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來鳥入侵

 

外來鳥入侵

5月中旬,全國畫眉鳴唱大賽在新竹登場,在風城的勁風吹拂,以及幻象戰機隆隆的起降聲「雙重奏」下,來自全省551隻畫眉展開競技,參賽的畫眉清一色是「大陸畫眉」。在鳥友們眼中畫眉鳴唱「叫」勁是年度盛事。

撰稿:楊蕙萍
攝影:陳志昌

歐陽修曾經以「百囀千聲隨意移,山花紅紫樹高低,使知鎖向金籠聽,不及林間自在啼」形容畫眉的悅耳以及在籠中不及山林的快活。究竟畫眉有什麼魅力,讓愛鳥人趨之若鶩?這些大陸畫眉「來台演出」又對台灣畫眉產生什麼影響?還有哪些外來鳥類默默入侵台灣「領空」?這些鳥,這些事對我們又將產生何種影響?

飛機,乘載人們飛翔夢境,世界瞬間近在眼底,羽翼,推動鳥兒前進,天涯咫尺沒有距離,當不同時空的人和鳥靠得更近,環境將潛在著什麼危機?


台中快速道路旁是檳榔攤必爭之地,但是,這家攤子沒有檳榔西施,打的是「以聲音取勝」--大陸畫眉活招牌(註一)

除了檳榔生意,廖朝祥也是台中市畫眉協會理事長,平常的工作是餵鳥,幫鳥洗澡還有遛鳥。

清晨七點,台中南苑公園已經是「鳥聲鼎沸」一群蹓鳥俠搖晃著鳥籠,陸陸續續前來。「『甩籠』是為了磨練鳥的乖巧和腳力,晃一晃鳥就會暈,再把鳥籠提起,跟鳥對看,牠就不會一直跳,腳力會比較好,跟運動選手一樣」。廖朝祥說著他的養鳥心得,在這個公園裡,每個人都有一本養鳥經,四十幾歲的廖朝祥不是最資深,不過因為他的「小白」在月初的全國畫眉鳥鳴唱大賽中拿下第一名,在鳥友的心目中,他最有資格發言。


以前廖朝祥是個愛喝酒的人,自從養了畫眉後,作息也正常了。養鳥的人最希望得到的是「把別人的鳥打敗」,因此「養鳥要有耐心,就像是釣魚一樣,是要慢慢來, 如果被嚇到牠會失去戰力,這種鳥沒辦法要送去鳥店換掉」廖朝祥說。

在競爭壓力下,表現不佳的畫眉,不是退回鳥店,等待下一次青睞;就是被飼主打入冷宮,任意放飛山林。這些大陸畫眉和原生台灣畫眉雜交,造成基因滲透,使得台灣畫眉出現各種變體。

「這隻是台灣畫眉,沒有白色的眼圈也沒有白色的眉線,身體比較偏灰褐色,有一些深色的縱斑。另外一個是大陸畫眉,牠的身體整個偏向黃褐色,有非常明顯的白眼圈和白色的眉線」。特種生物研究中心鳥類助理研究員姚正得說台灣畫眉只是外來鳥入侵的冰山一角。


隨著貿易往來,人群的移動及市場所趨,外來種鳥類在台灣定居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無論是鳳頭鸚鵡科的鳥類,葵花鳳頭鸚鵡,戈芬氏鳳頭鸚鵡,或是椋鳥科的白尾八哥,家八哥等,台灣外來留鳥與本土留鳥的比例,遠超過日本和巴西。

「我們在秋冬看到一群三百多隻群聚的八哥裡面,台灣八哥只有十幾隻,家八哥這也是外來種,也有十幾隻」。

「牠們跟一般的鳥來講牠們不怕人,跟台灣本地鳥不太一樣,除了麻雀,看到本地人都滿驚嚇的,根本都保持距離。這種性格凶悍不怕人,相對我們留鳥會造成影響」。研究椋鳥科的林昆海和許富雄對不同外來鳥觀察後得到一致的結論。


「商業操作的放生機制,更是造成外來鳥大舉入侵的利基」,台灣動物研究會理事長朱增宏語重心長的表示。

在外來種入侵的危機,以及基因混雜與弱肉強食下,這些MADE IN TAIWAN的生物,會不會從此消失?我們是否願意看到這樣的成果?

註一:民國78年台灣畫眉列為保育類動物,大陸畫眉取而代之,成為養鳥人士的新寵。91年大陸畫眉也被列為保育類動物。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