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遺毒

工業遺毒

清晨的陽光在水面上撒滿溫暖的霞光,這恍若世外桃源般的美景,卻乘滿了當地居民的哀愁,早期這裡有一段工業發展的輝煌時代,而今繁華落盡,工業發展的遺毒才慢慢浮現。

記者:陳佳珣

這裡是台南市安南區顯宮里,罹患重症的林伯伯日常生活完全仰賴妻子照顧,當地里長戲稱林伯伯為「廠長」,因為這裡離台鹼安順廠最近,而且他們一家人又仰賴安順廠的海水貯水池維生,這幾十年來,水池養活了十幾個的家庭,林伯伯形容當初抓魚的盛況,連夜間都很多人來釣魚,然而水池的魚蝦卻含有致命的毒素---汞及戴奧辛。追溯起來,這是很長很長的故事...

民國三十一年,日本鍾淵曹達株式會社強租民地,在這裡興建鹼氯工廠,生產固鹼、鹽酸以及液氯,這裡也是日本海軍製造毒氣的基地。光復後政府派員修復,民國四十年更名為台灣鹼業股份有限公司安順廠,鹼是工業基礎原料,氯則應用於塑化業,當時的化工業好比現在的電子業,是當紅的炸子雞,台鹼又是早期台灣唯一的鹼氯工廠,那是台鹼安順廠的黃金時代,廠內員工的待遇高、福利好,是人人欽羨的工作。住在安順廠鄰近鹿耳、顯宮兩里的居民,有許多人在廠內工作,老一輩的大部分都有在裡頭打零工的經驗,連小孩子都來這裡洗水銀,賺取零用錢。民國五十八年,台鹼安順廠興建東亞最大的五氯酚工廠,開始生產農藥,產品主要外銷日本。

民國七十一年,台鹼安順廠因為經濟因素關廠,隔年,併入中石化公司,民國八十三年,中石化民營化。四十年的營運期間,製程產生的廢棄物包含汞及戴奧辛都沒有妥善處理,曾經發生廢水排放到四草地區,造成當地養殖業者的損失,廠區周圍的魚塭也曾經受到影響,在廠內的員工已經有職業傷害的情形。

民國七十七年,台南市環保局成立,開始督導中石化公司,包括地下水處理、五氯酚工廠廠區表土移除,大部分的工作侷限在廠區內。六年前,黃煥彰老師看到中石化安順廠南邊的棄土區都是單一植物,直覺認為這塊土地有問題,於是開始做田野調查,也一步一步拼湊出台鹼安順廠的污染地圖。

在環保署的採樣中,安順廠對面的草叢區與原本是廠區,現在已經徵收為道路使用的二等九號道路,三十個採樣點裡,戴奧辛超過管制標準的高達七成,汞則有三成三超過標準,最高的戴奧辛含量高達979000pg-TEQ/g,汞含量亦高達91ppm,戴奧辛管制標準為1000Pg-TEQ/g,汞管制標準20 ppm

民國七十一年,台灣省水防治所捕捉水池中的魚進行分析,85%的魚汞含量超出食用標準,各單位已經在做底泥的清除工作,並且嚴禁居民捕撈,這份密件因為台鹼關廠而石沉大海。二十年來,十幾位民眾靠這水池生活,捕撈魚蝦販售,一部份自己食用,當地居民成為最大受害者。

民國九十年,環保署針對焚化爐附近居民是否受到戴奧辛影響於是委託學術單位來研究,意外發現鹿耳、顯宮兩里居民,血液中戴奧辛濃度明顯偏高,最高的達到154皮克,居全台之冠,因此懷疑是中石化安順廠的污染所致,於是環保署與衛生署共同委託,成功大學微量毒物研究中心進行研究。

九十二年年底,研究結果出爐,數據再度讓人震驚,五十四位民眾的檢測數據,血液中戴奧辛濃度平均值高達81.5pg,是全國平均值的四倍,最高的是202pg,再次打破之前的紀錄,研究也證實了,居民血液中的戴奧辛濃度偏高,與食用水池中的海鮮有正相關。當地癌症死亡率高於台南市平均值,但是因為樣本數太少,無法證明居民罹患癌症是因為戴奧辛,只能說,戴奧辛只是其中的因子之一。

現在,對當地的健康照護才剛啟動。學者認為,長期的研究可以作為健康照顧的依據,然而,受限於經費,目前並沒有打算繼續做,環保署今年會補助地方做汞的研究,而職管國民健康的衛生署目前還沒有收到汞的資料,還沒評估是否要補助地方來做。居民已經對中石化提出告訴,要求賠償十億元,污染的舉證工作,需要更深入的研究來支持,政府是否有責任來協助釐清?

民國九十二年九月,監察院糾正經濟部,因為它是污染行為人、國營事業主管機關、土地產權、股權所有人等多重身分,卻讓安順廠的污染任意擴大,污染環境也嚴重影響居民健康,行事消極怠慢,又推諉卸責。台鹼時代為國庫賺進不少的費用,民國八十三年中石化民營化,中石化釋股的過程中,為國庫賺進160億,最近中油將持有中石化11%的股權,全部拋售,監察委員認為,從公司整併的角度,是由中石化負責沒錯,如果從政府的角度,政府是延續的,也是一體的,政府存在的意義是照顧老百姓,行政院應籌組跨部會單位來協助,不應置身事外。

台鹼四十年的風華歲月,是奠基在污染土地的基礎上,台灣的經濟奇蹟犧牲掉多少淨土。台鹼安順廠污染擴散的情形如何?政府即將展開調查,但是如果涉及沿海養殖業者的生計,政府是否有執行到底的決心?我們都是時代的過客,要留給下一代怎麼樣的一塊土地?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