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開發新世紀


山林開發新世紀

觀光倍增、陸客來台種種政策,讓台灣在高度追求觀光發展之時,許多地區陷入開發風潮。當忽略土地的生態與安全問題,在自然山林之中,打造一座座人工樂園,這種拋根式的開發,會讓台灣走向什麼樣的新世紀。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當直航的中國觀光客來台,成為促進觀光經濟的未來希望,象徵著台灣旅遊年代,即將邁入一個新的高峰。中國遊客喜歡的阿里山,成為台灣觀光的重點地區,一批批遊客不斷上山,也成為政府規劃開發的重點地區。阿里山的三合一BOT,在林務局主導下,全力推動。居民擔心未來在山上沼平車站前,蓋起的大飯店,將會破壞原有的森林生態。

在阿里山成長的李建成,不願看見故鄉被破壞,決心結合居民挺身抗爭,希望留住阿里山的美好。世居在阿里山的邱先生,從父親開始就在林場工作,居住在林務局的宿舍中,因為阿里山國家風景區的劃定,被迫搬離,夫妻倆不知何去何從。夫婦回憶以前工作的艱辛,一生奉獻林場,年老卻面臨迫遷。為了發展觀光,卻是讓生態遭到破壞,以及影響居民生計。

在一場立法院的公聽會上,立法委員嚴詞抨擊阿里山BOT案。承接BOT案的企業代表,指出阿里山的設施老舊,必須進行開發,促進觀光發展。環保署出面說明山坡地開發的管制,一切依法行政。但是在環評未過的狀況之下,林務局在六月十九日,先行將阿里山鐵路交由業者經營,阿里山居民抗議程序失當,並且以行動劇,表達對業者經營阿里山鐵道的危機。

為了推動觀光,許多BOT開發案被列管推動,許多程序正義也被忽略。在阿里山BOT案,成為全國關注議題之時,其實在台灣其它地區,已經邁入觀光開發的狂潮。在信義鄉的山區內,在九二一之後的山區災害後,重建工程不斷進行,許多條長距大橋興建完成,成為深山中的紅色巨龍,當地居民稱為信義鄉的高速公路。這些大橋建造的目的,除了改善當地交通,更重要是完成由阿里山連結新中橫公路,直達日月潭,省去遊覽車下山繞遠路的耗費時間。阿里山直通日月潭,成為重要旅遊道路,但是犧牲掉的是山區生態,以及被遺忘的土石流危機。

進入日月潭,高度的開發更是讓人心驚,環潭聳立許多巨大旅館建築,並且許多BOT開發案正在進行,日月潭已經進入開發泛濫的危機。在潭邊一處空地,整片林地被砍伐,倒下的林木觸目驚心,工作的人員阻止拍攝,追問下才說明是要興建屋污水處理廠。大量的休憩設施,製造大量的污水,最後又必須砍伐森林,建造污水處理廠,而且建造的位置,又是當地原住民的土地,形成新的問題。高度開發的惡性循環,讓日月潭景觀遭到破壞,在日月潭周遭,幾乎沒有完整的山頭,到處都是有如城市景觀的巨大建築。

高度的開發,究竟為誰帶來利益?邵族是日月潭的原住民,成為代表日月潭意象的文化代表,但是在九二一之後,就困居在伊達邵的組合屋區,成為日月潭的永久災民。萬婆婆是漢人,年青嫁到邵族,她回憶早年迎接遊客,邵族出場表演的景況。日月潭的觀光旅遊,無論多麼興盛,邵族永遠是重要的文化陪襯,當日月潭邁向開發的高峰,邵族人沒有因此富裕,反而落入文化中斷的危機。萬婆婆懷念迎賓舞蹈的舊日時光,但是在文化工作者的眼中,根本不是尊重原住民的文化傳統,甚至成為一種觀光化下的表演。

去年,在官方規劃下,伊達邵組合屋區也被規劃為BOT案的開發區,居民被迫遷移,長期抗爭下,劃設邵族文化園區,協助邵族發展。來到劃設邵族傳統水域的潭邊,日月潭高空纜車的開發案正在進行,一樣是大片森林被剷除,在BOT的規劃下,居民才發現,規劃有利於BOT業者,不利邵族發展。觀光的高度開發,壓制當地居民的發展,在土地破壞殆盡之後,承受苦果的卻又是無法離去的當地居民。

一切重回發展觀光的源頭,發展觀光除了促進經濟,是否兼顧公平正義?如果觀光發展,不是為了促進當地居民,以及生態環境的永續生存,這些以BOT為名的公共建設,建造一棟棟豪華旅館,成為誰的利益?

全台陷入旅遊開發的狂潮,林務局最早BOT出去的花蓮富源森林遊樂區,原本提供二千元住宿的平價木屋,BOT開發之後,現今成為昂貴的VILLA渡假中心。至今接續墾丁、阿里山等所屬區域,都是循此模式比照辦理,將國有土地交由私人經營,建設豪華旅館。陽明山菁山休憩區BOT案,業者不斷擴大建設,在國家公園區域大動土木,最後因為不合法遭到拆除。但是營建署卻開始討論修改國家公園法,讓法令鬆綁。

當一件件開發案,以促進觀光為名,讓林務局、觀光局、營建署等等管理單位,在台灣各山區全力推動,究竟出了什麼問題?當中國遊客熱情來台,當台灣遊客蜂湧上山,休閒觀光的開發熱潮,成為山林中的破壞景觀,從北到南,無所不在。那麼,在拋根式的開發,擠出觀光經濟的蜜汁,那生態破壞的苦果,最後由誰來承受?

台灣拼經濟!山林開發新世紀,永續台灣的生態悲情!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