廬山劫


廬山劫

幕起,吊橋串起廬山的百年溫泉夢,大自然帶來繁華,卻也能隨時將它帶走。當水文、地文與人文無法取得平衡,縱然繁華難捨,也不得不落幕…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柯金源 陳忠峰 陳添寶 葉鎮中 張光宗
剪輯 陳忠峰

610日起,連續幾天的梅雨,在中部山區降下了接近1000多毫米的雨量,當日雨量到達250mm的警戒值,仁愛鄉公所強制撤離居民。居民陸續撤出,廬山變成空城,大雨持續落下,塔羅灣溪水掙脫岸堤束縛,漫流100公尺寬。


這不是廬山第一次遭遇惡水。強降雨、沖刷、洪水漫流、是台灣山林的例行循環,當聚落位於其中,自然運行捲入人間糾葛,故事就全然不同。

高達攝氏90度的溫泉水,源源不斷湧出,帶來豐富的療癒能量,也帶來商機。民國75年,縣府劃設廬山溫泉風景特定區之後,越來越多業者前來投資,飯店越蓋越多,也越蓋越靠近塔羅灣溪,不符合都市計畫的土地使用分區,違反建築法規,40多家溫泉業者,只有4家完全合法,在政府默許下營業,拼出一年5億的商機。


與河爭地打造觀光榮景,環境承載力直逼極限,終於,颱風發出警語。1994 道格颱風,2004敏督利颱風,2008辛樂克颱風,2009莫拉克颱風,一次一次衝擊廬山。

原本蓄水量有一億四千六百萬立方米的萬大水庫,淤積到只剩四成容量,並且一路往上游的塔羅灣溪回堵,清淤速度趕不上堆積,在廬山溫泉區的溪段已經淤積了一百萬立方米的土方,河道被填了將近三層樓高,因而通洪斷面不足,大雨來襲,溪水必定狂暴奔流,臨溪業者只好放棄被土石淹沒的一樓,從二樓以上繼續營業。

辛樂克風災時,有兩棟建築物倒塌在溪水中,原因除了塔羅灣溪水掏空地基之外,背後還有母安山的地滑。根據中央地質調查所的資料,地滑面積有34公頃,滑動面深度100公尺,預估有2600萬立方米的土方,約為小林村崩山量體的六分之一。一旦滑落,會將整個溫泉區埋沒。


2006年六九豪雨,累積雨量820mm,地表出現50公分的位移,2008年辛樂克颱風,累積雨量1140mm,地表發生40多公分的位移。母安山的地滑現象已經有數十年。6月中旬這場連續降雨,研究人員觀察到明顯的滑動現象。中央地質調查所環境與工程地質組科長紀宗吉表示,目前監測到,已經有6公分的位移量。

除了雨量,地震也是誘發地滑發生的因子,使得母安山就像一顆不定時炸彈。塔羅灣溪與母安山兩方夾擊,地質風險成為廬山難逃的劫數。20118月,廬山風景特定區二次通盤檢討公告,將原有的商業區住宅區等,全都劃為保護區。


配合二次通盤檢討的結果,縣府公開展覽將在南投縣溫泉區管理計畫中,刪除廬山溫泉區,並且在615日舉辦說明會,一連串的動作,宣示政府鼓勵遷建的決心。會中,不願遷建的人,希望縣府整治母安山,等待遷建的業者,則是提出廬山還能不能做?可以做到什麼時候的疑問?

南投縣政府觀光處副處長王源鐘表示,這項刪除動作,意味政府不會繼續投入公共設施,但是現有的建築法規、觀光法規等,會繼續依法進行管理,不會因為修正變得無法可管,對業者最主要的影響,其實是消費者的信心度。

廬山溫泉觀光協會理事長楊士德表示,「跟辛樂克之前的業績相比,平日至少差了五成以上,假日以前會客滿,現在最多只有七八成。如果拿得到救濟金,而且有完善配套措施,其實業者是希望能離開。」

在廬山溫泉上方,車程不到半小時的廬山部落,以種植茶葉與蔬菜維生的原住民,對於溫泉遷建有自己的看法。茶農林金明說,「通常遊客會上來玩玩,順便買我們的茶葉或蔬菜水果,所以不希望業者遷離。」


廬山部落位在母安山上方,地質上沒有廬山溫泉區所面臨的土石崩落風險,眼前並沒有遷村的迫切性,但部落有許多人在溫泉區工作,一旦溫泉業者遷離,就要面臨失業問題。精英村長林玉森表示,廬山部落裡有將近50人在溫泉區工作,代表50個家庭,未來若要跟著產業移到埔里,原住民到外面生活可能待不住。

縱然有人希望廬山溫泉留下來,在埔里福興農場附近的居民,對於溫泉產業即將進駐,則是相當期待。規劃中的福興農場,位於台糖土地上,佔地56公頃,縣府將投入15億開發經費,希望打造台灣溫泉產業的示範區。埔里基地將開挖溫泉深井,並且建立11.5公里的管線,將泉水引到福興農場。不過這些規劃尚未與業者溝通,因為開發計畫還有層層關卡。南投縣政府建設處代理處長曾仁隆說:「還要辦內政部區域計畫委員會、環保署的環評、農委會水保計畫審核,全部拼過才能進行開發。」

縣府預計,明年底開始買賣土地,施做公共設施,但這項計畫已經讓福興農場外圍,原本種植甘蔗、筊白筍、稻米的私人農田,出現消失危機。福興里里長何阿潭說,「外地人會來買農地蓋別墅,以前一坪五六千的,現在兩萬人家都立刻買走。」

產業易地重建困難重重,最關鍵的是經費來源,2010年,中央將廬山劃入莫拉克颱風災區特定區,當時縣府希望爭取重建經費來支應,但中央認為業者違法在先,發救濟金有違公平正義原則,不予補助。

估計需要20億的遷建經費沒有著落,具體的搬遷期程也不明朗,喊了三年的易地重建,進展相當有限。往昔的觀光勝地,難敵環境變遷,過度開發的遺毒、無法改變的危險地質,走或留,答案其實很清楚,難的是如何讓廬山溫泉的百年開發史,安然落幕。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