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四戶救家園~五星的滋味


大埔四戶救家園
~五星的滋味

青年守在大埔,陪著居民保護家園。面對苗栗縣府排山倒海的動員與宣傳,讓人不禁質疑,以五星政績自傲的縣市,為何建立在人民的血淚之上…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守護大埔的抗爭中,抗議民眾特地前往苗栗高鐵特定區,參觀縣長劉政鴻的老家,因為同樣位在開發園區中,這裡卻能獲得原屋保留,讓人不解。為了保護縣長老家,一長列警力擋在路口,阻絕群眾進入。

環顧苗栗高鐵特定區,空盪的園區內,充斥著土地銷售廣告,等候土地增值,這是五星政績的生財秘密,也是縣政府急拆大埔四戶的原因。因為拆除大埔四戶,在交通安全、土地完整的理由外,更重要的是想讓園區興建完成,方便售地,償還縣府債務。


苗栗縣近幾年來,不斷舉債開發工業區、特定區、進行道路工程、舉辦大型活動,開發費用和活動支出,讓縣府負債不斷升高,從縣長劉政鴻上任時的200多億,遽增到400多億,每位縣民平均承擔7萬元債務,成為台灣排名第二的負債縣市。苗栗縣府也因為負債比例過高,被要求提出償債計畫。

為了償還債務,縣府於是不斷開發特定區,徵收土地,提供工廠進駐,建商建屋,拍賣土地,獲得收入。但是多數土地閒置,收入有限,反而累積更多開發債務,就再徵收更多土地開發,形成借東補西的債務循環危機。這種強徵民地,償還債務的作為,已讓苗栗各地陷入徵收風暴,成為全台反徵收自救會最多的地方縣市。

只是工業區一一開發,廠商進駐卻不如預期,原本宣稱開發會帶來的千億利潤,也成為泡影,只是富裕了營建工程的地方利益。讓苗栗縣開創工業經濟的五星政績,變成虛幻的數字遊戲。

苗栗縣議會召開園區開發進度說明大會,邀集苗栗各鄉鎮居民,共同支持拆除大埔四戶。縣長劉政鴻宣示拆除決心,面對社會反對聲浪,指責媒體偏頗,無視苗栗縣民的共同意志。縣政府動員群眾,支持強拆大埔四戶,在人權團體眼中,無異是最壞的民主示範,以集體力量侵害人民權益。甚至一份由縣政府發出的問卷,詢問縣民是否支持拆除大埔四戶,以及是否支持縣府持續徵收,開發工業區,無異成為空白授權,讓縣政府能更加擴大徵收,強勢拆屋。

為了強調拆屋的合理性,縣政府更在各大報半版刊登,卡車在張家路口過彎的照片,要求給居民安全回家的路。但是守護大埔的青年,卻現場拍攝到這輛大型聯結車,在張家路口U型回轉,順暢過彎的畫面。

對於大型連結車突然出現在張家過彎的情形,抗爭團體覺得太過安排,因為依照周遭路網,大車實在沒必要不走大馬路,刻意走小路。原本可以透過交通號誌、行車動線解決的事,卻要用拆民房來解決。

大埔徵收風暴延燒至今,在拆與不拆之間,已經遠離園區的開發目的,成為路口交通安全的爭議。讓人不解,「交通不安全」何時成為徵收民地、強拆民宅的理由。


一場徵收風暴,延燒五年多,彭秀春一家面對政府的強拆,鄰里的相逼,過的十分悲傷。隨著拆除時限逼近,張森文擔心幫忙的青年受傷,心中壓力過大,再度住院醫療。彭秀春獨自守護家園,她不禁自問,人民守護家園,犯了什麼罪?

開發園區,強徵民地,從灣寶、大埔、中平、崎頂、到苗栗高鐵等特定區,苗栗縣政府一路以鐵血徵收,打造五星政績。但是在被迫徵收、被迫流離的人民心裡,這五星的滋味,是用多少悲傷血淚凝聚而成。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