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生態電影院


小小生態電影院

豐收的魚貨,綠油油的農作,這是印象中的宜蘭。近幾年,順應社會脈動,休閒農業興起,田野間,一家家民宿爭奇鬥艷。在員山鄉的中山村,有一位民宿主人,以生態為尊,花了將近十年的時間打造農場,要讓遊客沉浸在自然氛圍裡面。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張光宗

農場主人林文龍,原本與太太經營成衣生意,十年前,因為大環境式微,訂單越來越少,於是他收起成衣生意,返鄉接手父親的柚子園,但是他不想落入傳統農業靠天吃飯的無助當中。恰好當時宜蘭縣政府鼓勵農業轉型,順應這波潮流,他打算經營民宿。

翻修舊農舍,把柚子導向有機種植,勇敢踏上轉型之路。為了讓土壤恢復健康,停下農藥與肥料,經歷了將近十年的自然淘汰過程,園裡的柚子樹變少了,但是存活下來的每一棵,都長的高高壯壯。

因為停用除草劑,柚子園的空地上長滿雜草,但是林文龍並不會把所有雜草除光,而是分區輪流除草,讓蟲兒有地方住,鳥兒有食物吃。

民宿後方的山坡地,是向國有財產局租來的地,每年租金三萬塊,原本也種柚子,但是顧慮到水土保持的重要性,決定任其恢復自然,幾年下來,變成了野生動物的地盤。連農場裡的柿子樹,也大方與鳥朋友共享。

有機栽植與特地保留的荒地,讓各方生物都有生存空間,維持了生物多樣性,連稀有的八色鳥也來光顧。

春末夏初,進入鳥類繁殖高峰。鳳頭蒼鷹叼來蜥蜴、青蛙、哺乳動物,細心的撕成小碎片,一口一口餵給毛茸茸的兩隻寶寶。

嬌小的黑枕藍鶲,抓來各種昆蟲,努力填飽飢餓的小寶貝,再順勢叼走糞囊,親子配合的天衣無縫,分秒不差。

這些令人欣喜的畫面,平日難得一見,於是追逐鳥蹤的賞鳥客,也開始在這裡駐足。生態成了賣點,目前有三分之一的客人都是為了生態而來,但是林文龍有所堅持,來拍攝的客人都必須躲在偽裝帳裡,降低對鳥兒的干擾。

入夜,農場裡出現了各式各樣的訪客。就在民宿門前的大樹上,平日難以近距離觀察的領角鴞和黃嘴角鴞現身了。除了專門來拍鳥的客人,林文龍也會帶領攜家帶眷的遊客,做生態觀察。

在自己的農場之外,整個中山村的環境,林文龍也都關心。在一次探訪親戚的途中,他發現了這片鷺鷥林,小白鷺、黃頭鷺、和夜鷺群聚在一起繁殖。

肩負灌溉重任的水圳中,有林文龍小時候摸蛤賣錢的回憶,如今成為他帶領遊客認識中山村的重頭戲。『現地生態』,是林文龍生態導覽的原則,他不去做任何加工,而是把整個環境維護好,這裡有什麼,就帶遊客去看什麼。

中山村的居民普遍種植茶葉與柚子,休閒農業的發展,最近流行起DIY,大部分商家讓遊客DIY以茶葉或柚子為原料的食品,但是林文龍有不同想法,在他心裡,紅檜有著代表台灣的香氣,他想給遊客一份與土地相連的回憶。利用廢棄的檜木材製作環保筷,傳遞保護環境可以從生活中做起的理念。

沒有砸大錢蓋新建築,舊農舍改建的民宿,簡約中有種淳樸的鄉村味道,比起華麗的硬體,變化多端的自然生態更令人留連。當一切順應自然,大自然也在幫忙照顧這片土地。林文龍說,『我的家在這邊,生命財產在這邊,水土保持靠大自然維護,受到大自然照顧,已經得到好處,保育的觀念,真的是正確的』。

這個山谷裡的小農場,沒有富麗堂皇,只有自然清新。我們看見,留一方天地給自然,它將回報這份善意,人與自然互相依存,共生共榮。

側記

來到宜蘭的雙溪,當漁船入港,成群的小燕鷗也跟了過來,趁機取食搬運過程掉落的魚貨。這一天,有稀客加入小燕鷗的行列,那巨大的黑色身影,是兩隻台灣不常見的軍艦鳥。帶著相機,農場主人林文龍出現在賞景亭,原來,他也跟著農場客人追逐鳥蹤。從不懂什麼是生態,到拿起相機跟著到處跑,農場的轉型吸引了珍愛生態的客人,這些客人也在不知不覺間,改變了林文龍。歡笑中,他們的關係,早已變成了一起愛鳥賞鳥的親密鳥友。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