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的2度C約定


巴黎的2度C約定

一條紅線,串起全球對氣候正義的呼喊,2015年12月12日,來自一百多國的公民社會代表,集結在凱旋門前,高聲訴求,全球應該致力將世紀末地球增溫,控制在攝氏1.5度以下,因為這是人類終極的警戒線…

採訪/撰稿 林靜梅
攝影/剪輯 陳慶鍾

在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方第21次大會,於法國巴黎舉行之前,巴黎發生了恐怖攻擊事件,造成上百人死亡,儘管法國當局為了維安,隨即宣布取消民間在峰會期間申請的兩場大遊行。不過就在峰會接近尾聲時,大型集會起死回生。而全球原住民代表站上第一線,來自美國的印地安族代表高喊,空氣不能賣,呼籲不要再以為碳交易能夠解決問題。

極端氣候籠罩,身居環境最前線的全球原住民、深受其害,他們面臨一個更甚恐怖攻擊的災害持續來襲,紐西蘭的毛利人直指,原住民身處氣候變遷第一線,海平面上升害他們喪失土地,一旦土地喪失就喪失文化,因此必須為生存抗爭,尤其這些人民對於碳排放的貢獻很小,卻因為氣候危機,付出最多代價。

如何減緩極端氣候衝擊,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的締約方,早在1997年就通過京都議定書,確立「共同但有區別」的減碳責任,但直到八年後,才由各國簽署、正式生效。原訂在第一承諾期20082012年,溫室氣體減量要達到1990年水準、再減5.2%,但成效不彰。

2012年到期的京都議定書,本該於2009年丹麥哥本哈根舉行的COP15峰會,通過得以銜接的新國際公約,但失敗了。三年後大會決議讓京都議定書,延長到2020年。而將近二十年,各國談判代表不斷討價還價、盤算利益,延宕減碳期程,招來國際環保團體怒聲批判。綠色和平國際執行總監庫米納度,要求最有權力的領袖還有談判者,停止用政治撲克牌,玩弄未來以及下一代

經歷多年毫無進展,今年在COP21巴黎峰會上,與會的國家談判代表都知道,再不做成具體新協議,會被歷史記上一筆。這次特地來參加會議的中央大學營建管理所教授李河清表示,這次會議的責任大到不能搞砸,大家也無法再次承受失敗。另外大家也有一個心情是,不把握現在,就永遠沒機會,因為哥本哈根失敗的例子,讓大家有個凝聚,然後不久前發生的恐怖攻擊,其實也使得與會代表,認為應該做成什麼。



總算在1212日,巴黎峰會加開一天的晚間七點半,巴黎峰會達成結論。當COP21主席、法國外交部長法畢斯,敲槌宣布巴黎協定通過那一刻起,會場掌聲持續了三分鐘之久。全世界數一與數二的碳排大國,中國跟美國,談判代表前後發言盛讚大會成果,大家都明白,不想成為歷史的罪人,就要創造出歷史的一刻…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