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水往哪去


廢水往哪去

中科四期落腳彰化縣二林鎮,但廢水不論是排到舊濁水溪或是濁水溪,都遭遇到激烈的抗議。彰化、雲林兩縣縣長,也為此站上火線!為什麼大家都不要科技產業的廢水?而廢水到底該往哪裡去?

採訪 陳佳珣 朱淑娟
撰稿 陳佳珣
攝影 張光宗 陳忠峰 陳慶鍾
剪輯 張光宗

三輪車的排氣聲,有節奏地在寧靜的清晨裡擴散開來,造型獨特的三輪車,一部部的開往退潮後的潮間帶。隨著大自然的時間表,海水退去後,粘麒麟來到祖先傳下來的蚵田。從清朝到現在,這片蚵田養活了他的家族,而位在舊濁水溪出海口兩百公尺外的這片蚵田,更是塊寶地。養蚵雖然辛苦,倒也挺自由。

粘麒麟是他們村子最大的養殖戶,一年的收入有三百萬,生活安穩衣食無缺,平靜的生活,卻因為中科四期而興波瀾。中科四期落腳彰化縣二林鎮,廢水計畫以專管拉到舊濁水溪的三和制水閘以下放流。環保團體告知福興蚵農後,他們才驚覺事態嚴重,擔心步入香山綠牡蠣的後塵,於是走上抗爭之路。

中科四期環評審查專案小組,第二次初審延續會議時,彰化漁民北上抗議,第一次參與,攸關他們生存的開發案。舊濁水溪往北有鹿港鄉的蚵田,往南從福興鄉延伸到芳苑鄉,廣大的潮間帶是台灣重要的牡蠣產區。

這片豐饒的土地,除了蚵農,還有不少人在這裡討生活,魚類、螃蟹、貝類,還有退潮後出來覓食的和尚蟹。潮間帶的生態豐富,卻也是環境敏感的區域。中科排放廢水,讓漁民相當憂慮。

靠海生活的,不只有潮間帶的蚵農和漁民,還有引海水養殖的漁塭區的養殖戶在海裡露出一點點的抽水馬達,有水管連接到魚塭,漁民抽取海水混合淡水後,來養文蛤,對於中科廢水排放到舊濁水溪,他們是強烈反對。在漁民幾次抗議後,環保署決定暫停審查,舉行「專家會議」,釐清廢水對沿海產業是否會造成衝擊。

對於舊濁水溪的稀釋能力,與會學者相當質疑,就曾經有環評委員反諷,中科管理局沒有過去的文獻,只做三次舊濁水溪的流量監測,就評估舊濁水溪有足夠的稀釋能力,這是很「勇敢」的舉動。另外也有學者提出數據指出,彰化海域已經到了臨界點,中科廢水再排進去勢必會產生綠牡蠣。

六月三十日第三次的專家會議中,中科管理局提出,廢水從舊濁水溪改排到濁水溪的想法,廢水改排濁水溪,換成雲林人上街頭。

中科四期廢水改排濁水溪,計畫從自強大橋以下放流,由於濁水溪放流點的地勢較二林園區高,必須以加壓的方式,才能把廢水排入濁水溪,在自強大橋南岸的雲林縣二崙鄉首當其衝,因為這裡的農業和民生用水都靠地下水。

雲林是農業大縣,更是重要的蔬菜產區,農民擔心廢水排入濁水溪入滲到地底下,會污染他們賴以生存的水源,不只二崙鄉的居民擔心。濁水溪沿線的崙背鄉、麥寮鄉也一樣,位在濁水溪出海口的麥寮鄉,養殖台灣鯛的技術好、品質優良,還成功打進日本、歐美、中東等市場。中科廢水讓他們相當擔心,因為這裡的養殖用水也取自地下水。

