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被徵收


我家被徵收

設上香案,向祖先牌位誠心祭拜,桃園縣樂善村的村民來到內政部和監察院前,想要請祖先代為討回公道,因為機場捷運線A7站周邊土地的開發案,沒有取得他們的同意,就用預標售的方式來徵收他們家園,讓他們未來的生活,起了劇烈變化…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葉鎮中 陳志昌
剪輯 陳志昌

熊熊烈日下,讓人忍不住想逃進冷氣房裡,桃園縣龜山鄉樂善村的村民,卻高舉抗議海報、頭綁布條,走上街頭。因為政府在機場捷運線A7站,所進行的週邊土地開發,沒有取得居民同意,就預先標售了他們的土地,居民大為不滿。

預計民國102年通車的機場捷運線A7(體育大學站),鄰近林口長庚醫院,位在龜山和林口的中間,為了促進A7站區週邊發展,政府在這裡規劃占地236公頃的開發案,採區段徵收的方式來進行:包括住宅區77公頃,其中有10公頃用來蓋合宜住宅、產業專用區60公頃、商業區25公頃、公共設施用地93公頃等等,總開發經費,預估將超過三百億元。

樂善村也在這次徵收的範圍內,預計有五百戶、上千人將受到影響,當地居民徐玉紅形容,這等同是滅村。她說,住了三十多年的家園,直到民國九十九年四月,才由仲介業者口中得知,已經被劃為產專區,認為政府徵收過程不合理,於是她和其他居民組織機場捷運A7站自救會。


自救會認為政府在這次徵收中,除了徵收程序不公開透明,讓民眾在都市計畫審議期間沒有參與空間外,補償條件也忽略了樂善村長久以來的歷史因素。

民國五十九年,樂善村受到林口特定區都市計畫的限制,長期禁限建下,樂善村放眼望去,都是鐵皮搭建的房舍,村民表示這是由於申請房舍增建或改建,大多數都無法取得政府同意的結果。

樂善村民好不容易等到公共建設帶動地方發展,卻又面臨被徵收的困擾。政府表示,區段徵收是為了整體開發,在現行法令上,已經有公告現值加四成以及抵價地配回的補償措施,足以彌補民眾損失。

但是自救會認為更重要的是,在都市計畫前為什麼不先與土地所有權人做溝通,今年七月二十七號,A7站最後一次土地徵收審議會,面對未來住處的不確定,樂善村民走上街頭,三十多度的烈日下,八十多歲的老阿嬤,也加入行列表達心聲。但只有少數居民代表被准許列席,許多關心此案的學者、媒體和民眾都被擋在門外,而學者也在現場質疑預標售的正當性。 

依照土地徵收條例,政府必須和土地所有權人完成價購協議,才能夠做標售;但是政府在這次開發案中,特別在產專區和合宜住宅的部分,為了加快開發時程、節省經費,採取預標售的方式,也就是在還沒有取得所有權人的土地前,就先標售土地,取得開發經費,再來做區段徵收。面對預標售的不合理,樂善村民向監察院提出陳情,監察委員則要求民眾補件後,受理此案。


在苗栗縣政府強行徵收引發民怨後,民國999月,在內政部所舉辦的土地徵收座談會裡,就要求30公頃以上的區段徵收,必須要在都市計畫審議前,提出公益性和必要性的報告。地政司表示,此案是都市計畫早期規劃,不需要提交報告,而相關的公益性和必要性,在土地審議會時已經加以評估。

今年78日,合宜住宅的部分已經完成招標公告,由遠雄、皇翔、名軒、麗寶等四家建設公司得標。原本內政部計畫與產專區開標後共同決標,但產專區在八月四號,因為沒有廠商投標下宣告流標,正由內政部研議,是否要兩者分割處理。  許多爭議尚未釐清,今年八月底,桃園縣政府將辦理土地徵收公告,公告期間三十天,如果公告期滿,土地所有權人不申請抵價地領回,縣府將通知領取現金補償,而土地所有權人有沒有拒絕空間?地政司回應,由於在辦理都市計畫期間,都有舉辦公聽會與民眾溝通,也派員駐點說明,計畫核准後就沒有反對的理由。


這兩三年間,各地紛紛傳出反對土地徵收的居民抗爭,學者一再呼籲,政府不能把區段徵收當成常態,疾呼要立即修改土地徵收條例,824號,馬英九總統提出要修改土地徵收的現金補償方式,從公告現值加成的方式,改採市價來徵收,但問題的癥結不只於此,民眾所不滿的是徵收過程的透明化,以及是否有徵收的必要?當民間對於土地徵收還存有這麼大的爭議時,政府還要對現行的土地徵收政策,漠視多久?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