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魚之死

採訪 胡慕情 王介村,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添寶 許政俊,剪輯 陳添寶

走進屏東縣枋寮鄉新龍村,石斑魚的意象,映入眼簾。這裡是漁業署規劃的番仔崙養殖專區,台灣石斑產業的重要產地。原在外開店的陳右穎四年前回鄉,接手養殖。陳右穎說,番仔崙養殖專區養的魚種有石斑、龍膽石斑還有午仔魚,目前外銷以中國為主,年產值大概超過十億左右。

外銷價高,當地居民幾乎全靠石斑魚維生。今年初,當地一位養殖戶的魚苗大批死亡,入春後的投資,付諸流水。

居民懷疑,魚苗死亡和2017年起,周邊兩塊魚塭的回填有關。起初,居民以為回填的是土,卻發現回填物質讓空氣布滿惡臭。居民忍無可忍,向環保單位檢舉,但直至魚群暴斃,行政部門才前來關切。豈料環保單位前往採樣、現勘,情況沒有改善,居民反而嚇得噤聲。
 

紅色區塊編號666和678為事業廢棄物回填的魚塭。中間藍色區塊為發現魚苗死亡的魚塭。製圖/我們的島

 

目前這宗回填案件已經進入司法檢調偵辦,卡車和怪手,卻依舊在魚塭上持續作業。屏東縣議員,也是678號的地主劉淼松理直氣壯地說,他取得縣府的容許設施許可,回填魚塭是要申請室內養殖場,養成功後,還要架設太陽能板來發電。

儘管如此,法律規定回填土方必須是良質土,屏東縣環保局發現劉淼松填的惡臭物質,卻是可再利用事業廢棄物,是不得回填到魚塭、農地。

劉淼松回填到魚塭的事業廢棄物,來自鍇霖企業有限公司。鍇霖公司,被環保署允許處理廢玻璃、廢磚、廢陶瓷、營建廢棄物、石材廢料、燃煤飛灰等項目。長期追蹤事業廢棄物污染的台南社大現勘後卻認為,鍇霖公司收受的事業廢棄物,可能跟環保署所允許收受的內容不符。

經濟部資料顯示,鍇霖在2006年核准。根據環保署裁罰記錄可以看出,鍇霖公司從2013年至今,因為沒有針對再利用產品流向做成營運記錄,及堆置地點缺乏阻絕措施等原因,共被裁罰十三次。但十多年來,疏失沒有太大改善。

6月14日屏東大雨,民眾舉報鍇霖公司堆置的太空包已滑落到溪中。屏東縣環保局隔天到現場要求鍇霖公司,將太空包吊回廠區放置。但直至6月20日我們到現場紀錄,太空包依然緊鄰河道。環保團體質疑,太空包內各色不明粉末,來源並不單純。

不過,屏東縣環保局,以鍇霖公司出具購買來源為由,沒有於6月14日當天進行採樣,也沒有確認收受量是否符合申報。直至20日檢調現勘,才進行採樣。台南社大採樣送檢後發現,各色粉末含有鍶、銣、鈷、鉻等物質。和成分單純的廢玻璃相去甚遠。由於這條支流匯入北勢溪後入海,會被養殖戶抽回使用,讓環保團體十分憂慮。

6月20日下午,檢察官到現場開挖採樣。劉淼松拒絕媒體進入他的私人土地拍攝。而屏東縣政府以案件進入偵辦為由,未公開採樣結果,也未依照廢清法規定,要求劉淼松清除或停工。

屏東環境影像紀錄志工蕭禾秦比對出入車輛,進一步發現枋寮這起回填事件,與屏東大響營非法堆置案雷同,推測魚塭裡被埋有科技業污泥。污泥,是環保署力推循環經濟中的其中一個項目,讓環保團體相當憂慮,因為不只污泥出包,開放再利用多年鋼鐵業的事業廢棄物,問題依然層出不窮。

高雄路竹區的蓮溪埤,是二仁溪的滯洪區,腹地廣大,許多水鳥棲息。這塊地原本是農牧用地,二十多年前,被聯合變更為特定事業目的用地後,曾開設砂石場。地主在2016年購入這裡一筆被法拍的土地,一直沒來查看,直到2017年才發現,土地已經被竊占使用。

高雄路竹區的蓮溪埤土地被竊占傾倒事業廢棄物,當中含有爐碴。

 

地主為了防止土地再被竊占,雇用了曾經營交通公司的李先生替他看守。李先生表示,檢調調查這裡的廢棄物,有電弧爐業的爐碴,由天山資材這家公司傾倒,至少有23萬公噸之多。

依據經濟部事業廢棄物再利用管理辦法規定,爐碴再利用前,必須經過破碎、篩分及磁選,確認不會膨脹,而且沒有重金屬溶出之虞,才可以利用。而蓮溪埤這裡的爐碴,完全不符規定。台南社大進一步現勘後甚至認為,蓮溪埤被棄置的不止是電弧爐業的爐碴。

 


根據環保署統計,目前台灣共有十八家電弧爐業者,每年大約會生產一百四十萬噸的爐碴。早年爐碴是廢棄物,需要處理後掩埋,後來被經濟部公告為再利用物,可作為低強度水泥或瀝青混凝土的替代品。但環保署說,自從莫拉克風災後,砂石量供應充足,導致再利用的粒料去化困難,讓非法堆置案件,一再爆發。環保團體直指,這是因為目前每年約一萬五千噸的事業廢棄物可再利用,但九成再利用途徑都是工程粒料所導致的結果。

可再利用廢棄物非法棄置的問題,顯示行政部門對於去化的可行性,缺乏精確的掌握與規劃。若行政部門不大刀闊斧,改善沉痾,除了食安疑慮,未來恐將讓社會,付出更龐大的代價。
 

集數
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