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不要工業區


文山不要工業區

洪輝雄,三十多年前來到台中市向上路,那時候這裡還是一片荒地,沒想到,當工業區不停擴張,週遭的樹木變成了一間間工廠,這次輪到自己多年的心血,要被徵收作為文山工業區,一想到他的眼淚就不停地流…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從高處往下看,特三號道路旁可以看到洪輝雄的羊舍,包含底下資源回收廠的民宅和零星房舍,還有眼前整片的綠意盎然,就是文山工業區的預定地。它緊鄰著台中工業區和精密機械園區,北以五權西路為界,東至嶺東路,共計有193公頃,劃設有甲種工業區和乙種工業區、住宅區等等。

民國85年劃設的都市計畫,後續一直沒有動作,等到十多年後,民國96年才舉辦公開說明會,民眾質疑,還有開發的必要性嗎?反文山工業區寶山自救會會長黃國書說,目前全台閒置工業區有2000多公頃,絕對沒有必要性和公益性,這麼迫切要在台中市開發工業區。台中市政府則回應,中部以北找不到閒置工業區,很多廠商都提出設廠需求,因此有開發必要性。

為了決定是否繼續開發文山工業區,台中市政府在民國98年進行主意願調查,結果希望開發的地主超過半數,但黃國書和自救會成員認為,意願調查裡沒有清楚說明,地主將會面臨的情況。

這次開發,台中市政府打算採用區段徵收的方式,徵收133公頃私有地,預估將花費120億元以上,除了土地徵收的爭議,文山工業區的開闢還有文化資產的問題。

早期大肚山台地擁有豐富的相思樹和紅土,全盛時期有四、五家磚窯廠,但自從民國62年起台中工業區陸續開闢,傳統磚窯廠紛紛遭到拆除,目前大肚山下,就只剩下這座八卦窯供人追思。不再生產紅磚之後,林家子孫捨不得拆掉舊窯,轉型為觀光餐廳,一有機會就對客人進行解說,後人有心想要保存歷史,沒有想到文山工業區的計畫道路,卻要穿越八卦窯。

在極力爭取下,文化局送交文化資產審議,認定有保存價值,著手修改計畫道路,並朝登錄為歷史建築邁進,讓台中市大肚山的產業歷史留下最後見證。八卦窯躲過了開發的推土機,但離它不遠處,江氏先人的清代古墓卻不被認同。大肚山的開墾歷史可以追溯到清光緒年間,先人渡海來台開墾,落腳在大肚山,數百年來為了不忘本,每到古清明節日,也就是農曆三月初三,三、四百名江氏族人都會齊聚此地憑弔先人。和近代的墳墓不同,這裡的墓園形式低調簡樸,江氏後人提報為古蹟,卻得到台中市都委會不予保留的回應。

讓身為江氏後代的江慶洲同樣感到遺憾的,一旦開發,這片茂密的次生林也將消失。這片樹林的存在,同時負有淨化當地工業區的空氣品質、牢牢抓住水土,捍衛大肚山下子民的重任。在地的環保團體和居民認為,還沒有做環境影響評估就急著先完成區段徵收,不僅在程序上可能有問題,文山工業區到底會有哪些產業進駐?會面臨哪些環境風險?也無從得知。   台中市還能承受多少環境壓力?看看這條台中市的主要河川筏子溪,溪水一路從上游工業區流到大肚溪出海口,黑色溪水裡承載著許多不知名的憂傷。2004年就曾經發生,農民引灌筏子溪水種出重金屬稻米事件,六年時間過去,當年受污染的農田,已經轉為工業用地,但問題根源還是沒有徹底解決。如果文山工業區的廢水又要排入,筏子溪何時才能有清澈的一天?

除了廢水隱憂,台中盆地的空污問題,也是當地居民和環保團體關心的重點,因為在文山工業區的配置裡,有24公頃的甲種工業區,可以容許電鍍或橡膠等高污染產業進駐,讓下風處的居民無法安心。

台中盆地先天受限於地形條件,自淨能力並不好,加上台中火力電廠、南屯焚化爐的煙囪威脅,讓台中市區的天空經常是灰濛濛。中興大學教授莊秉潔認為,以台中市的現況,新設文山工業區,將會對台中市民的健康增加風險。以追求污染減量的前提下,不應該再增加任何的污染源。台中市政府強調會對污染防治嚴格把關,但不停地開發工業區,台中市是否有總量管制?是許多團體關心的,環保團體則認為必須要從污染減量開始,因為環境有總量乘載的問題,要把污染降到環境負荷以下,環境才有機會變好。  在空污和廢水的威脅下,要如何讓台中市民自在呼吸、輕鬆戲水,是大台中市升格後,要積極面對的責任,只有如此,台中市才能成為一座綠色的低碳城市。

側記

過去大肚山是台中縣市分隔的界線,合併之後,變成了大台中市的中心位置,整條大肚山走廊就像是台中市的綠肺,擔負著淨化大台中空氣品質的重責大任。然而在特三號道路開闢之後,大肚山所面臨的開發威脅也就與日俱增,如果真有工業區的需求,是否該從已經開闢的土地去做思考,保留下大肚山東側的最後綠意。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