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水監測全紀錄


廢水監測全紀錄

在報紙上,看到五股鄉打算對一家工廠進行24小時的廢水監控,就知道一定是情節嚴重,才會採用這種手段。一般民眾對河川生態保育是冷漠的,溪裡頭魚蝦不見了也不在意,除非他感受到臭味已經影響到生活,才會找里長或民意代表來解決。我們到處看到小溪流被三面舖上水泥,喪失生機;工廠埋暗管躲避稽查,惡意排放廢水;黑心唯利是圖,而環境污染卻由全民承擔。雖然台灣經濟已經發展到一定的規模,但環境意識卻仍舊相當薄弱。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志昌

環境污染對民眾生活的影響能嚴重到怎樣的程度?不是住在當地,無法了解這份痛!台北縣五股鄉觀音坑溪下游的居民,忍受惡臭長達一、二十年,終於,台北縣政府與五股鄉公所決定,要24小時定點守候,釜底抽薪,解決工廠違法排放廢水的問題。

坐落在淡水河南岸的觀音山,是台北盆地的地標,從山上可以俯瞰整個台北盆地,觀音山風景區已經成立多年,是民眾運動休閒的好去處。觀音坑溪就發源於蒼翠的觀音山,它位在台北縣五股鄉,全長只有6.2公里。同樣是住在觀音坑溪旁邊,上游與下游的居住環境卻有著天壤之別。

「冷氣一年壞掉一台!」、「連呼吸都不能呼吸,臭到醒過來,有時還要戴口罩睡覺!」、「我們這邊的人,幾乎每個人呼吸系統都有問題,空氣是酸的。」、「那味道很臭,像屍體的味道!」這是在五股鄉公所所辦的「致和皮革廠廢水監控說明會」中,民眾陳述的切身之痛。

被指為污染元兇的致和皮革廠位在觀音坑溪上游的觀音村,在它下游的集閒村首當其衝,陳文賓做了十幾年的集閒村長,早在民國86年,村裡面就已經在村民大會中討論過這個問題,甚至連署向縣政府陳情,拉白布條、圍廠抗議、找媒體報導也都沒有結果,工廠違法排放廢水的問題始終沒改善,民眾不得不懷疑,是否是內神通外鬼,否則,為什麼長期以來打電話到台北縣環保局檢舉,工廠就馬上不排廢水了。

在說明會中,鄉長宣布將從111日起,對致和皮革廠進行24小時的廢水監控,動用第二預備金,由清潔隊分三班輪值,一但發現水質有異樣,馬上採樣,把握第一時間點。台北縣幅員遼闊,稽查人員人力有限,加上從縣政府到五股,少說要半個小時的車程,容易錯失工廠違法排放污水的時間點,加上工廠都趁著黑夜或假日公部門人力較少時偷排,鄉公所清潔隊的定點駐守,填補了這個漏洞。台北縣水保局朱科長表示,只要依照標準的採樣程序採水,並且照證存證,清潔隊所採的水樣,環保局一律承認。

促成這次24小時監控行動的機緣,是新上任的環保局長到五股勘查時,鄉長與村長帶著環保局長到觀音坑溪,查看困擾民眾已久的致和皮革廠廢水排放口。現場看到工廠排放出黑褐色的污水,環保局長指示同仁在現場採水,剛下河底,還沒到排放水口,水的顏色就慢慢變淡,後來才發現,致和皮革廠在工廠後方裝設兩支監視器,一發現有異樣,就不再違法排放廢水,連環保局長想進入工廠內部稽查,也不得其門而入。致和皮革廠違法情形嚴重,縣政府與鄉公所於是達成共識,必須24小時監控才能解決這問題。

 

目前環保局內部已經把致和皮革廠以專案的方式列管,除了加強例行的稽查工作,晚間更有稽查人員進駐。環保局和鄉公所的大動作,對廠商營運產生極大的壓力,從111日開始全天候的監控,致和皮革廠被檢測出六次的違法事件,罰款70幾萬,加上準備開罰的總金額約150萬。

24小時監控的做法,讓民眾感受到立竿見影的效果。水保科長強調,工廠只要妥善操作,不會找他們麻煩,但如果沒有好好操作,絕對不會寬待!

動用大筆資金、人力全天來守候,能夠維持多久,村民期盼能一股作氣讓致和皮革廠遷廠,才能根本解決問題。

政府讓工廠合法設立,廠方當然也要遵循法律的規範,把廢水處理到符合放流水的標準。過去,行政體系效率不彰,讓居民活在痛苦的深淵,環境承受更多的污染。這次24小時的駐點監控,公部門的投入確實值得肯定,至於效果如何,還有待時間的考驗。

側記: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對於工廠惡意偷排廢水,公部門的執行效率與民眾期待,往往有很大的落差。原因可能有很多,但如果這個陳年問題一、二十年都無法解決,民眾生命財產飽受威脅,公部門的任何解釋,通常無法說服居民。在依法執法的權責下,公部門是否用心為民服務,是否有其他力量介入,導致公部門無法或是不願意有所作為。歷年來的檢舉都沒有用,觀音坑溪沿岸居民不得不懷疑,台北縣政府與致和皮革廠是內神通外鬼,如果執法的環保局想要洗刷這樣的指控,就真的必須做出成績,真正解決工廠違法排放廢水的問題。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