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山好水的背後


好山好水的背後

後山,是好山好水的代名詞,總是吸引著無數的遊客投入她的懷抱。但是,好山好水的背後,隱藏著的是坑坑洞洞的礦區。

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慶鍾 張光宗
剪輯 張光宗

轟隆隆的爆破聲、川流不息的砂石車、永遠清不乾淨的灰塵,這是花蓮三棧部落居民,早已經習慣的居住環境。

後山是淨土嗎?其實早在半世紀以前,礦石產業就已經進駐後山。東部蘊藏豐富的石礦資源,根據礦業司的資料,東部大理石礦藏高達三千億公噸以上。直到2009年年底為止,花蓮地區還有106座礦場,分布在中央山脈間,生產大理石、石灰石等礦產,但這些礦產並不是做為高價值的石材,而是送到煉鋼廠或水泥廠做低廉的原料。

1960年代開始,礦場漸漸在北花蓮擴張,從和平、和中、和仁,到太魯閣口、三棧,礦場攻佔了出海口每一個山頭,當地原住民的生活空間,也遭到嚴重的擠壓。

亞洲水泥是早期就進駐花蓮的水泥廠,雄踞太魯閣閣口三十多年。當年原住民領到少許的地上物補償費以後,被迫拋棄土地的使用權與所有權,之後亞泥只需要付給鄉公所廉價的租金,便可以持續採礦。1996年開始,當地原住民發起激烈的還我土地運動,希望政府能中止亞泥的租約。但是直到現在,當大多數礦區都已經退出國家公園,政府仍然核准亞泥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的門口,繼續開山挖礦。

太魯閣國家公園南邊的三棧部落,是著名的觀光景點,大理石形成的激流與峽谷,吸引著許多年輕人來這裡溯溪。這幾年當地社區積極發展生態旅遊,卻難以擺脫礦區的煙塵與噪音。

三棧溪流域共有三個礦場,都位於三棧溪支流、三棧北溪與無名溪的上游。由於礦區大量砍伐植被、鬆動山坡的土石,讓原本就坡陡流急的三棧北溪與無名溪,在豪雨時變得更加兇猛。三棧部落正好位於三棧南溪、北溪與無名溪三條河流的交會口,每逢下雨,暴漲的河水直衝三棧國小與部落。

水土保持局調查花蓮集水區的現況發現,三棧部落是花蓮最容易發生土石流的地區,於是將三棧溪劃為土石流潛勢溪流。每當颱風或豪雨,三棧被發布為土石流紅色警戒區,三棧居民就得漏夜打包,逃離家園。

早在十多年前,立東石礦在三棧北溪炸山,導致土石崩塌形成堰塞湖,沖毀下游的住家,三棧居民就開始陳情,希望礦區退出家園。但十年來,礦區是趕走一個,又來一個。2009年莫拉克風災後,富益石礦下方出現土石深溝,居民很擔心,一場大雨會不會讓三棧,成為下一個小林村。

礦務局人員每個月到礦區檢查一次,他們表示已經要求礦區做好水土保持。但地質學者李思根到現場勘查後指出,三棧礦區周圍的地質環境並不穩定,長期挖礦對河床淤積有一定的影響。

今年六月,距離三棧部落最近的榮豐石礦租約到期,礦權也將在今年年底到期。業者計畫繼續申請將礦權展延,並在今年八月,在部落召開說明會,以發放米與食用油為由,要求居民簽名。居民沒想到,這場會議竟然被當成居民同意續租的證據。

環保聯盟花蓮分會會長鍾寶珠指出,政府一方面要發展花蓮的觀光產業,另一方面卻又容許礦區繼續破壞花蓮的山水。地質學者李思根則認為,將花蓮珍貴的大理岩當做廉價的水泥原料,是很浪費的一件事。

為了供應水泥等產業的基礎原料,花蓮一座座山頭被剷平、挖空,但目前台灣生產的水泥有一半都是出口,等於是變賣國土去賺取外匯。如今,地方政府也表態,不歡迎礦場繼續擴張。

花蓮縣長傅崑萁宣示,任內不會通過新的採礦案,也不會允許舊礦區的展延。面對礦權即將到期的三棧礦區,花蓮人與三棧居民,正拭目以待。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