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水‧擠水


急水‧擠水

中科四期再次觸動水資源的敏感神經,工業向農業搶水,還有嚴重的地層下陷問題,到底水的習題該如何解?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彰化二林─農運的發源地,因為中科四期進駐,再度吸引全國聚焦,反對中科設廠的民眾在這裡舉行一場告別式,反諷中科四期對彰化縣將造成嚴重的傷害。努力爭取中科四期的彰化縣政府則期望,科學園區能帶動彰化經濟起飛。產業進駐帶來了經濟繁榮的曙光,但同時伴著環境面的負擔,包括空氣污染、水污染以及大量的用水需求,在地下水超收、地層下陷嚴重的彰化縣,水資源成了最嚴苛的挑戰。

彰化縣地層下陷嚴重,下陷的中心由沿海往內陸移動,二林每年下陷速度甚至超過八公分,在彰化縣抽地下水,可以說是全民運動,從農業、畜牧業到沿海養殖產業都抽地下水,甚至連工業用水和民生用水每天36.5萬噸中,高達82%來自地下水。政府無法有效管理地下水資源,每年超抽兩億多噸的水,相當於一座石門水庫。

中科四期是不是地層下陷的幫兇,引起一番論戰,在開發初期,每天用水量4800噸,由自來水公司提供,中科管理局承諾不抽地下水,但卻有使用地下水。

濁水溪的水在莿仔埤圳流動,這裡的水未來將提供給中科四期使用,6.7萬噸的水,佔彰化農田水利會供水量的1/20,如果扣除中科預定地,也就是現在的台糖甘蔗園,彰化農田水利會要提供2.2萬噸的水。中科四期實際增加的水量是4.5萬噸,彰化農田水利會表示,將加強調配來因應,不會影響到農民的權益。

生命之水滋潤了土地與作物,入秋的十月,正逢稻米抽穗最需要水的時刻,如果水不夠就會影響收成,但農田旁的水圳裡,卻沒有水在流動,農民只好抽地下水。在這裡每塊農地旁都有水井,抽地下水是相當普遍的事。

彰化縣沒有水庫調蓄,加上濁水溪的水源又不穩定,豐枯水量差距很大。彰化農田水利會採取輪灌的方式,但仍無法滿足農田灌溉的需求,部分的水還調撥給台塑六輕,現在又加上中科四期。農民擔心會排擠到他們賴以生存的水源。環保團體指出,農民沒有水的時候,一定會被迫去開發水井,這部分間接影響,造成會大量抽取地下水資源。

中科四期對地層下陷是否有影響,政府單位只算檯面上的數字,但間接造成農業抽取地下水的部分,仍然有爭議,唯一正面的是,台糖甘蔗園內既有的水井將會封閉不再抽水。

中科四期的長期水源來自烏溪,因為烏溪上游並沒有水庫,水利署計畫興建大度攔河堰提供給彰化縣的工業用水。大度攔河堰每天取水80萬噸,因為烏溪的地勢較高,供水管線除了一小段順著烏溪而下,之後都要以加壓的方式,提供給彰濱工業區每天13.3萬噸,然後到中科四期每天16萬噸,以及二林精密機械園區1.6萬噸,供水管線跨越了整個彰化縣,延伸到最南邊的大城鄉,國光石化每天需要40萬噸的水。

大度攔河堰已經進入環評程序,環評委員到現地勘查,在大度堰以下的和美鎮和伸港鄉,擔心地下水補注受到影響以及沙塵暴的問題,因為烏溪局部河段已經有沙塵暴,居民擔心大度攔河堰會讓沙塵暴的災情加劇。

大度攔河堰的開發,在環評過程觸礁,環評專案小組認為這個開發案對生態環境有顯著影響,建議進入第二階段的環境影響評估,其中河川揚塵也是因素之一。擔任過水利副署長的環評委員吳憲雄為水利署抱屈,因為大度攔河堰根本沒有開發的價值。

二林會變成林邊第二嗎?在地層下陷的彰化縣,發展高耗水產業備受質疑。但彰化縣政府反而認為,對地層下陷有減緩的效果,因為輔導漁民到國光石化上班,漁業抽取地下水的量可以獲得舒緩。但前水利署長吳憲雄,是大度攔河堰的環評委員,在會議中他指出,西部平原缺水,集水面積和用水面積比低,雲彰地區設耗水性的工業,本來就不太應該,根本就沒有水。

在缺水的地方硬要擠出水,就會產生連鎖的環境衝擊,民眾生存的環境也就越來越惡劣,水利署雖然訂定了台灣水資源開發上限,一年總量200億噸,但現在這條底線都守不住,「永續」只是淪為政府的口號而已。

水資源是永續發展的基石,沒有永續的水資源政策,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對立的抗議場景勢必再度上演。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