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臺灣龜


搶救臺灣龜

八月,金門海巡隊查緝到一艘中國漁船,上面載滿了665隻鱉、180公斤的鱉蛋、100多隻的斑龜以及近200隻保育類的食蛇龜,這些台灣本土的龜類,正準備透過水路走私到中國大陸,對大多數的人來說,這只是一件常常發生的走私事件,卻很少人會注意到,這個事件牽扯了近千個生命。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這裡是金門水產試驗所,在樹蔭下有兩位研究人員,正忙著幫食蛇龜量體長、秤體重,當一聽到金門海巡隊查緝到大量台灣原生種的龜類時,中興大學生命科學所的研究生林奕甫以及蔡俊興就臨危受命,從台灣趕到金門搶救這些保育類的食蛇龜。


目前台灣原生種的淡水龜共有五種,而食蛇龜是唯一陸棲性的淡水龜,為了讓牠們有一個良好的棲身之所,金門水試所以及中興大學的工作人員,就緊急利用一些簡單的建材,在路旁的大樹下,蓋了一間臨時的食蛇龜收容中心。

食蛇龜緩緩的探出頭,小心翼翼的觀察四周動靜,然後快步的躲進新家,在歷經捕捉、販賣、運送等殘酷的摧殘,有些食蛇龜等不到新家完成,就已經傷重死亡,而剩下的這190隻食蛇龜,雖然與死亡擦肩而過,但是每一隻都是遍體麟傷。

雖然這些食蛇龜的處境堪憂,但相較之下牠們還算是幸運的了,在「保育類」的光環庇護下,食蛇龜得以免於一死,但是其他的斑龜與中華鱉,就沒有這麼幸運。


冷凍庫裡滿地都是紅紅綠綠的麻袋,這裡面裝滿了近八百隻的中華鱉與台灣斑龜,有幾隻龜與鱉努力的掙脫出麻袋,尋求一絲生機,但最後生命還是在此凍結。

由於這些中華鱉與斑龜,都是台灣原生種的龜類,並非由其他國家走私進口,當事件一發生時,學術單位就直接向政府反應,不應該以防疫的理由,將牠們銷毀,然而這批「證物」,還是直接被放進了冷凍庫。

目前世界上的龜類,普遍面臨到生存的危機,所以國際間上對於查緝到龜類走私,大多以尋求收容來取代銷毀,政府的做法,也引發了學術界與愛龜人士的撻伐;然而更令人憂心的是,今年金門海巡隊已經查緝到三起以上,本土龜類走私出口的案件,不知從何時開始,台灣竟淪為野生動物的出口國。

這裡是中國的清平市場,貨架裡擺滿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龜,只等待顧客上門挑選,目前中國的吃龜風潮,也感染了一股「台灣熱」,在市面上只要說是台灣來的烏龜,賣價就特別高,長期研究龜類生態的陳添喜博士,對於台灣原生種龜類的處境,感到相當憂心。


這一天,在金門查獲的這批食蛇龜,終於用空運回到了台灣,中興大學的獸醫們,幫食蛇龜一隻一隻的看診,許多食蛇龜在過度緊迫之下,有些感染呼吸道疾病、有些不吃東西而日漸消瘦,即使研究人員細心的照料,部分的龜仍抵不過病魔的糾纏而陸續死亡,其實在每一個走私救援中,龜類的死亡率高達50%以上,當人們將龜類帶離家園的那一刻起,牠們就一步一步往死亡邁進。

龜的家族在世界上已經存在了二億年以上,如今在人與龜的戰役中,正節節敗退,台灣的原生種龜類在獵捕的壓力、棲地的破壞以及外來種的夾擊之下,仍堅毅的固守著家園,即使這個家園已經快面目全非,即使這個家園處處危機重重,在龜類的世界裡,存在著許多人們無法了解的生態機制,或許我們該放低角度,看看這個世界,這時才會發現地球並非只為人類而運轉著。

八月時,長期研究龜類的陳添喜老師打電話告訴我們,海巡署的人員在金門查獲數百隻的龜,剛開始我以為這只是個動物走私進口的單一事件,深入了解之後,才驚訝的發現,原來這些全是台灣的本土龜,有中華鱉、斑龜,還有近兩百隻保育類的食蛇龜,而這些龜正準備從金門走私出口到中國。不知從何時開始,台灣竟淪為野生動物的出口國度,更悲慘還不只如此,除了保育類的食蛇龜被搶救下來之外,其他的龜都依照「走私進口」的防疫條例,被全面銷毀,此點也引發了學術界與愛龜人士的撻伐,為什麼台灣本土的珍稀物種,沒有辦法被保留呢?這其中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這次的採訪,也是我第一次如此近的觀察龜類,與龜的接觸也打破了我對於龜既有的印象,尤其是主角食蛇龜,牠們走路可一點都不慢呢!一轉眼就溜進窩裡,拿起攝影機想拍都來不及!

只可惜大多數的人並不了解牠們,只把龜當作一種食物或是寵物;在拍攝過程中,最令人難過的就是看到那一袋袋被丟進冷凍庫的斑龜與中華鱉,牠們被稱為「證物」,原本以為查緝走私,可以將這些龜從刀口下搶救下來,沒想到最後還是難逃一死,這種處理方式,跟把牠們拿去市場上賣掉吃掉有何不同呢?

真的不懂,政府口口聲聲說是防疫的理由,必須銷毀,但是這些龜是來自台灣本土,這樣的處置方式,讓人不免懷疑台灣的保育工作真的進步了嗎?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