眼的草,其實也幫了不少忙。

屏東東港還有另類的草生栽培,二期稻作已經收割,翠綠的田埂比農田還要顯眼,林清源種植的蠅翼草,厚實的生長在田埂上,猶如美麗的地毯。他表示,以前都噴除草劑把草毒死,一下大雨,土堤流失,種田還要請怪手整地。


嘗試了許多種植物,林清源覺得蠅翼草最適合水稻田,因為它怕水,一旦水稻田開始耕作,它就自然退縮到田埂上,不會影響農民作業。而且蠅翼草上,還有各種生物,仔細在草堆裡尋找,就可以發現小青蛙,青蛙晚上在水稻田裡吃蚊蟲,可以減輕病蟲害,節省噴藥的錢。

美麗的田埂吸引人們注意,不少人前來索取蠅翼草,林清源乾脆繁殖成小盆栽,免費贈送,之前農業單位與他辦了一次觀摩活動,600多盆蠅翼草,送到只剩個位數。身兼台灣區稻作協會的理事長,他開始推動在全國各縣市設置示範點,增加農民取得草種的便利性。

草,可以是令農民討厭的惡草,也可以是默默幫助農民的益草,認識草的本質,選擇適宜的草種,讓草發揮它的功能,對農民、對土地,都會是良善的循環。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