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向後—迷霧中的石化之路


向前向後—迷霧中的石化之路

海島小國台灣,有山有水氣候宜人,成就台灣成為魚米之鄉。然而50年代起,政策轉向工業發展,台灣島快速轉變成石化島、科技島。魚米之鄉也快速變成煙囪的故鄉。民國35年,國民政府接收日據時代、高雄左營半屏山麓的海軍燃料廠,更名「高雄煉油廠」,之後石化工業歷經4年經建計畫、10大建設、14大建設,見證台灣煙囪工業發展史。在一切為經濟的年代,石化工業踩著土地的傷、人民的痛,撐起台灣經濟奇蹟。然而經過一甲子,在氣候變遷、人心思變的21世紀,人類開始反思工業汙染的代價時,台灣還要持續往石化王國挺進。向前、向後,迷霧中的石化之路,究竟該怎麼走。

採訪/撰稿 朱淑娟
攝影/剪輯 陳慶鍾

民國53年,政府啟動第四期經建計畫,民間開始進口原料,生產塑膠產品,55年政府決定在高雄煉油廠內,興建第一座輕油裂解廠,提供業者上游原料,年產5萬噸乙烯。61年在高雄煉油廠內,再蓋產能23萬噸的二輕。也就是說,台灣的石化產業,是先有下游產品需求,才漸漸往上游發展。

此時高雄縣仁武、大社工業區陸續成立,與一輕、二輕形成上中下游石化產業鏈。民國90年,政府再規劃於高雄煉油廠內,興建年產50萬噸乙烯的五輕。由於當時後勁民眾反對,為了說服民眾,一輕、二輕在五輕宣布動工後,先後宣布關廠。

一輕、二輕原本計畫整廠輸出,後來沒有談成,整廠當廢鐵賣掉。當時的鐵價還不錯,二輕賣了新台幣8000萬。這兩個場址在多年生產石化產品後,如今已成地下水污染管制區,目前正在做整治及綠化工程。

60年代政府推動十大建設,在高雄縣林園鄉成立林園工業區,並興建三輕、四輕,產能分別是23萬、38.5萬噸。民國97年中油提出新三輕擴建計畫(中油內部叫做中油六輕),在舊三輕的對面,蓋一座年產80萬噸乙烯的輕油裂解廠,預計102年投產時,舊三輕即關廠。

當時中油提出三輕擴建計畫時,提到三輕之所以有擴建需要,是因為政府承諾民國104年五輕關廠之後,五輕年產50萬噸的量可由新三輕補足。如今中油轉投資國光石化,提出來的興建理由之一也是「汰換五輕」。對照當年擴建三輕時的說詞,如今這個說法,完全經不起檢驗。

台塑六輕計畫在遭宜蘭反對後,民國77年政府核准台塑在雲林麥寮興建六輕,87年投產,如今六輕有三座輕油裂解廠,年產量293.5萬噸乙烯。加上廠區內中下游工廠,麥寮六輕已是全國最大的石化專區。

而原計畫在台南縣七股潟湖興建七輕,後來也因反對聲浪大最後並沒有蓋成。如今台江公園畫入七輕的預定地,七股反七輕,革命成功。

如果再加上頭份、觀音、桃園、以及散落台灣各地的石化中下游產業,台灣從南到北石化工廠林立,成為名符其實的石化王國。

到目前為止,中油體系的輕油裂解廠,包括:三輕、四輕、五輕,總計乙烯年產約110萬噸。台塑六輕有三座輕油裂解廠,產能約300萬噸。中油加台塑兩體系,全國乙烯產能約400萬噸。

經濟部工業局統計,石化產值3.3兆,占製造業三成。而中油以最大股東身分佔43%股份)結合民間資金,計畫在彰化縣大城鄉興建第八座輕油裂解,年產240萬噸乙烯。加上台塑六輕五期興建計畫,經濟部預期,2025年台灣乙烯年產達到659萬噸,足足比現在增加了六成。

