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壩上的思考-水圳斷頭記


大壩上的思考
-水圳斷頭記

沒有長期水源,中科依然持續開發,因為環評結論允許中科在大度堰開發完成前,向農田水利會和自來水公司挪用水源。其中短期開發的6.65萬噸水源,將由彰化水利會從莿仔埤圳調用...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剪輯 陳慶鍾

2009年通過開發的中科四期,一路歷經了廢水排放、土地徵收等爭議,至今,相思寮徵收戶的問題,依然沒有解決。三戶散戶,在14日被迫拆遷,接受中科管理局以地易地的方案,居民得先拆掉自己住了幾十年的房子。

在土地徵收與廢水爭議之外,中科四期還存在著一顆攸關科學園區能否順利開發的未爆彈,就是水源。位於長期地層下陷、水源嚴重不足的中科四期二林園區,開發過程中,曾經多次被環評委員質疑開發後的用水來源。許多居民也認為,未來中科四期進駐後,將抽用地下水導致地層下陷更嚴重。

當初中科表示,絕對不會抽地下水,未來將使用水利署為國光石化規劃的大度攔河堰。當時大度攔河堰和國光石化都在環評階段,民間團體不斷質疑,水對工業區相當重要,大度堰還沒通過,怎麼確定一定有水?不過中科最後依然以大度堰作為長期水源的條件闖關。不料,今年四月,國光石化宣佈撤案,因為當初國光規劃的用水量,佔大度堰供水量,將近三分之二,現在如果只為中科開發大度堰,必須耗資兩百多億。水利署,如今進退兩難。

雖然沒有長期水源,中科卻依然持續開發工程;因為環評結論允許中科四期,得以在大度堰開發完成前,向農田水利會和自來水公司挪用水源。其中短期開發的6.65萬噸水源,將由彰化水利會從莿仔埤圳調用。

莿仔埤圳,從乾隆時期就由彰化居民自行建設。日據時期,日本政府在濁水溪下游築起提防、河床新增許多開墾腹地。為了墾荒,日本人要求當時的管理者葉惠清交出管理權,將莿仔埤圳設為官圳,這也是台灣民設官管埤圳的開始。日本人接管之後,擴增莿仔埤圳的引水規模。

莿仔埤圳的源頭,就在彰化溪洲鄉,一路流向埤頭、竹塘、二林、大城再出海;靠著濁水溪水,彰化成為糧倉。曾經台灣每十粒米,就有一粒是濁水米。其中溪洲米更是獲得好評,彰化縣農業處畜產科科長林福地表示,沿莿仔埤圳的田,因為濁水溪水豐富的礦物質成份灌溉,「在全省很出名,大家都在吃。」甚至沿莿仔埤圳沿岸的鄉鎮,都能打出自有品牌外銷。

但是,中科四期要調用居民農業用水這件事,居民不但不曉得,還被欺騙。彰化縣溪洲鄉民鄭達展,是管理莿仔埤圳水門的管理員。他的家就在莿仔埤圳附近,當天記者到水門拍攝時,鄭達展和其他鄰居紛紛抱怨,「政府根本都在騙人!」

鄭達展說,中科為了調用農用水,要從莿仔埤圳的源頭,做地下引水工程。這工程長達23公里,居民卻不知道。莿仔埤圳離居民的房子只有一條小馬路,為了施作工程,必須開挖馬路,居民卻一直到承包商來測量,才知道有工程。

鄭達展曾經去詢問當地立委鄭汝芬工程內容,「但她跟我們說,那些水是要給中科的民生用水」,而且開挖面積不大,只有30公分,「我那時跟他說,如果只有30公分你不用跟我們講啊!又沒有影響。」但等到真正開挖,才發現開挖面積是120公分,距離民宅非常近。「而且我們之後才透過其他鄉民得知,這個水根本是要給中科的工業用水!」鄭達展氣憤的表示:「這樣來搶農業水,真的很不合理!」

「目前莿仔埤圳,只吃四天水,八堡圳吃六天水,我們的水已經常常不夠用!」管水門的鄭達展形容,「每次停水後水要來,農民都在這裡等水,水一來,大家就很期待,因為()很口渴,我們大地、作物,都趕緊要用水!」

這樣急迫的農業用水,真的還有餘裕空間,供給工業使用嗎?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