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之淚


天使之淚

群山環抱下,它像是天使滴落在人間的一滴淚珠。中央山脈深處的嘉明湖,寶石般的美麗,吸引許多人上山,然而,這也是災難的開始…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葉鎮中

沿山徑向上,台東林管處的技正王專吉,帶領我們一步步接近嘉明湖。他每個月要上山一趟,檢視步道狀況。近年來,林務局推動國家步道系統,應用森林環境來推動生態觀光。通往嘉明湖的步道,就屬於向陽國家步道的延伸。


大部分的登山客來自登山社團、學生團體、或是個人自組隊。另外,還有旅行社包團前往,標榜輕鬆上山,參加的人只要輕裝,公糧與睡袋等過夜物品,都由挑夫負責,於是,登山活動原有的體能門檻瓦解了。當商業氣息飄向高山,許多不熟悉山的人,也上了山。2006年由於向陽山屋開放使用,當年的入山人數增加到2005年的兩倍,今年,光是一月至九月,就已經有五千多人入山。

登山客入山,每一個腳步都帶來衝擊。接近稜線的步道,由於登山客踩踏導致植物死亡,土壤裸露,下雨引發土壤流失,日積月累,出現了溝槽化現象。東華大學運動與休閒學系教授劉吉川表示,溝槽化進一步的發展,遊客不喜歡走在溝槽化的步道上,兩旁會再走出兩條步道,導致裸露的區域擴大,再度引發溝蝕效應,遇上激烈天候,邊緣地帶隨時都可能發生崩塌。基於安全考量,希望山友能走在整建好的步道上。


除了地貌改變,純淨的大地,也因為人類到來而變了顏色。五花八門的垃圾,一直是難解的習題。台東林管處技正王專吉指出,遊客休息聊天,常會任意丟棄不易分解的垃圾。

高山垃圾究竟帶來了什麼樣的衝擊?透過湖水與土壤,我們聽見大地悲鳴。東華大學環政所的副教授蘇銘千,針對嘉明湖的水質以及周圍土壤作了三次的檢測,發現這裡已經有重金屬污染。


重金屬從哪裡來?除了遊客丟棄的廢電池,來自工業區的污染,也可能透過空氣的長程傳輸,產生影響。在自然界,除了汞可以蒸發,其他的重金屬會持續累積。這些當地原本沒有的物質,帶來負面效應,長期來看,對數量稀少的生物,可能有滅絕的危險。


更令人擔憂的是,連續假期湧入的人潮。在2005108日,嘉明湖山區曾經出現單日有427人上山的紀錄。扣除兩個山屋能夠容納的160人,那時有267人露營,對高山來說,這是個沉重的數字。排遺是當中的一大問題。雖然,山區的動物本身也會產生排遺,但是牠們不會在同一時間群聚在同一地點,過度集中的排遺會讓大地消化不良。如果必須在湖畔露營,最好能以挖洞掩埋的方式,處理自己的排遺。

讓人傷腦筋的排遺問題,在水源充裕的向陽山屋,可以建置水沖式的廁所。水源不足的嘉明湖避難小屋,則建置了乾式的生態廁所。但是,這個生態廁所由於山友使用不當,將廚餘、塑膠包裝或瓶瓶罐罐丟入,已經陷入停擺。


林務局動用了2100萬的經費來讓這條步道更安全好走。建置了向陽山屋、也整建原有的嘉明湖避難小屋,兩個山屋加起來可以容納160人,卻也連帶的吸引更多人上山,帶來髒亂。林務局每年得花100萬元的經費,來維護步道沿線的清潔。

面對嘉明湖日益嚴重的遊憩壓力,管理單位需要一些新的做法。東華大學教授劉吉川建議,對於某些季節,或是週末遊客使用量的限制,是有必要的;進入步道之前,也必須要做遊客的教育。

宣洩都會生活的壓力,自然環境是重要的舞台。高山的空靈寧靜,有淨化人心的力量。漾著藍的嘉明湖,像是靈魂與大地的銜接點,人們無權玷汙它的聖潔。它的美,會不會因為越來越多人接近而漸漸褪色?答案在管理單位與登山客的態度裡。

側記

第一次前往嘉明湖時,向陽山屋還是個工寮,水源旁充滿點點白花,那是山友上完廁所的痕跡…這回再上山,向陽山屋周圍的環境已經乾淨多了,但是仍有零星的垃圾。一流的環境需要一流的登山客,高山很美,希望上山的人心也能這麼美。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