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用一個塑膠袋


少用一個塑膠袋

限塑政策從民國九十一年十月一日,由公部門開始實施。隔年一月,擴大到全國六萬兩千多家百貨公司、量販店、超市、連鎖便利商店及有店面的餐飲業。三年的時間過去,環保署宣布,從今年三月份開始取消第六類,也就是有店面的小吃店限用塑膠袋的規定。限塑政策改變的原因為何?未來的限塑政策又要如何走下去?

採訪/撰稿 王晴玲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根據環保署的資料,限塑政策推行的百貨公司、量販店、超市、便利商店、連鎖速食店以及有店面的餐飲業六大類中,前五類的塑膠袋减量效果良好。限塑政策前,自備購物袋的比例不到兩成,但是政策實施後,自備或是用手拿的比例超過五成,每年可以減少將近兩萬五千公噸的塑膠用量;塑膠袋的使用個數降低了75%,唯獨第六類的小吃餐飲類成效始終欠佳。環保署評估在90萬次的稽查,卻始終無法見效之下,決定取消小吃店限用塑膠袋的規定,避免使用厚塑膠袋反而造成環境更大的負擔。

環保署的限塑政策,當年在塑膠業者抗議失業遊行與社會雜音不斷中,堅持上路,目的就是從資源永續的觀念,期待改變民眾「用過即丟」生活習慣。三年過後,如今因為查緝狀況不理想,宣告放棄。許多環保團體不免失望,認為第六類限塑政策的棄守,會讓未來只要與民眾生活習慣有落差的環保政策,更加窒礙難行。


少用一個塑膠袋,真的很困難嗎?根據估算,台灣每年塑膠袋的使用量大約在10.5萬噸左右,其中購物用的塑膠袋每年6.5萬噸,數量將近200億個。平均每人每天在生活中要使用2.5個塑膠袋,每人每天如果能夠少用一個塑膠袋,就能夠為塑膠袋減量40%

PLA穀物生化袋,是塑膠袋的替代品之一,雖然它的成本比較貴,也不透明、賣相較差,但是台灣現在已經有一家連鎖麵包店,自願成為第一個全面改用PLA穀物袋的商家。以麵包店每天生產上萬個麵包計算,一年可以少用上百萬個塑膠袋。而台北縣的柑園國中,學生從來不用塑膠垃圾袋,改用閱讀過的報紙舖在垃圾桶上替代。學生更從五年前開始,在入學第一天就先製作一份自己專屬的餐具,三年在校時間,全都不用免洗餐具。


柑園國中的生活環保與環保署規畫不謀而合,從九十五年七月,環保署將推動全國公家機關及各級學校,禁止使用免洗餐具,改用可重複清洗的餐具。環保署長張國龍表示,限塑政策中長期更將從源頭課稅與塑膠袋回收的方向,一步一步地達到塑膠袋減量的目標。限塑政策在台灣推行三年,考驗的是國民的生活習慣與環保意識,限塑政策對小吃店的放寬規定,突顯了政策與民眾觀念落差的窒礙難行。少用一個塑膠袋,真的那麼難嗎?也許每個人現在就從自己的生活做起,試試看每天少用一個塑膠袋,為自己培養珍惜資源的習慣,也為環境的永續盡份心力。


 

【採訪側記】
限塑政策放寬後,環保署長張國龍第一次接受媒體專訪,回應環保團體對於小吃店限塑政策解禁的批評。在半個多小時的訪談中,署長以誠懇、負責的態度,為限塑政策改變道歉,並且勇於負起責任。而在訪談中也能夠感受到張國龍這位環保老將對於環境的期許與熱情。


許多媒體只把限塑政策改變簡化為前後任署長作風不一等泛政治化的批評,但其實能夠有勇氣承擔起放寬的政治責任並不容易。誠如張署長所言,台灣的社會在小吃店的限塑政策中,價值觀錯亂,明明法令規定不對的行為,大家卻都在做,而且不會受罰,這是對法治的一大傷害。期待環保署與整個台灣社會都能夠在限塑政策中獲得學習,民眾也能夠省思一下,能不能從自己做起,每天少用一個塑膠袋?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