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黑心污染


對抗黑心污染

在國外,所有環境指標的數據,都必須公開,環境污染問題,常常是法庭上,有害無害的訴訟攻防。但是在台灣,這些數據通常都被隱藏,於是民間團隊必須扮演偵探的角色,找出數據、解讀意義,再發動抗爭,找尋土地的最後正義…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地球公民協會帶著一群學員,穿梭在台南、高雄的土地上,他們要觀察學習的事物,就是存在數十年的老舊工業區,對河川、土地造成的污染…

來到允成工業區旁,找到排放污水的污水口,所有學員見證黑色版的台灣經濟奇蹟。蔡卉荀指著污水溝渠的油黑水色,說明這些都是機械工廠的機油,隨著清洗沖到溝渠,然後再連結到農地。


這場台南、高雄地區的水資源污染學習行動,事前的調查並不輕鬆,協會研究員蔡卉荀,以一年多的時間,拿著資料不全的河川渠道圖,走完複雜的小徑、田埂,紀錄一條條河渠的污染狀況,才有充實的資料公布於世。

調查的過程中,發現讓人痛心的污染,也認識讓人感動的農民,學員們一起來到一間棗子園,農民為保護土地種起有機作物。但是,農民也是水質污染的受害者,因為渠道水質污染,他不敢用來灌溉,必須自行鑿井來提供水源。

拜訪完棗子園,學員們繼續踏上學習旅程,眼前各種污染拼出的大地顏色,讓人理解南方土地的沉痛。

許多老舊工業區的污染,在發現後提出檢舉,多半可以獲得管制或改善,但是地球公民協會最擔心的問題,就是台塑仁武廠的污染狀況,始終被隱藏著。地球公民協會理事長李根政表示,台塑仁武廠製造許多污染,影響後勁溪,這幾年他們一直追查。

在台灣進行污染調查,面對資訊的隱匿與不完整,民間團體常常必須自行蒐集資料、分析結果。但是在國外,一些環境數據,依法必須完整公開,提供公眾查閱與監督。

高雄海洋科技大學海洋環境工程教授林啟燦,十多年來調查南部地區水質狀況,並與地球公民協會合作

面對台塑仁武廠拒絕民間團隊,進入廠區調查,林啟燦想出方法,在後勁溪進入廠區的入水與出水處,建立檢測資料,再針對污染源進行比對,發現許多污染數據。

透過這套「污染指紋」的環境調查技術,林啟燦在多年前即提出警告,台塑仁武廠的污染很嚴重,但是台塑始終不願承認,政府只會強調依法行政。

直到2010年二月,環保署地下水污染調查數據公開,高標的地下水污染,證實林啟燦教授的調查分析無誤。但是,污染調查結果出爐,並不代表環境正義得以平反,在中央環保署與地方環保局的續行調查程序上,除了公布宣示整治決心,停工或裁罰處分沒有出爐,居民健康的流行病學調查,也是尚未展開。

台塑污染有無擴散爭議不斷,環保單位組成專家小組進行調查,但是遲遲沒有結論,一再延遲結論報告。面對牛步化的環保單位,民間團體又必須從環境偵探,化身為環境行動者,結合更多環保組織力量,用著一場場記者會,喚醒社會對污染危害的重視。


政府不願公開完整調查數據,以未發現污染擴散為由,沒有對台塑污染做出懲處,地球公民協會取得官方污染調查數據,要求政府面對污染事實。

李根政在一場記者會上,指著污染向上攀升的圖表,指責官方扭曲數據,隱匿擴散事實。但是這個記者會,只換來官方網頁上,打口水戰的駁斥與說明。

民間環境組織很辛苦,一路追查到發起抗爭,無非都是為了對土地環境的愛,如果不能有更多人挺身相助,而是讓他們孤獨面對龐大的污染結構,環境只會持續惡化,人人都將是受害者。

為環境而戰,一條漫長的路,需要更多人加入,更多人關心,當人人都是土地的守護者,未來才有安康的環境。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