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一顆好蛋


吃一顆好蛋

雞蛋,是最方便、也是最好的蛋白質來源之一。但是,為我們產下雞蛋的雞,有99%,是被關在小小的A4籠子裡,一生都踩不到地,像機器一樣,吃進食物、產下雞蛋...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雞蛋,是最方便、也是最好的蛋白質來源之一。但是,為我們產下雞蛋的雞,有99%,是被關在小小的A4籠子裡,一生都踩不到地,像機器一樣,吃進食物、產下雞蛋。動保團體主張,這樣的飼養環境,不但違反動物福利,更可能讓我們吃不到好的雞蛋。歐盟在今年開始禁止傳統的籠飼方式,台灣也有蛋農跟進,希望養好雞,吃好蛋。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如何,吃到一顆好蛋。

雞蛋,平均一斤30多塊錢,是最便宜、方便的蛋白質來源之一。台灣每人每年,可以吃掉290顆雞蛋。這些雞蛋,都來自蛋農飼養的蛋雞場。但大部分的蛋雞場,都充滿著有氣無力、痛苦呻吟的雞叫聲。

小小的A4籠子裡,關著三隻以上的雞,牠們無法展開翅膀,必須在這裡住一輩子。這些雞,終其一生踩不到地。為了爭取空間,會互相踩踏、攻擊。雞糞便,也會沾到同伴身上。身上的羽毛,經常被鐵籠磨得光禿禿。牠們唯一的活動,就是吃飼料,以及產下一顆顆,沒有溫度的蛋。

台灣一共有2000多家蛋雞場,飼養將近3700萬隻的蛋雞。99%的雞,都住在格子籠。只有10多家蛋農,讓蛋雞,可以順著雞性,快樂產蛋。位於南投中寮鄉的新畜蛋雞場,就是其中之一。

響亮的雞叫聲,在南投中寮鄉蛋農李新強的農場裡不絕於耳。這裡的雞,可以自由自在覓食,每隻雞的羽毛,都豐滿亮麗。雞隻可以在乾淨的米糠裡洗沙浴、飛到棲架上休息,居高臨下的眼神和傳統格子籠蛋雞的眼神,相當不同。這座雞舍,一共有一萬隻蛋雞。雞舍裡沒有惡臭也不潮濕,反而飄著淡淡的米糠味。這全靠70歲的李新強,每天一早摸黑進入雞舍打理而來。

李新強的雞舍地上,鋪滿粗糠,讓蛋雞洗沙浴、休息。蛋雞的排泄物,也會落在粗糠裡。蛋雞,最怕感染球蟲,一旦感染,就可能死亡。而雞糞就是球蟲的感染途徑。雖然球蟲可以透過投藥來管理,但因為李新強堅持不用藥品,只好每天更換乾淨的粗糠。

李新強曾經賣過雞飼料,養放山雞,七年前轉養蛋雞,便自然而然採取放牧的方式飼養。為了讓雞隻更健康,他還讓雞吃新鮮草料、培養抵抗力。李新強強調,草料的飼養方式,和他歷經五次大劫不死有關,多年前,他像神農嘗百草一樣治好自己的病,對草藥有了深刻的認識,拿來試養蛋雞,發現對雞也很有用,七年來,蛋雞不必打疫苗、抗生素,從未生病。


李新強一天必須撿拾兩次雞蛋,上午第一波的工作告一段落,他會走到放牧區的荔枝樹下休息。這時候所有的蛋雞,都會跟著走出雞舍,圍繞在他身邊。李新強說,放牧雞最怕狗咬,這批雞剛開始養的時候,被狗咬死40幾隻,「那時候蛋雞都不生蛋,賠很多錢,我只好每天來陪雞。」

像是陪久了、有了感情,蛋雞開始恢復產蛋,也養成李新強走到哪裡,就跟到哪裡的習慣。「你看,像我也沒拿吃的。牠們就要圍著我。」李新強有點得意,但語氣裡更多的是對雞的感謝。

李新強透露,籠飼蛋可以大量生產、蛋價便宜。不少蛋農為了賺錢,強調雞吃了添加胡蘿蔔素的飼料,所產出的紅心蛋,比一般雞蛋更健康。但兩千多家蛋雞場,大概只有5家添加天然色素,其他蛋雞場添加的,都是化學色素。

「所以,以前的人美白會用蛋清,現在很少人在用了,因為會過敏。我後來才發現,原來這些人不是對雞蛋過敏,而是對用在雞身上的藥過敏。這些都是會過敏的人吃了我的蛋以後才知道的。」


堅持不投藥、不靠化學色素賺錢,這種人道飼養方式,必須比籠飼蛋雞更花時間。李新強每天工作超過12小時,還要想辦法推銷。為了堅持理念,老婆差點和他離婚。

李新強的飼養方式,其實是台灣早期通用的畜牧模式。如今多數蛋雞場轉用格子籠,主要是為了方便管理。

台灣農業標準學會秘書長廖震元指出,野外放牧,雞會接觸土壤,然而球蟲會在土壤存活好幾年,雞容易一直接觸病原、生病。相對來說,格子籠的飼養空間,可能有空調,而且不容易沾到糞便。

