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石門水庫

採訪撰稿/于立平
攝影剪輯/陳錦彪

湳仔溝,一條位於石門水庫集水區的小溪流,由於這裡地勢較低,四處都是水漥泥濘,因此才被取名為湳仔(台語「爛土」),2003年起,北區水資源局陸續編列了三億多的預算,分二期執行湳仔溪的整治工程,沒想到今年十月初,民眾檢舉工地內竟有廢棄土大舉入侵,甚至廢土裡可能還夾雜著焚化爐的灰渣等不明物質,此事件也突顯石門水庫集水區的管理,早已亮起紅燈。

走進湳仔溝,現場正在進行整治工程,河岸兩旁黃土裸露,風一吹捲起滾滾沙塵,混濁的黃水緩緩地在湳仔溝流佈著,最後終將流進石門水庫。

這幾年只要颱風豪雨一來,雨水就會夾帶著大量的泥沙,往石門水庫奔洩而去,一旦原水濁度過高,桃園地區的居民就得面臨停水的困境,高齡四十多歲的石門水庫,泥沙淤積量可說是年年往上攀升,這座水庫的壽命幾乎已經逼近臨界點。

長期關注石門水庫議題的環保人士林長茂,家就住在湳仔溝附近,他對於政府自己在集水區內大搞破壞的行為,相當不以為然,原本湳仔溝是一條自然的小溪,原始的面貌非常迷人,而今河道被拓寬了,溼地被填平了,所謂「生態工法」的整治工程,卻讓湳仔溝成為一條人工溪流。

然而湳仔溝的爭議還不僅於此,10月13日,民眾發現砂石車,一車接著一車運來大量的不明廢土,並且隨意的棄置在工地裡,短短7.5公里的整治範圍內,這樣的廢土現場就有好幾處,在廢土中除了有廢棄的建材、垃圾,還混雜著大量的灰色物質。

從採樣人員的經驗判斷,懷疑可能來是燃燒過的灰渣以及污泥等物質,是否來自於焚化爐的底渣,有沒有含有戴奧辛等有毒成分,需要進一步的檢驗分析才能有明確的答案。

在石門水庫集水區內,出現疑似焚化爐的底渣,讓人不免憂心我們喝進去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水呢?而棄置地點又是北水局的工地,讓人對於政府的管理完全失去信心,然而湳仔溝的事件,卻只是冰山的一角,石門水庫集水區還有太多的問題等待解決。

目前石門水庫的總淤積量高達九千三百萬五十萬立方公尺,佔總蓄水量的30.25﹪,2006年立法院通過「石門水庫及其集水區整治特別條例」,共編列250億元,來進行石門水庫的改善與集水區整治,未來究竟將採取何種方式整治,是否又冒出了許多不當的工程,令人憂心。

再走進湳仔溪,小溪潺潺、兩旁植物茂密,這是少數幾段未整治的河段,大自然用最和諧的方式創造了真正的「綠美化」,另一邊人們以大興土木的方式,來「綠美化」湳仔溪,廢土卻堆的跟小山一樣高,仔細想想,在這一場惡整湳仔溪的過程中,最後受害的又是誰呢?

這幾年石門水庫可說是風波不斷,感覺上這座老水庫似乎已邁入了遲暮之年,沒想到石門水庫的集水區整治工程,又爆發濫倒廢棄土的危機,環保單位也懷疑這些廢棄土中還混雜著疑似焚化爐灰渣等有害物質,讓病入膏肓的石門水庫,再度遭受致命一擊。

來到事件現場,看到一條小溪被整治得支離破碎,整治的工地到處丟滿了廢棄土以及類似污泥、灰渣等廢棄物,有些堆的跟小山一樣高,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項河川整治計劃乃是政府的工程,竟然有人膽敢光明正大的入侵,然後在工地惡意傾倒,究竟這其中隱含了多少玄機。

集數
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