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傳統‧沒領域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張光宗 陳忠峰,剪輯 張光宗

過去,台灣的土地,都是原住民族的生活領域,歷史發展下,他們受到壓迫,失去土地,不斷流離。長期以來,原住民族的還我土地運動,不僅追求土地權益,也希望尊重原住民歷史的意義。現在,一群部落人士發起守護傳統領域行動,延續還我土地運動的精神,為爭取歷史轉型正義,做出堅持的努力。

2016年11月,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將「原住民族基本法」第21條中,原住民族傳統領域,解釋為「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排除私有地,影響原住民權益。2017年3月3日,馬躍、巴奈、那布,以及許多聲援人士,為了爭取完整劃設原住民傳統領域,來到凱道召開記者會,說明部落的憤怒。

原住民傳統領域,就是原住民原本的生活空間,包括部落所在地、耕地、獵場、漁場、聖地等,也包括海域與河流,無分公私有。主要位於中央山脈及東部地區,面積約有180萬公頃,然而一旦劃出私有地,將消失100萬公頃。原運人士馬躍.比吼表示,傳統領域就是老人家事實的陳述,不分公私有,是清朝、日本、國民政府之後,才有公私之分。

部落人士開完記者會,決定留守現場,等待政府回應,總統蔡英文親自到現場,表達協助解決的決心。她表示,先開始規劃,清楚問題,可以做的先做,需要修法的,則陸續進行,傳統領域的土地問題,可從政策面著手。

但是問題遲遲沒有解決,抗爭人士決心駐地長期抗爭,現場也不斷有聲援者前來關心,彩繪部落帶來的石頭,製作抗議作品。抗爭現場被稱為凱道部落。原運人士那布表示,原住民的生活、文化、歷史,都是起源於土地。長期以來的原住民運動,很重要的核心,就是爭取土地權益。

傳統領域的劃設問題,在國有林地、國家公園的公有土地,一直有爭議,私有土地的開發問題,更造成部落危機。花蓮瑞祥部落的林高捷,多年來跟著部落耆老調查傳統領域,明瞭過去的歷史。

瑞穗廣大農地,原本是阿美族人從事農耕的傳統領域,日治時代收歸國有,種植甘蔗與菸葉。戰後曾經進行土地登記,但是部分族人因為稅金不敢登記,後來農地陸續放領、轉售,現今多為漢人所有。因為鄰近溫泉區,私人土地上興建許多溫泉飯店,部落對於傳統領域的發展,完全沒有協商、參與的權利。

未來,花蓮縣政府規劃面積600多公頃的瑞穗溫泉特定區開發案,將改變部落傳統領域的面貌,對於原住民文化,產生巨大影響。溫泉特定區計畫一旦推動,興建大量旅館,將造成水源不足,危害生存。林高捷指出,目前民宿業者每天用的水,容量已經超出想像,如果大型開發案持續下去,恐怕大家都會叫苦連天。

傳統領域上的公私有土地,存在治理與協商爭議,就算公告傳統領域,還是不被重視。日月潭的邵族,土地長期被侵吞,面臨開發壓力,部落多年來調查傳統領域,希望能正式劃設。

潭邊的孔雀園,過去是部落傳統領域,現在面臨飯店BOT開發,在環評前夕,原民會正式公告為邵族傳統領域,族人在抗爭現場高聲宣布。但在環評會議上,仍然不被重視。過去要求政府重視部落諮商同意權,總以傳統領域未公告拒絕,現今正式公告,還是不構成法律效率,邵族丹長老在會議中,控訴政府欺負弱小部落的態度。

政府公告傳統領域,部落明白表示拒絕開發,但是環評依舊通過。更嚴重的影響在於,邵族公告第一波傳統領域,涵蓋魚池鄉土地,立即遭到漢人居民的反彈,擔心限縮土地開發權益。魚池鄉長陳錦倫指出,裡面的公有土地,如果遇到重大開發時,需要部落會議的同意,而這個部落諮商同意權,包山包海。

原運人士馬躍.比吼說明,劃設傳統領域,含括私有土地,並不影響私人土地的財產權益和小規模開發,而是大型開發案,必須與部落協商。這次首度公告就陷爭議,其實也是讓事情被攤開,找出解決的方式。

南投丹大地區是布農族的居住地,分有地利、雙龍、人和、潭南四個部落,每個部落附近都有林道,通過各部落的祖居地。人和部落族人方茂貴回憶,過去部落居民都會利用人倫林道,回到自己的傳統領域。

長期以來,林道受到管制,部落居民進入受到限制,甚至有白天不走,晚上走的現象。政府管制林道,過去是因為伐木經濟,現今是為了防止盜獵、盜伐,但是管制措施,長期造成政府與部落的緊張關係。

南投林管處多年前協助丹大地區各部落,推動生態旅遊,一方面重返傳統領域,一方面讓部落共同守護山林。南投林管處副處長張獻仁指出,我們想到說,是不是可以結合當地部落、人力,應用部落特色,還有丹大環境生態資源,發揮生態旅遊,培育部落自主管理。

進入人倫林道,沿途美麗風光,以及茂密的苗圃森林,成為政府陸續開放的林道,未來郡大、丹大等林道,都會以此模式推進。對林政單位來說,開放林道是一種態度的轉變,象徵返還土地權利的開始。

但是族人希望在開放林道之外,能回到傳統領域的採集、狩獵。南投林管處副處長張獻仁表示,林產物的部分,有相關規定,原住民有傳統祭儀,經過申請手續,有審核機制。狩獵也是一樣,各部落根據需要申請。

原住民傳統領域上,因為歷史因素,糾結著各種問題,抗爭人士希望透過法律修正來平反。原運人士馬躍指出,原住民的轉型正義,在總統府有成立原轉會(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但是對比促轉會(中華民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原住民的原轉會是空轉的,促轉會有多個專任委員,工作人員則有五十幾個,原轉會是十幾個,還東拼西湊,最重要是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有調查權,原轉會在總統府只能純聊天。

「總統道歉!承認原住民傳統領域!主委下台!」成為凱道部落抗爭的三大訴求。原運人士那布指出,原委會主委過去也是原運先鋒,但是在傳統領域議題上,以違憲劃出私人土地,怕製造原漢衝突,有失原住民立場。

凱道部落繼續在抗爭,以駐地堅守的精神,追求轉型正義,希望傳統領域,不分公私,都要尊重歷史,落實原基法中諮商同意權的規範,讓原住民能在自己的歷史土地上,延續深遠的文化,不要成為有傳統沒領域的失根民族。

集數
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