二崙鄉、崙背鄉、麥寮鄉的農漁牧產業,都有使用地下水,民眾擔心地下水會受到污染,中科管理局卻沒有提出詳細評估資料。麥寮鄉南邊的台西鄉,蚵農也反對中科廢水排到濁水溪。而夾在濁水溪和舊濁水溪之間的芳苑鄉最難為,不管排哪邊都會有影響。

高科技產業為什麼讓民眾擔心,矽谷毒物聯盟資深顧問Ted Smith來台灣訪問後,點出問題的關鍵,在於台灣的環保法規跟不上時代潮流。現行的放流水標準無法有效管理科技產業的廢水。

以面板大廠華映、友達把廢水排進霄裡溪為例,因為新竹縣霄裡溪沿線的居民都取用地下水,他們相當擔心地下水受到污染,於是環保署從200810月到現在,每天都送水給居民使用。

從民國90年華映、友達陸續營運後,他們長期飲用地下水,擔心自己的健康受到影響,環保署做了水井水質採樣後,發現了銦、鈦、錫、鈷等多項沒有管制的物質,所以在飲用水質標準增加了銦和鉬。環保署認為,民眾水井中,銦和鉬的濃度是在安全範圍內,但這兩項並沒有納入放流水管制標準中。

除了放流水標準,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也無法有效管理科技產業,在毒管法所列管的兩百多項物質中,友達使用13項,華映有3種。但這並不能看出他們所使用的化學物質全貌。

從中科三期所做的健康風險評估中可以得到印證,而且目前的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對化學物質的使用量並沒有管制,中科四期開發案會不會污染環境都難以評估。

中科四期專案小組第五次初審延續會議,民眾大軍壓境。彰化、雲林的居民,不再爭執廢水排到哪一邊,轉而要求環保署駁回中科四期的開發案。但反對民眾與團體,卻無法進入環保署表達意見,最後爆發衝突。

會議室內,攸關數十萬民眾生存權益的開發案正在審查,大家關切的廢水排放路線,中科管理局同時提出濁水溪和舊濁水溪兩條路線。在環評委員討論時,有兩個環評委員表示,中科在打迷糊仗,也有委員提出退回這個開發案。最後的結果,專家小組決議有條件通過,但廢水排放路線這個燙手山芋,專案小組並沒有處理。

此外也要求中科管理局在開發末期,或廢水排放量超過6CMD,還有牡蠣體內檢測銅的濃度,若超過100mg/kg濕重的安全值,必須改採海洋放流。除了整體放流水管制加嚴,大家關切可能導致綠牡蠣的銅,管制標準為0.07mg/L,是現行管制標準的1/42

另外,針對科技產業的製程特性,在放流水管制項目中,增加了銦、鉬、鎵、錫,以及總毒性有機物的管制。另外也是第一個科學園區,引進歐盟REACH制度,對化學品的使用進行管理。但這樣的結論,漁民還是不放心…

其實不只廢水排放的問題,包括水資源使用、地層下陷以及民眾的健康影響都爭議不斷,詹順貴認為,應該進入環評第二階段的實質審查。

1030抗議場景再度上場,因為中科四期能否通過,就看今天環評大會的結果。最後環評大會有條件通過,而且出乎人意料之外的大逆轉,廢水排放路線,退回到中科管理局所提的,濁水溪或是舊濁水溪兩個方案,至於排放到潮間帶的低潮線以下或是做海洋放流,中科管理局必須另外提出變更申請,不管廢水排到哪裡,重點在於,民眾的疑慮並沒有被釐清…

台灣是IT大國,科技產業是政府大力扶植的對象,但是從1980年新竹科學園區設置以來,環保署對科技產業的放流水管制標準,幾乎是在原地踏步。

資訊公開是重點,除了公布政府單位都保密到家的研究報告之外,科技業也不能躲在商業機密的保護傘下,不公開它所使用的化學物質。當我們願意開誠布公以科學理性的態度,去面對與討論科技產業的環境衝擊時,經濟與環保才能取得平衡點,台灣只有一個,需要大家一起珍惜它…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