這正是格子籠在1930年代,從美國開始發展的原因。當時美國大量混養動物,發現雞隻容易感染球蟲,於是設計了格子籠,讓雞隻不容易接觸雞糞,雞蛋也會直接掉在集蛋槽。傳入台灣後,台灣的蛋農發現,格子籠的設計,還可以讓蛋農以同樣的面積,圈養更多雞隻,產製更多便宜蛋品。但蛋雞如同集中營的生活環境,也產生了動物福利的爭議。


台灣動物社會福利研究會主任陳玉敏指出,格子籠雞不但連張開翅膀清羽毛的自由都沒有,還會為了搶奪空間互相踩踏。

過去歐盟為了提高動物福利,曾經立法規定,每隻格子籠雞至少要有72英吋的生活空間。但1990年,歐盟還是決定廢止格子籠,主要原因在於這種飼養方式,衍伸出健康的疑慮。

「歐美科學家認為這樣的雞蛋,母雞不快樂,會生病,所以要用各式各樣的抗生素。」陳玉敏表示,抗生素透過食物殘留在人體的問題愈來愈嚴重,為了人類健康、減少抗生素的使用,歐盟在20121月開始,禁止農民飼養格子雞。

目前歐盟的蛋雞飼養方式,包括完全放牧、還有有機、室內平飼三種飼養方式。有別於格子籠,這些飼養方式,都有雞喜歡的棲架、產蛋箱。完全放牧和有機蛋雞,都可以自由在室內外活動,有機蛋雞還可以吃有機飼料;室內平飼則在室內活動。

這些生產方式的重點,在於透過降低飼養密度,達到健康蛋品和保障動物福利的目的。根據慕尼黑工業大學研究指出,格子籠雞雖然在疾病控制相對容易,但雞隻容易產生抗藥性;相反的,低密度的人道飼養方式,就算雞隻跟球蟲接觸,也會自己產生免疫系統,加上適當管理,根本不必用藥。

動保團體希望政府效仿歐盟立法禁用格子籠,促進人道飼養,但農委會動保科技正周文玲表示,雖然先進國家廢止格子籠,朝向放牧、平飼的方式進行,但一旦立法禁止,會涉及很大的產業狀態改變,還需要審慎研議。

¢儘管政府態度保守,台灣已經有蛋農自立自強,轉型成功。


蔡桂輝是彰化埔鹽鄉的蛋農,本來是珠寶商,八年前回鄉接手父親的格子籠養雞場。發現人道飼養蛋雞的好處,近年努力轉型。蔡桂輝指出,集約式的方式,比較容易讓雞隻成為流感宿主,「就是如果生病,只要一隻感染就很容易交叉感染。但如果放養,雞生病會躲到角落,我們看到就可以把雞撲殺掉,所以病原、牠的宿主就會不見了。」除此之外,蔡桂輝比較放養雞和籠飼雞,發現以同樣的飼料餵食,「養在外面的雞生的蛋,口感會比籠飼的好。」這讓蔡桂輝,加深轉型的決心。由於蔡桂輝的父親還在世,加上轉型需要時間、經費,他沒有全部廢除格子籠的飼養方式。但他降低每個鐵籠的雞隻數量,將格子籠蛋雞場的雞拿來育種。

「基本上我們不投藥,如果雞生病,都會讓牠死掉,剩下來的雞,才拿來育種,因為我的雞是自己育種來的,找健康雞來作育種,這種小雞就有抗體。」蔡桂輝把這些健康雞,放在自己打造的生態牧場放養。生態牧場裡有雨水淨化系統,在生態池裡種滿植物,讓雞可以覓食,吃到各種天然青草。此外,他也利用微生物分解糞便的方式,解決球蟲問題。


自己育種、減少飼養數量,對蛋農而言,相對提高生產成本,也是政府擔憂推動人道飼養會面臨的產業衝擊。但蔡桂輝相信,台灣有足夠的市場,「每種食物有不同的消費群,我回來15年,放牧養8年,現在一斤170還是不夠賣。」

蔡桂輝表示,籠飼雞蛋勢必比較便宜、口感比較差,目前日本都把籠飼蛋作成加工蛋,如果是一般早餐要吃的蛋品,一定都吃放牧蛋。一顆蛋,可以來自痛苦的蛋雞,被大量產製在冰冷、骯髒的鐵架上。一顆蛋,也可以來自快樂的蛋雞,被產在乾淨的米糠上,帶著蛋雞的溫度,被送到消費者手中。目前人道飼養的業者,不超過15家,蛋價普遍較高,要吃得起好蛋,需要消費者和政策的支持。

廖震元表示,如果消費者普遍支持放牧產品,相對就會有更多生產者投入,到時候蛋品就會變得便宜。蔡桂輝建議,政府能夠推動法案,規定大量使用蛋品的公司,比如麥當勞,率先採用人道蛋品,將能更快提升業者的投入。

選擇不同的生產方式,不但決定了蛋雞的幸福,也決定著我們的健康。法令在改進、業者在努力,走進賣場選購雞蛋的消費者,也別忘了,加把勁!

訪客留言