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 R.I.P.


大寶 R.I.P.

2015年10月15日,星期四,在嘉義東石不到五米的淺水區,這是我第一次看見活生生的鯨魚,牠就離我不到五米距離,噴出來的氣體,彎成一抹小小彩虹…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 陳添寶 簡毓群 葉鎮中 陳慶鍾
剪輯 陳添寶

嚴重暈船的攝影記者葉大俠,努力保持開機狀態,在八級風浪中盡責拍攝,我們,包括船上、水裡所有的救援隊伍都想見證,這隻十五米長、判斷體重超過二十公噸的成年雄性抹香鯨,會在繩索綁住尾巴、小船拖往外海深水區後,慢慢地、好好地,游回大海。

夕陽西下中,大家互道珍重。

星期五,下水救援的潛水教練莊哲嘉與吳東杰一群人,騎著水上摩托車,開動快艇,阿嘉說:「沒有看到,我們很開心。」吳東杰回來還發臉書:「我還發了一篇網誌,很高興,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星期天,非常令人驚訝地,在嘉義與台南交界的八掌溪口海岸,被阿嘉教練暱稱為「大寶」的抹香鯨,躺在那裡。阿嘉說:「我們聽到他死了,我剛好吃飯就吃不下去了,就吃不下去了。」

阿嘉與吳東杰的心情非常複雜,他們兩人在十月傍晚冰冷海水中,和大寶有最親密的接觸,阿嘉要把繩子套住大寶的尾巴,被騷動不安地大鯨尾巴,狠狠地壓到海底,「有次牠尾巴從上面打下來,我來不及閃躲,就頂著牠,碰,就到海底去了。好像被貨車撞到一樣,連閃都沒辦法閃,是直接壓下去的。」

阿嘉被大寶甩了兩個大巴掌,吳東杰嘗試要把繩子穿過大寶尾巴,他吸了一口氣嘗試下潛繞過大寶身體,「一手拉著繩子,一手順著牠的身體往下游,本來以為是牠的尾部,牠的圓周應該沒有很長。結果我下去順著牠的身體往下潛、往下潛,奇怪!怎麼這麼大,牠的尾巴有那麼大嗎?後來真的一口氣,就快要沒了。」

18號到21號,阿嘉拜託嘉義紅十字會、救難協會、義勇特搜隊和親戚朋友超過五百人次,夜以繼日,在成大鯨豚研究中心主任王建平教授指揮下,希望把大寶拖到布袋港,帶回去解剖。「我叫大寶不要玩我了,真的很累,我後面三天幾乎都沒有睡覺」阿嘉說。

1021號星期三,大寶在大家努力下終於從布袋港上岸,送到成功大學安平校區空地。大寶的胃裡有許多的塑膠袋,黑黑黏黏沉沉地,怪手車斗都裝不下。「這是死因之一。」王建平說。

大寶的尾背部還有塊突起,是嚴重瘀血的舊傷,王建平判斷是被重物撞擊的結果。這個傷會影響尾巴的功能。嘉義大學獸醫系副教授楊瑋誠說,就像人下肢癱瘓一樣。

那麼,大寶的死因究竟是什麼?牠的脂肪層只有五公分厚度,但是一般成年抹香鯨的脂肪層至少十五,甚至二十公分。大寶為什麼沒吃東西?是吃進了塑膠袋,導致胃部膨脹無法進食,終致體力衰弱,無法躲避所以受傷?還是因為受了傷,不能追獵食物,尤其是牠最喜歡的魷魚,所以只能吃下不必閃躲追逐的塑膠袋?

這個答案,可能只有大寶知道。

這些塑膠垃圾是從哪裡來?你我都有責任嗎?台灣,以至於全世界,有多少垃圾場是距離河岸、海邊不到一公里?花蓮奇萊鼻燈塔旁邊的垃圾掩埋場(包括退役和現役的),可以去看一看。在黑潮海洋基金會主任賴威任帶領下一探究竟,真的叫人憂心忡忡。

被捲進海洋的垃圾,宛如搭上了神鬼奇航裡的幽冥船,它們千年不壞,終有一日重回人間。廖敏惠,一個台灣女孩,2011年參加美國一個環保團體5 Gyres的活動,坐著無動力船從夏威夷到西雅圖,21天航程經過38次的拖網,她們發現海洋裡有各型各樣的塑膠垃圾。

全世界有五個大渦流區,因為是洋流靜止的地方,所以垃圾都集中在那裡,像木乃伊,具有永恆生命。以下是一個可以參考的連結:
https://vimeo.com/113359330

海洋垃圾經過風吹日曬,大多已經碎裂,這些碎片毒害性更大。因為塑膠物品碎裂後表面積增加,可以吸附污染的面積就增加,清華大學材料系教授凌永健說:「它的危害一個就是,會去吸附所謂持久性的有機污染物,像是多氯聯苯。另外塑膠材質在碎裂過程,原先成分像是塑化劑或雙酚A之類的,就會被釋放出來。」

嘉義大學獸醫系副教授楊瑋誠表示,這些有機毒物大多是親油性的,很容易儲存在動物的脂肪裡。一旦動物因為各種因素急速消耗脂肪,原來儲存在脂肪裡的毒物就會釋放出來,毒死自己。

大寶的身體裡面,有污染物嗎?大寶解剖的時候已經開始腐爛,我們永遠不得而知。願大寶安息,Rest in Peace

但吃下海裡面魚蝦蟹貝的人類,會怎樣呢?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