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來馬頭山(下)

山雨欲來馬頭山(下)

並不是所有居民都反對業者設置掩埋場。旗山、內門、田寮三區共49個里,其中23個里的里長,共同組成了一個馬頭山廢棄物掩埋場監督委員會。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山雨欲來馬頭山(上) 

里長們強調,只要是合法、對地方有利,他們就支持,也因此他們在2016年,帶了兩千多位里民,到可寧衛公司實際參觀。內門瑞山里里長謝振城說:「一開始富駿公司就去協調,問市政府環保局要怎麼辦理,才合乎整個程序,早上去觀摩可寧衛,下一場去岡山焚化爐,看看到底以後富駿要怎麼規劃。」

可寧衛是富駿公司的技術合作夥伴,如果未來馬頭山掩埋場申請案通過,可寧衛的操作模式,也將在馬頭山下出現。可寧衛操作副總經理戴佑宗說:「可寧衛在岡山地區已經營運18年,場區分為處理場和掩埋場,目前在我們旁邊的這個掩埋場是已經營運三年多,我們採用的是最先進的管理技術。」宋倫國也解釋:「我們的底部採取一個複合層的阻水層,還有一個偵漏層,所以今天一旦有滲漏發生的話,它在初期就會被偵測到,這時候我們會馬上封閉那個小區域並立刻做修復。」

這一大塊區域,全場8.8公頃,扣掉三成保留綠地,實際掩埋範圍大約5公頃,業者透過分區掩埋方式,達到降低臭味、揚塵和滲水的目標。沒有鋪上不透水布的露天區域,是掩埋區,占掩埋場的1/41/8,等到掩埋區完成一定掩埋量,就會覆蓋不透水布,再換一區繼續掩埋,這可以縮小作業範圍、降低污染。


戴佑宗也提到,「廢棄物進到我們的掩埋區裡面,我們掩埋的位置,都還會做掩埋位置的定位,座標的測量,這是給我們客戶、管理者,都可以知道廢棄物埋在哪裡。」對此旗山區新光里里長陳峰翔很贊成,「他可以讓我們這裡三、四個鄉鎮的人,有一個正面的觀點,喔!這就是掩埋場喔!怎麼做得那麼好?他的水準甚至可以帶動全台灣的人來這裡觀光掩埋場。」

可寧衛的表現,在業界頗有好評,員工們也私下表示,可以在這樣的企業服務,是讓人驕傲的事。不過反馬頭山掩埋場自救會的發言人龔文雄強調,業者的營運管理和掩埋場的選址問題,不能混為一談。他說:「其實我們並不反對垃圾場的政策,因為有工業就有工業廢棄物,而且據說可寧衛在這個技術上,也是滿先進的,我們也不用一直去懷疑他們這個,但是問題是,這個地方根本就不適合,重點是這個地方選址,根本不適合做掩埋場。」

夕陽西下,馬頭山稜線形成剪影,山腳下的薛梅家一如往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薛梅的女兒黃惠敏和母親一樣,從小在馬頭山活動,對一草一木非常熟悉,是自救會環境調查工作主力。一開始,黃惠敏是跑山區找砂岩露頭,現在她正積極蒐集野生動物資料,也架設了遠紅外線攝影機,拍下許多珍貴鏡頭。

黃惠敏拍到了穿山甲媽媽背著寶寶、水鹿在進食、兩隻白鼻心在覓食、食蟹獴在溪溝中探頭探腦、梅花鹿在陡坡邊瞪大眼睛和她對望...這些畫面給她很大的鼓勵。


水鹿、穿山甲、食蟹獴,都是二級保育類動物,屬於珍貴稀有的野生動物。黃惠敏沒有想到,設置掩埋場的爭議,促使她深入調查馬頭山,以全新的視野認識家鄉。黃惠敏說:「我家後面的溼地,常會有白螃蟹,小時候都說牠是白螃蟹,長大之後才知道,牠叫做厚圓澤蟹,只有在楠西或是內門地區才有的特有種-厚圓澤蟹,而在食物鏈中,牠就是食蟹獴很重要的食物。」

成功大學水科技中心副主任邱郁文也提到,從惡地形或砂岩交界處,冒出一些小的、臨時的泉水區域,但是又不會變成一條潺潺的泉水,厚圓澤蟹就住在這樣的一個棲地,「所以牠的棲地是相當的小、相當破碎,而且相當的不穩定。所以我們說其實它即使不是生物多樣性的熱點,但是它卻是一個脆弱的敏感地。」

