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都蘭鼻

都蘭鼻,都蘭阿美的文化之根,當開發力量進入,部落群起反抗。他們要保衛的,不只是傳統土地,更是一種生活態度,關於東部發展的美麗願景…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都蘭鼻位於台東東河鄉都蘭部落海邊,在地理上是一塊突出的海岬,在都蘭部落心中,這裡是一塊有著深厚歷史的聖地。

 

蔡政良博士是阿美族人,從事原住民人類學研究,他表示,都蘭鼻是學術地理名稱,在部落其實有著自己的稱呼與故事。日治之後,都蘭鼻土地大部分被收歸國有,都蘭部落不斷爭取歸還部落傳統領域。蔡政良認為,歸還土地不只是人民的財產問題,也是土地的認同問題。

 

20111月,觀光局東部風景管理處規劃開發都蘭鼻,計畫劃設30公頃土地,進行觀光園區開發,並且以BOT方式興建觀光旅館委外經營。



東管處的開發計畫,引發部落的高度不滿,也掀起都蘭部落一段傷心往事。開發都蘭鼻,政府已經不是第一次嘗試,但是遭到的抵抗,卻是強烈而悲壯。


2003年,政府首度提出都蘭鼻開發案,一位熱愛都蘭部落的劇作家陳明才,為了抗議開發案,在都蘭鼻投海。都蘭部落藝術家希巨蘇飛,回憶起這段往事,相當不捨。在都蘭鼻海岸上,聳立了一根漂流木柱,那是紀念劇作家陳明才,在2003年以投海死諫,抗議都蘭鼻開發的紀念木柱。阿才的死諫,擋下開發案,也讓部落有了新的思考。

 

希巨蘇飛以都蘭糖廠為基地,十年來用心打造糖廠藝術村,舉辦許多活動,讓都蘭部落成為東部海岸線上的一顆文化明珠。以藝術形塑都蘭之美,成為都蘭部落的獨特魅力,相對部落的開放態度,也吸引更多藝術家,前來都蘭定居,成為不斷新添的力量。謝嘉釗和李韻儀夫婦,七年前到都蘭部落,從事藝術創作,並且經營月光小棧。在長期互動下,夫婦兩人已經被部落認同,成為部落年齡階層組織的一份子,有如家人般彼此相互幫忙。

 一種來自民間的新力量,緩緩地在都蘭部落生成,但是東管處沒有放棄引進財團,在都蘭鼻開發大型觀光園區的想法,2011BOT開發案捲土重來,都蘭部落全面抵抗。

 

為了保護傳統領域,拒絕財團進入,1112都蘭部落舉辦「為土地而跳」抗議活動,都蘭部落族人群聚,許多要求歸還傳統土地的部落,也前來結盟抗爭。活動開始,都蘭部落青年跳起傳統護衛舞,以雨傘取代長矛,繞行部落領域,宣示土地主權。活動現場,高掛一張部落傳統領域地圖,標示部落早期在都蘭鼻生活的地名,部落長老敘述土地的歷史,指控政府強佔,不尊重部落存在。

面對部落的強烈反對,參與的民代與政府官員,受到嚴厲質疑,被要求簽署不開發承諾書。最後他們簽下承諾書,推動開發的觀光局,也做出暫緩開發的說明。都蘭鼻開發暫緩,抗爭行動再次擋下開發案,這場抗爭行動,讓部落年輕人齊聚,形成更多內在的力量。

 

阿美部落有傳統的年齡組織,分層領導與行動,但是面對現代化社會,許多年輕人都在外地工作、讀書。部落開始透過網路傳播、視訊會議等新科技,讓年輕人瞭解與參與,守護土地的行動。更重要的是,在都蘭鼻土地上,有著年輕族人的記憶,大家瞭解,都蘭鼻是部落祭場等文化場域,大家都願意回來守護。

 

開發案被擋下,但是都蘭的願景在那裡?謝嘉釗提出他的在地觀察,認為政府應該培植部落經營人才,以部落為主體發展,而不是讓財團來開發。在部落空間應用上,一種新的方法在部落推動,二位年青人來到都蘭部落經營背包客棧,將部落舊屋改裝成舒適的住宿空間,避免開發原始自然的區域。這種融入部落的民宿,方便旅行者走入部落和居民互動,而不是關在海邊的豪華園區裡,根本不知部落有什麼。

 

從糖廠藝術村、月光小棧藝廊到背包客民宿,都蘭部落許多力量在生成,以一種分散多元的面貌呈現,一旦資本化開發進入都蘭鼻,將摧毀文化最珍貴的部分,讓都蘭變得殘缺不全。

 

抗議聲中,都蘭鼻暫緩開發,但是政府如果無法瞭解,在許多人心中,都蘭生活代表的美好和獨特意義,那麼下一場開發不會停止,都蘭鼻的風暴,也不會有終止的時刻…


 

集數
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