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爸爸 窮爸爸


富爸爸  窮爸爸

台灣農業在加入WTO以後陷入更艱難的處境,周顯榜選擇做一個與自然為友的農人,程班長則不畏艱難奮力挺進國際市場;一個為農地找到新生命,一個為農地找到新出路;一個在精神上獲得超越金錢的滿足,一個為許多農民尋找生活的基本支援。誰是窮爸爸;誰是富爸爸?你覺得呢?

記者/黃康妮

【一個生態】

「我希望我的茶園,看到的不是生產力,而是活力。」周顯榜研究了八、九年的雜草和土壤,悟出了種茶的要領。他看著一塊最初的實驗茶園,儘管已經五、六年沒有施過任何肥料了,但是卻愈長愈好,連雜草都從單一種類,變成十幾種雜草相,「你就知道它土壤裡的元素很豐富」。

眾家雜草的落地生根,同時也吸引了四面八方的昆蟲前來定居,牠們在周顯榜的茶園裡囂張橫行的態度絕對讓你嘆為觀止。蚱蜢、螳螂都不稀奇,連蜘蛛在茶葉間結了密密麻麻的網也無所謂,甚至是茶樹的害蟲都絕不撲殺。生態平衡的理論在這裡獲得了印證,「大家可以和平共處,才不會繁殖過盛,或是不照週期去生」。

因為生產者與初級消費者的「組織健全」,你當然可以預期的是小型動物在茶園的出沒。周顯榜的天然鬆土機除了蚯蚓以外,還有土撥鼠;在茶樹叢間還隱約可見白頭翁的鳥巢就在裡面,周顯榜離開了城市優渥的生活,來到山上管理茶樹和自然生態。「人家丟一塊錢丟在水裡, 還會咚一聲;我是這麼多錢丟在土壤裡,土壤沒叫一聲,可是我得到的東西比我丟了那麼多錢進去還多,這是大自然給你的。」

【一個生產】

「去年我們在日本市場成長了三四倍以上,希望第三年有150個貨櫃以上。」你相信嗎?程班長談的不是工業產品,而是農產品。相較於一般農民的苦苦硬撐,程班長談起農業發展,眼底盡是無限的希望。

雲林縣西螺鎮的濁水溪畔,有一大片的蔬菜專業生產區,座座相連沒有盡頭的蔬菜網室,以及一區區網室裡或整地、或間拔、或採收的忙碌農人,構成了一幅生產力十足的農業影像。這裡的菜農精心調配著數種農藥混合而成的強力除蟲水, 灑下一包包正字第一號的超級營養劑台肥一號,他們辛苦耕作的心情,就像望子成龍的父親,希望孩子長得又快又好。

「因為大量使用化學肥料跟農藥,讓農業產值一夕之間提高30%50%以上, 所以不至於我們人類因為饑餓而死,所以我們不能說大量用化肥與農藥有非常大的罪過。」程班長非常重視農藥使用的安全,也配合中興大學土壤環境科學系的申雍教授,進行肥料減量的實驗。「你完全用有機栽培是否完全符合全人類的最大利益,只要化學肥料跟有機質肥料搭配使用,不要讓這塊土地產生劣敗,用化肥、用化學農藥又何妨?」 

【二種觀念】

台灣農業在加入WTO以後陷入更艱難的處境,周顯榜選擇做一個與自然為友的農人,程班長則不畏艱難奮力挺進國際市場;一個為農地找到新生命,一個為農地找到新出路;一個在精神上獲得超越金錢的滿足,一個為許多農民尋找生活的基本支援。誰是窮爸爸;誰是富爸爸?你覺得呢?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