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救五溝水溼地


挽救五溝水溼地

清澈湧泉流過大地,形成美麗的五溝水溼地,但是開發的夢魘,讓生態面臨浩劫。在怪手動工前,各方齊力搶救,希望挽救湧泉溼地上,潔淨的生命之水…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忠峰 葉鎮中 陳添寶
剪輯 陳忠峰

屏東縣萬金社區一場地方公聽會上,屏東縣水利處正在說明一項防洪治水計畫。新赤農場原本是屏東平原的易洪泛區域,八八風災後,興建泰武部落永久屋區,影響了原有的滯洪功能。為了改善洪泛問題,縣政府編列了一億一千多萬的治水預算,要興建一條排水河道,連通新赤農場、萬金及五溝地區,引導洪水流入東港溪。這個計畫獲得萬金社區居民高度同意,希望快速完成工程發包。

是來自五溝水社區的朱玉璽老師卻憂心忡忡,他擔心,一旦開挖排水道,五溝社區後方的一片湧泉溼地,將會面臨浩劫,他希望能有兼具生態與防洪的雙贏思考。

五溝水溼地位在屏東縣萬巒鄉五溝水社區,它是一個湧泉溼地,源頭來自大武山的清澈雨水,經過地下伏流,在五溝水社區附近湧出,形成泉水窟溪。居民開鑿水圳引入溪水利用,溪水流過社區後,穿過一塊窪地,形成一片野溪溼地,再流入嘉平溪,匯流東港溪入海。這個來自大武山的湧泉溼地,在水面之上,數百年前形成聚落,造就五溝水客家聚落的歷史風貌。在水面之下,清澈的泉水,更是造就千百年的生態,生物在溼地自然生長。

治洪的排水工程,規劃在野溪溼地,興建長700多公尺、寬18公尺的排洪河道,將會破壞野溪自然原貌,摧毀溼地生態。朱玉璽、劉進坤等多位五溝水子弟,知道問題嚴重性,不斷奔波、呼籲搶救五溝水。

2012年世界溼地日,立法院召開公聽會,三黨立法委員邱文彥、田秋堇、張曉風共同主持,討論五溝水溼地的開發問題。高雄醫學大學助理教授邱郁文,以生物的諾亞方舟,形容五溝水溼地的重要性。靜宜大學生態學系楊國禎教授,也以屏東平原的湧泉地形,來說明五溝水湧泉溼地的珍貴,形容五溝水是大武山下,最後一塊保存自然的湧泉溼地。

面對要求生態保護的聲浪,推動工程的八八風災災後重建會,卻只在乎工程已發包,政府必須依法令行事,在期限內執行預算。現任立法委員,同時是生態學者的邱文彥指出,當初永久屋區選址不當,填掉滯洪區,現在又興建排洪道,破壞五溝水溼地。立法委員田秋堇要求,行政部門不該僵化,一心只想執行預算,面對衝突,應該找出生態與治洪共存的做法。

公聽會上,工程單位被要求應該重新思考,在保護溼地的前題下,規劃治洪計畫。

國、民、親三黨立委來到五溝水,親自體驗五溝水的自然美麗,在清澈的水中,翻開石頭看見蝦虎的卵,每位都深受感動。一路上來有居民不斷陳情,要求保護生態,也保護居民安危。

最後開發單位表示,工程將有所變動,改以生態工法,用溼地滯洪來替代河道排洪觀念,以蛇籠取代水泥堤岸,並且擴大溼地徵收,提供滯洪空間。開發單位接受溼地滯洪取代興建河道排洪,環保團體表達讚許,但是不能理解,保護堤岸為何不能用原有的樹木、竹林,一定要花錢填蛇籠。

現場討論後,立委在考慮居民安危與生態保護下,原則同意生態工法的設計,但是要求必須不開挖河床,用最少的人造工程,還要增加監督機制。不過環保人士擔心,一旦開發就會造成破壞,一旦引入大量洪流,改變原有水文,五溝水不可能保持原貌。

五溝水溼地的危機,看似獲得解決,但是對於自然造就的地理環境,一旦加入人為開發,五溝水是否能夠依然清澈,這塊溼地生態的諾亞方舟,依然面對著不可知的未來。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