然而,台灣開放石化業中下游到大陸生產後,如今台灣石化產品55%外銷,其中的75%銷往大陸,在這種情況下,國內的上游原料需求已大幅減少,國內是否有必要再發展輕油裂解廠也有待商確。

工業局打的算盤是,把輕油裂解廠留在台灣,同時依大陸下游台商的需求,擴增台灣的上游原料,台商就會回過頭來跟台灣買原料,工業局長杜紫軍稱這種模式為「投資帶動貿易」。

然而,台灣的石化產業是先有下游才逐漸發展上游,如今中國的發展模式也一樣,因為下游業者產能增加而決定擴張輕油裂解廠。未來台商是否就近向中國上游業者買原料,或是跟著經濟部的棋局走。

到時,政府的乙烯之夢,會不會只是一場乙烯之迷。


牆裏

從民國69年起,中央大學化工系畢業的李順欽,就在高雄煉油廠工作,從助理做到高雄煉油廠廠長。對四、五十年代的人來說,石化是他們奉獻一生的行業,也是他們參與台灣經濟起飛榮躍的見證。

留著平頭、戴著佛珠,對李順欽來說,將石油腦變成乙烯、製造物廉價美的石化產品,是一種完美的藝術。8326日五輕第一次進料,創下17個小時試爐成功的世界紀錄,是李順欽人生至高的榮躍。

五輕在國內首度啟用毫秒爐,在爐管內停留時間非常短,一支爐管10公尺高,石油腦進來經過爐管出來只有0.08秒。停留時間愈短、乙烯產率愈高。

高雄煉油廠從外海進口原油,用浮桶透過30公里地下管路進入大林蒲儲槽,再到蒸餾工廠取得石油腦,經馬達打到裂解爐,進入大壓縮機後高壓低溫分餾,產生乙烯、丙烯、丁二烯、苯、甲苯、二甲苯等產品。

高利潤的輕油裂解工業

五輕廠的控制室外有一個績效版,詳細記錄五輕的營收。輕油裂解是高利潤的行業,一天利潤就有新台幣1000萬元。高雄煉油廠除了五輕、還有煉油事業,李順欽說:「油品幾乎是賣一公升虧一公升」,油品的虧損都由五輕補足。

乙烯是氣體,經高壓液化儲存,再轉為氣體經管線,送給30公里外的林園工業區、仁大工業區的下游業者。乙烯因為衍生物多,是促成塑膠工業最主要的原料,通常被視為輕油裂解廠的指標生產物,被稱為「石化之王」。

不過,輕油裂解後各種產品的生產比例,最近有了微妙的變化。五輕廠的產能看板顯示,丙烯的產率比乙烯高。李順欽分析,因為這些年來中東低價生產乙烯,因為成本非常低,影響國際價格,近年來丙烯價格已超過乙烯。他表示,在這種情況下,輕油裂解廠不見得要追求高乙烯產率。

輕油裂解利潤高,難怪國光石化董事長陳寶郎說,即使國光採用較佳設備、汙染防治設備,再加上進出口關稅,國光的利潤還是相當高。

不過他的計算方式並沒有加入社會付出的成本,依中興大學環工所教授莊秉潔計算,國光一年產值不到500億,但包括環境汙染、健康風險,社會成本高達12千億,事實上開發國光石化是虧本的。


自動化操作,人員精簡

五輕廠內的各種運作情形,都由控制式以電腦監控,現場配置人員相當精簡,走在廠區內,幾乎沒有人煙,每個生產區只配置一到兩位人員。李順欽表示,高雄煉油廠員工,包括輕油裂解及煉油總計約1800人,包商也大約2000人。

