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雅溪油污劫


客雅溪油污劫

新竹市客雅溪,遭逢史上最大劫難,烏黑的重油,緊緊附在水泥堤岸與消波塊上,得先噴除油劑,再配合高壓水槍,才能清除。油漬隨著水流動,再以吸油棉吸附,河面上還佈署了層層攔油索,以免有漏網之油往下流,污染河口與海洋…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志昌

新竹市環保局首度啟動油污緊急應變機制,兵分多路、頂著烈日,在30幾度高溫下督工。環保局水土科林書緯表示,油污真的很難處理,因為油會乳化,乾掉之後又更難清除。

案發時間是711日清晨四、五點,樹下里里長曾傳居發現,住家前面的水圳佈滿了油污,於是趕緊通報環保局

首先抵達現場的環保局副局長江盛任,一看事態嚴重,馬上著手調查,一查才知道,連客雅溪也遭殃,往上追查源頭,禍首就是香山工業區的華夏玻璃,重油洩漏了一整晚,釀成災害,環保局找上門時,廠方還不曉得漏油了。

溝泥車正清除殘油,這裡有個水閘門,事發當天是打開的,讓75噸重油沒有全部流往水圳,而是兵分兩路,一條流進農田水利會的汀甫圳牛埔溪支線,污染長度約一公里,另一條則是走油車溝,接著匯入客雅溪,一直流到河口。

由於客雅溪適逢漲潮,重油回堵在感潮河段,當潮水退去,高潮線以下,河岸左側的邊坡與消波塊,都被烏黑的重油覆蓋,連河口的紅樹林也遭殃,灘地礫石間或多或少還有殘油,河口生態受到不少衝擊。

重油沒有佈滿整個灘地,招潮蟹在夾縫中求生存,但還是能發現,全身裹著重油,奄奄一息的可憐螃蟹。肉眼可能看不出傷亡有多大,但依賴這裡生存的漁民,感受卻最深。漁民楊先生表示,漁網卡到重油,損失了五、六件,更慘的是,平常抓螃蟹蝦子,一天可以賺個兩、三千,自從重油污染後,一隻也沒有,螃蟹聞到油污就不敢靠近。

除油工作與時間賽跑,客雅溪每天兩次漲潮,滿潮時重油就泡在水裡,一天不清除,就多一分危機。除了用高壓水柱與吸油棉對付,香雅橋以上的河段,岸邊的翠綠雜草,也纏上了一條黑帶,只能用怪手直接挖除。河口的紅樹林也是直接砍除,受難的紅樹林約有一、兩百公尺,客雅溪在這裡來個大轉彎再流入海,紅樹林正對著客雅溪,颱風暴雨期間,它擋在第一線承受洪水衝擊,現在堤防少了紅樹林的緩衝,等於少了一層保護。

對於肇禍的華夏玻璃,環保局每天都盯著清除進度,並開罰了60萬元,新竹市環保局副局長江盛任表示,已經要求業者盡全力、用最短的時間,把受污染的河川和灌溉溝渠全面清理,另外包括廢油與吸油棉,後續也要到合法處置場處理。


新竹農田水利會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因為汀甫圳牛埔溪支線,華夏玻璃在撈除重油後,就沒有後續動作,二期稻作通水在即,42公頃的農地,都靠這條水圳灌溉。

事發第五天,華夏玻璃終於開始處理牛埔溪支線的殘油,水圳邊還有兩、三甲農地尚未收割,還需要引灌一、兩次水,稻穗才能完全成熟,如今缺乏水源、土地也已經乾裂,可能會影響收成,嚴重的話,農民將血本無歸。新竹農田水利會管理組長陳美嫦表示,在緊急應變小組會議有討論,希望華夏用水車載水供灌,但還沒有看到廠方有此動作,後續關於農地的損失,可能由農民直接與華夏做協商。


在新竹農田水利會的紀錄中,華夏玻璃已經是累犯,不過這次災情最慘重,防溢堤底下有個雨水排水孔,過去發生漏油事件,已經要求封閉,這次卻又被打開,釀成災害。

然而就算排水孔有堵住,高達75噸的重油洩漏,低矮的防溢堤也是會破功,穿梭在香山工業區的牛埔溪支線,是一條不設防的水圳,對工業區來說,它是排水溝,工廠廢水直接流進這裡,過去曾經導致農地污染,灌溉排水兩用的情況,始終存在危機。

新竹市環保局副局長江盛任表示,會從源頭管制,目前香山農地已經整治好,沒有再發生重金屬污染,對於香山工業區是否規劃專屬排水系統,江盛任表示,目前還沒有這個規劃,水質也沒有再被重金屬污染。

事發第七天,農民趕緊收割,收成的損失,新竹市政府應該要求廠方負責。華夏玻璃的管理,出了什麼問題?十公里長的重油污染,讓華夏玻璃付出代價,也傷了公司形象,但環境受到的傷害,卻更難以彌補。


公視 我們的島【客雅溪油污劫】
07/21() 2200首播
07/26()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