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氣的奇幻旅程

天然氣的奇幻旅程

有種物質,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時時刻刻都少不了它。它遠從印尼、馬來西亞、澳洲漂洋過海來到台灣,從零下162度的冷凝狀態,緩緩釋放,穿過兩百多公里的海管、陸管,串連成一條供應發電廠、工廠、住家的能源動脈。在能源轉型的過渡階段,正扮演著重要角色…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大約每隔一天,就會有一種特殊的船舶,緩緩駛向高雄永安。在謹慎停靠後,零下162度的液態天然氣(LNG),經由卸料管臂,從船艙流向岸上的冷凍儲存槽。

天然氣主要成分是甲烷,在產地經過一連串冷凍程序後,成為一種超低溫的液態天然氣(LNG),體積只有氣態天然氣的六百分之一。液態天然氣卸料之後,必須經過氣化,才能以管線輸送到用戶端,這個氣化過程要使用大量的海水。


天然氣氣化過程會產生巨大冷能,可以提供附近辦公大樓源源不絕的冷氣空調。在中油永安廠,天然氣的冷能有許多用途,部分做為辦公室空調,部分供應鄰近工廠做氣體液化,還有一部分是做冷能發電。廠區每天排放三萬到四萬噸的冷卻海水,以往都直接流到大海,非常可惜,現在部分冷排水提供給魚塭,成為附近養殖漁業重要的水源。


高雄永安區是石斑魚養殖重鎮,夏季水溫偏高,魚塭容易孳生病菌,冷排水比一般海水溫度低五度以上,又經過消毒過濾,用來養殖可以減少魚的罹病率,也可以減少水車用電量。目前
LNG冷排水的利用率,只有十分之一,永安區的魚塭共有1200公頃,使用冷排水的面積卻還不到500公頃,當地漁民希望政府能延長管線的布設,讓更多漁民受惠。

進口天然氣的成本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冷凍運輸費用,將冷能盡可能回收利用,才不會浪費資源。在國外,天然氣接收站常結合區域供冷中心,達到很好的節能成效。台灣天然氣的冷能如何被產業有效利用,其實還有很多可以提升的空間。

天然氣從永安與台中上岸,氣化之後,經由兩百多公里長的海管與陸管,到苗栗通霄匯合,再往北輸送給用戶。天然氣需求量跟電力一樣,也會有尖峰跟離峰,為了應付尖峰與離峰的差距,必須有可以隨時存取的地下倉庫,也就是所謂的「儲氣窖」。

苗栗鐵砧山曾是全台灣最大的氣田,從1965年開始生產,1990年代氣源漸漸枯竭,地底下的氣田翻轉成為儲氣窖。據估計,鐵砧山儲氣窖大約有四億立方公尺的存放容量,用不完的天然氣經過高壓壓縮,注入地底暫時存放。在「非核減煤」的方向下,天然氣的需求不斷擴大,鐵砧山儲氣窖的注產能力必須再提升,現在山丘上有兩座新的注氣井,正在日夜趕工。

天然氣在苗栗經過加壓、轉運,繼續往北輸送給發電廠、工廠或住家。目前台灣天然氣用量,台電與民營電廠占了80%、民生用戶占13%、工業用戶占7%。這幾年空氣品質惡化被社會重視,而空污來源中,有很大部分來自工廠燒煤或燒重油的鍋爐,以桃園市為例,全市共有670座鍋爐,其中九成以上都是燃燒重油或生煤,燃燒產生的PM2.5,占固定污染源的七成,排放量相當可觀。

事實上,燃燒重油的成本高於天然氣,桃園這家飲料廠將九座燃油鍋爐,全部改成燃氣,燃料成本一年減少1500萬,設備投資大約一年三個月就回收。廠商統計,重油鍋爐改燒天然氣之後,粒狀污染物排放減少九成、氮氧化物排放減少一半、硫氧化物幾近於零。地方政府也祭出補助方案,鼓勵工廠改燃天然氣,但是工廠想改成燃氣,必須先解決管線鋪設的問題。


政府計畫2025年達成非核家園,天然氣發電比例將從現在的35%,提高到50%,天然氣需求量也從目前一年1400萬公噸,提高到2000萬公噸以上。因應持續增加的燃氣需求,天然氣接收站與儲存設施必須再擴充。中油在桃園觀塘工業區規劃第三接收站,將填海造陸範圍達77公頃,興建天然氣卸收碼頭及四座儲存槽。但這片海岸也是北部非常珍貴的藻礁生態區,當地環保團體與居民希望僅存的藻礁海岸,不要再遭受破壞,這幾年反對觀塘接收站、搶救藻礁的聲浪,不曾停止。


第三接收站對藻礁的影響,仍有待更完整的評估。另外,台電也宣布將在基隆協和電廠自行興建第四接收站,在台中港規劃第五接收站。在能源轉型路途上,天然氣是過渡階段的重要能源,但相關基礎建設與生態環境之間如何取捨,還需要妥善規劃。任何一種能源都有利有弊,最基本的還是從節能做起,加強電力管理,真實反映能源使用成本,才是能源永續利用的關鍵。

公視 我們的島【天然氣的奇幻旅程
04/03() 2200首播
04/07()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