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裡的樹木哀歌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葉鎮中 張光宗 陳志昌,剪輯 葉鎮中

這是否是你常常見到的景象?有一天你走出家門,發現路旁的樹木全部被斷手斷腳,失去了原本茂密的枝葉,猶如一根根沒有葉子的電線桿。或許你也常見到另一種景象,一批批的樹木成為都市的新移民,卻總是撐不了幾個月,就又被另一些樹取代。如果城市裡的樹會歌唱,它是歡唱?還是哀嚎?

台中市太平區立德公園,公園裡種了幾十棵20多年的榕樹、小葉欖仁,平常是附近老人家休息乘涼、小朋友打球玩遊戲的重要場所。今年2月,居民來到這裡休息時卻發現,十幾棵枝葉茂盛的大樹,從分枝處全部被砍頭,只剩下光溜溜的主幹。

像立德公園這樣十幾年大樹被砍頭的例子,其實屢見不鮮。今年年初台中市府以防颱為由,修剪市區忠明南路分隔島上的印度紫檀,結果一條林蔭大道被修到只剩下一排光禿的主幹,讓台中的環保團體為之氣結。

難道樹木修剪沒有一套標準流程嗎?其實是有的!以台中市行道樹修剪作業要點為例,只要民眾認為樹木遮住交通號誌、路燈、路牌,或者是擋到廣告視線,都可以向市府申請修剪。



地方政府以安全為由大肆修樹,但是這樣的修樹方式真的安全嗎?劉東啟是台灣少數拿到日本樹醫執照的樹醫師,他指出,許多人以為修剪樹木就像人剪頭髮一樣,其實是大錯特錯。樹的枝葉就是樹的器官,砍掉任何枝葉都會對樹造成傷害,除了會導致樹根衰弱,也會影響樹的結構。樹木自然生長出的枝幹被稱為結構支,猶如鉚釘一樣深深相嵌在主幹中,如果一棵樹被斷頭,為了存活會長出許多雜亂的不定枝,但這些枝條與主幹只有表面相連,未來遇到強風反而會更危險。

每棵樹之所以有獨特的姿態,都是為了適應當地的地勢與風向,不當的修剪往往讓樹多年的努力功虧一簣。有些樹幾十年來從沒出過安全問題,卻被迫修剪。

樹木修剪不當,反而是替樹製造傷口。原來樹的主幹與枝條相連的地方,有一層突出的環枝組織。如果修剪得太短,等於是在主幹上砍一刀﹔如果修剪得太長,多餘的枝幹又會枯萎,妨礙傷口的癒合。一定要在正確的位置上做修剪,樹木的傷口才會自己痊癒。

日治時代就成立的桃園大溪公園,這裡的老樹,陪伴大溪居民將近百年的歲月。但是歷年來錯誤的修剪,導致許多老樹腐朽狀況嚴重。修剪錯誤造成老樹的一次傷害,而人為手術又讓老樹承受二次傷害!



像大溪公園老樹這樣因為不當修剪受傷,又因為外科手術加速腐朽的案例,其實還有很多。台中石岡地區這棵老樟樹,曾被蔣經國先生命名為「五福臨門」神木,是台灣平原地區最大的樟樹,巨大的枝幹也因為而傷口無法癒合而中空腐爛。

除了修剪的問題,城市裡的樹也受到許多無謂的綑綁。一些不必要的鐵框、沒有拆除的塑膠繩,在在扼殺了樹的健康。在台南市孔廟前,有好幾棵小葉欖仁成為鐵框的受害者。在另一處公園,同一時期種的樹有些看起來很健康,有些卻是一副病奄奄快要死掉的樣子,仔細一看這些樹基部的樹皮都受了傷。



樹皮是樹木輸送養分的器官,它的重要性就像是人的動脈一樣,但是很多善意的人為措施卻直接傷害樹皮,阻斷樹木的生長。台南市公園國小旁的行道樹,是另一個因為不了解而傷害樹的案例。

有些行道樹則是在一開始種植就出了問題。去年年初,公路局為了拓寬通往慈湖兩蔣園區的道路,將原本兩邊的巨大老樹移走,甚至砍掉。居民指出,拓寬後新種植的楓香,因為植穴土壤排水不良,泰半已經死亡。在台七線有些樹穴甚至被當作小型垃圾坑,填進了各種廢棄物。除了種植過程粗糙,很多地方種植的樹種不適當,種樹卻等於是謀害了樹。

每年3月12日植樹節,政府都會舉辦中樞紀念植樹活動,地方政府也紛紛響應植樹。但是種樹容易,後續的維護管理誰來關心?真正存活下來的樹又有多少?

如果我們不了解樹、不能真正善待城市裡的樹,那麼就算每年種下再多樹木,恐怕也是浪費公帑、徒勞無功。今年植樹節前,環保團體呼籲,植樹節應該改名為護樹節,因為真正重要的不是種多少樹,而是我們能讓多少既存的樹,健康活著?

樹不會說話,但它不斷用它的身體語言,告訴我們它是否健康?這片土地是否健康?如果我們希望城市裡有樹相伴,就必須傾聽它,給樹更正確的對待才行。

集數
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