對此,富駿公司表示,他們理解野生動物與棲地的關係,因此願意以影響最小的方式來整地開發。侯志勳說:「我們採用的是階段式施工,而不是一次大型完整的開發,第二個就是我們在整個基地範圍,留設了10.56公頃左右,大概是基地面積36%,做為不可開發區跟保育區,未來正式營運,也會在適當位置,大概每隔100公尺,就會做生態水池,因為水源對生物是很重要的。」

不過成功大學水科技中心副主任邱郁文還是持保留態度,他強調:「所以我們說要跨領域的整合或考慮,然後找第三公正單位。跨過集水區、跨過行政區域,去由整個流域的想法,去做從上游到下游,就可以知道到底適不適合在這個河川的起源地,設置不同屬性的事業廢棄物掩埋場。」

針對馬頭山掩埋場申請開發一案,高雄市環保局,已經分別在201674日、201739日,召開過兩次環評初審,預計再過不久,就要召開環評大會。

國內事業廢棄物無處可去,高雄市民營掩埋場,收受量是全國的八成,富駿公司以容量陸續飽和為由,申請開發掩埋場。環保署也表示,目前國內事業廢棄物,的確處於飽和邊緣。環保署廢棄物管理處副處長蘇國澤解釋,「目前乙級掩埋場民營的有六家,其中兩家只收自己場內的廢棄物,也就是說對外可以收受(廢棄物)的只有四家,其他有兩家的掩埋場,大概再兩年會陸續飽和,所以目前掩埋場是比較缺乏。」


可是選址問題,一直是爭議焦點。社區對立、廠商與居民對立、人民不相信政府,科學數字也無法支撐對話。當地居民陳正治說,「我對政府非常沒有信心,都沒有顧慮到老百姓。」內門區內男里里長沈芳昌口氣無奈,「我們全庄出來反對也才一兩百人而已,就是注定偏鄉的悲哀。」而台南社大環境小組研究員晁瑞光表示:「我們從永揚案、龍崎歐欣案跟馬頭山這個案子,看到的都是人少、抗爭少,因為土地取得很便宜,所以業者當然就選這。」

201558日,富駿公司開的第一場說明會算起,到現在為止,自救會已經參與過51場大大小小的會議和陳情抗議。最近自救會的宣傳車,又開始出動,要號召更多人站出來。馬頭山腳下的馬雲宮旁,是掩埋場預定地現在唯一的出入口,居民在這裡搭棚架、綁布條、埋鍋造飯,聚集人氣也表示抗議。


這兩年,馬頭山開始改變了,人看待環境的心態,有更多的呵護。現在的村民,只要有任何發現,都會主動通報。628日這天,當地居民陳東源在路邊發現一隻剛剛死亡的小動物,馬上通報自救會。

「我們這裡離馬頭山剛好五百公尺,常常看到食蟹獴,大部分都是大隻的,差不多是四、五斤左右,這種幼崽我是第一次看到,以前從來沒有看過,今天看到幼崽這樣,感覺好像又損失了一個成長的機會了。」黃惠敏說,「在地村民都會跟我們一起,實際參與保護保育類動物的行動,只要發現特殊物種,就會趕快通報我們做詳細紀錄。」

當然,也有些是不變的,立場不變,對立也不變。

宋倫國:「我們經營的是衛生掩埋場,不是經營垃圾場,刻板印象看到報導的,我們從來不是那樣子,我們以前不是,現在不是,未來也不會是。」

黃惠敏:「生物之間息息相關,牠們是互相依賴的,就好像我們人一樣,互相依賴、依存,存在這個世界。」

陳峰翔:「以前的馬頭山啊,我們感覺起來,人家說,鳥不生蛋啦!」

陳順木:「他應該要找個適當的地方,設置在別的地方,不要設在這裡啦!」

馬頭山掩埋場的是非,何時能塵埃落定,沒有人知道,無論開發案是否過關,國內事業廢棄物最終處理的隱憂,依然無法解決,這些廢棄物製造的風風雨雨難以停止,因為人類的慾望沒有終點。

公視 我們的島【山雨欲來馬頭山】
07/10() 2200首播
07/15()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