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願景‧台北 懸掛的希望


城市願景‧台北 懸掛的希望

2006年,規劃十多年的北投纜車爆發弊案,工程宣告暫停﹔另一方面,貓空纜車即將完工,預計明年二月開始營運。兩條纜車、兩種心情,究竟纜車懸掛著的是誰的希望,又是誰的失望?

採訪撰稿/張岱屏
攝影剪輯/陳慶鍾

蜿蜒的山路、滿山的茶園與茶藝館,是許多人對貓空的第一印象。如今,橫跨山頭的纜車,將成為貓空的新景象,這也將是台灣都會區第一座的纜車。每逢假日,休閒人潮湧進貓空,車輛往往佔滿了狹窄的山路。

為了解決貓空山區的交通問題,台北市政府耗資十二億元興建纜車,從動物園起站,經過指南宮,最後到貓空的三玄宮。市政府統計,纜車完工後以每十二秒發一班車,每班車載八個人,總共一百四十部車廂計算,一小時最多可載兩千四百人上山。

對於貓空許多商家而言,纜車不只是交通工具,也是帶來商機的希望。「纜車會帶新的客源上來」,茶藝館老闆張安義樂觀地認為,纜車或許會是振興貓空的機會。也有部分商家表示,纜車竣工在即,大量人潮上山相關配套措施卻顯不足,對前景感到茫然。

在另一方面,纜車卻為山腳下的社區帶來痛苦。「我們當初花了畢生的積蓄搬到這裡,就是為了圖個安靜,可以好好養老養病,沒想到卻來了纜車,以後日子要怎麼過?」六十歲的羅太太居住在棲霞山莊,纜車正好從她家頭頂經過,她情緒激動地說,纜車開始興建以後,她才知道消息,為了噪音與隱私權的問題擔憂不已。一年來社區民眾到處陳情,但是市府並沒有積極回應居民的憂慮,如今纜車已成既定事實,居民的情緒也從憤怒轉為失望。

當北投纜車因為官商勾結的弊案而暫停,貓空纜車正積極趕工,企圖營造貓空的新地景。在營運前夕,我們不禁再問一次,纜車是交通工具,還是振興地方產業的手段?它是誰的希望?又是誰的失望?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