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八色鳥

搶救八色鳥

去年,黑面琵鷺因肉毒桿菌中毒而有73隻死亡,台灣成為國際保育團體關注的目標;今年,雲林湖本村八色鳥的繁殖地,再度面臨陸砂開採的危機,國際保育的目光可能再度聚焦在台灣。

記者/陳佳珣
攝影 剪輯/朱孝權

 

民國883月,雲林縣政府核准湖本村枕頭山陸砂開採,當時湖本村長尹伶瑛帶領村民保護家園、挺身反對,發起反陸砂,並呼籲大家一起搶救八色鳥的故鄉,也將發自地方的保育聲音傳遞到全世界。來自國內外的連署與聲援,獲得政府高層的重視。

民國896月,陳水扁總統表示,一個能夠讓自然萬物與人類和諧共存的空間,才能生生不息,永續發展。台灣如果失去八色鳥,不只是失去美麗的顏色,也將造成全球的損失。呼籲全民一起搶救八色鳥,也為枕頭山八色鳥棲地的保育帶來一線曙光。雲林縣長也暫緩業者開工,農委會開始推動八色鳥重要棲息環境的劃設,湖本村朝著生態村的方向前進,為此,國際鳥盟特別以八色鳥為封面故事,宣揚台灣對國際保育的貢獻。

為了了解八色鳥在台灣的分布情形,農委會特有生物中心著手進行調查工作,經過兩年的調查,在幾個八色鳥分布的地點中,湖本村的族群數量最多,在第6173國有林班地,發現159隻八色鳥,在湖本村枕頭山106公頃的私有地,也發現了1520隻,這一帶是目前世界上八色鳥最密集的繁殖地。在台灣現在有53個被國際鳥盟認定為重要野鳥棲地,湖本村八色鳥與七股黑面琵鷺同樣列為A1等級,但現在又傳出陸砂開採的消息。

過去在湖本村枕頭山申請的土石開採計劃,每一塊開採面積都低於5公頃,不需做環評,一般開發案以化整為零的方式規避環評,在全台灣是相當普遍的情形。這個立在枕頭山的土石採取告示牌,讓保育團體認為,總統的保護八色鳥承諾面臨考驗,幾近跳票。為了搶救枕頭山這塊棲地,湖本村民發起繫黃絲帶,為八色鳥祈福的活動。而三年前為湖本村八色鳥發聲的永續會立委們,三年後再度召開記者會,呼籲政府重視八色鳥的保育。

各界對於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的劃設原則說法不一,回歸到野生動物保育法以及施行細則中,並沒有規定必須徵求地主的同意,但是如果要劃設保護區,則必須在地方開公聽會與居民溝通。保護區與重要棲息環境的差別,在於劃為保護區,地方政府必須投入人力與經費來進行保育計畫與經營管理。而重要棲息環境則不需要,但是在遇到開發行為時,兩者所擁有的法律地位是相當接近的,至於重要棲息環境的劃設,中央與地方都可以提出,而這106公頃的私有地有沒有資格劃為重要棲息環境需要科學的認定,保育單位沒有將106公頃私有地劃入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等於對世人宣告這片棲地對八色鳥保育不重要,沒有法律賦予的保障,讓這106公頃私有地面臨砂石開採的事實。

現在鳥會體系正全力搶救八色鳥,然而除了陸砂開採的危機外,還有在7173林班地有湖山水庫開發的威脅。許多保育團體認為台灣不重視生態保育,保育工作的推動,雖然有完整法律制度,但似乎鮮少有落實,在中央負責全國的保育業務,是在農委會林業處下面的保育科執行,層級低、人力少、預算也有限,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台灣生態保育的明天在哪裡?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