以此推估,國光石化聲稱開發後可帶動60萬就業機會,對照高雄煉油廠的人員,顯示國光的就業人員推估實在經不起檢驗。

石化廠能不能做居民的好鄰居

石化製程管線、儲槽多,又有低溫高壓設備,稍有不慎就會造成工安事件。廠區採用顏色管理,處處可見噪音、毒化物防制、揮發性有機物超標的紅色標示。但李順欽認為,石化廠只要做好安全措施,還是可以做居民的好鄰居。

政府承諾民國104年高雄煉油廠遷廠,要離開這個奉獻一生的工作場所,李順欽顯得依依不捨。他期待推動廠區就地轉型,讓高廠能繼續留在後勁。


牆外

43年次的鄭懷仁,留著小平頭,背已經有點駝,騎著電動腳踏車,從後勁鳳屏宮一路騎到高雄煉油廠的西門。陽光穿過樹稍,也穿越過他的人生。反五輕23年後,鄭懷仁從青年走到老年,還在殷殷期朌夢想實現的一天。

相較於李順欽為了高雄煉油廠奉獻一生,20公尺高的隔音牆外卻有人用一生的歲月要將高雄煉油廠趕出後勁。

鄭懷仁打開電動腳踏車的鎖,從鳳屏宮出發,一路騎往高雄煉油廠旳西門。1987年後勁居民反對五輕興建,就是在西門埋鍋造飯長達三年,搭帳蓬、掛白布條、還搭建臨時廁所、在圍牆邊種菜。鄭懷仁說:「大家在這裏吃、在這裏睡,當時還被稱作西門大飯店」。

1987年還是台灣戒嚴時代,民間早己累積對政治的不滿,後勁反五輕運動剛好接收了這股能量。反政治、反汙染勢力結合,聲勢浩大。不過也遭受政府強力打壓,多次爆發嚴重衝突。

後勁反五輕最後在前行政院長郝柏村的強大警力下功敗垂成。1990921日五輕宣布動工,換得25年遷廠的承諾,後勁人展開漫長的等待。

鄭懷仁說,高雄煉油廠一直用各種方法洗腦啦、騙啦,還說要改成奈米石化園區,「一直在騙就對了,什麼高科技石化園區,我是知道只有汙染而已啦。」

不過中油公司一方面規畫高雄煉油廠就地轉型;另一方面仁武、大社等下游業者也不斷爭取高廠繼續營運,以保障原料來源。高廠是否依承諾在104年遷廠,還有變數。

「真的等很久了,人生沒幾個25冬,我們一等25冬。」

反五輕20年大遊行

2010921日,高雄市區處處可見昨天淹水過後的痕跡,隔天是中秋節,有些人家已提前烤肉。太陽才剛下山,高雄市楠梓區的後勁氣氛就擾動了起來,人潮從四面八方走向鳳屏宮,一件件白色、藍色T恤背後「我愛後勁、保護鄉土」。

隊伍中還有宋江陣,刀槍大鼓,當年反五輕末期,居民抬了四個棺材放在高廠西門,鎮暴部隊強行要來抬走,居民請出宋江陣,發生過一段刀槍對盾牌的插曲。當年參與反五輕運動的粘錫麟,每次提到這件事就笑到咳嗽。

說是遊行,但卻像是廟會,民眾打扮清爽,走得開開心心,遊行路線從鳳屏宮繞後勁北路、後勁南路,沿途經過聖雲宮、福德祠,民眾參拜過後繼續前進。遊行經過的巷弄兩邊,家家戶戶擺出素雅的香案,鮮花、明燈、素果。居民說:「今天神明出巡,拜拜保平安啊。」

遊行民眾說,「高廠一定是要遷走的啦,我們後勁人不要錢,只要健康」。遊行結束後隊伍回到鳳屏宮,眾人點燃蠟燭代表薪火相傳。

隔天就是中秋節了,月光灑遍鳳屏宮廣場,距離104年遷廠日子還有五年。後勁人唱起歌:我愛後勁,快快趕走煉油廠...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